贱兔子

大抵怪我贪婪
总妄想真心得以善待

【勋兴】棺木(3)

文/贱兔子




病态盐兴×不断成长的奶狼勋

篇幅不长,尽量控制在2~3个月完结。

不定时更新。




吴世勋睡得并不安稳,一大早就被门铃叮铃咣当地吵醒了。

“一天没见,你有没有想我?”

吴世勋隐约听到一个低沉的男声一进门就开始腻歪人,惹得吴世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想。没事别老往我这儿跑。”张艺兴回答得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好吧,你总是这个样子。”看来对方也习惯了张艺兴的冷漠,并不为此难过。

这是朴灿烈?

吴世勋凭借着强大的好奇心驱赶走睡意,迅速地穿好衣服走出房门。

“嘿,小伙子,早上好。我是朴灿烈,你以后会经常见到我的。”与他的声音有所出入,坐在沙发上的是一个长相可以称得上精致的帅气男人。

“早上好。”吴世勋点头致意。

“嚯,这长相,难怪艺兴对你这么上心。”朴灿烈看上去是调笑吴世勋,目光却一直没离开过张艺兴。

“朴灿烈,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张艺兴把煎好的两个鸡蛋分别放在两个白瓷盘中,“吴世勋赶紧洗漱去,明天不许这个点起!”

吴世勋看着一身居家服的张艺兴熟稔地摆放残局,倒牛奶……

他忽然觉得对方有点可怕——不仅是对别人,对自己都处处要求完美的张艺兴,除了有点不近人情外,仿佛挑不出什么缺点了。





“艺兴,我也要吃你做的早点!”一旁的朴灿烈大声抗议道。

吴世勋深深的惊奇于一个男人怎么能这么泰然自若地撒娇。

“我觉得你应该能看到这里并没有你的早点。”张艺兴已经坐在椅子上了,却并没有开动,想必应该是在等吴世勋出来。

张艺兴的教养是极好的,问吴世勋平时习惯吃什么,这样吃合不合口时,也注视着他的眼睛。

和吴世勋以前在家里的地位不同,张艺兴总是会让吴世勋感觉到他没有把你当小孩子看待,而是和他平等的地位。

这顿早餐简直是无可挑剔的。

可惜期间朴灿烈一直投来酸溜溜的目光,像是用硫酸泼在吴世勋的背上似的,有种火辣辣地烧灼感。

那家伙!真让人不爽啊!

昨天还在想象着朴灿烈欺负张艺兴的吴世勋,在第二天就换了阵营,毫不犹豫地又把朴灿烈划到了敌方阵营。

其实吴世勋可以感觉得到朴灿烈对自己的出现颇有怨言,可碍于张艺兴的面子不得不粉饰太平。

呵,你自己玩你的友好游戏去吧!小爷还有正事要干呢!

“你是爸爸的朋友,可是我为什么没有从爸爸哪里听说过你?”吴世勋感觉到气氛还算不错,于是大胆地问道。

张艺兴的眸暗了下去,脸色也瞬间变得低沉。

诡异的安静在房间里弥漫开。

刚才如蝉似的聒噪个不停的朴灿烈也一言不发了。

半晌,张艺兴颇为不耐烦地答道:“这你得去问你爸去。”

果然不出意料地踩到了雷点,吴世勋撇撇嘴,闷头解决盘内的余物。

“朴灿烈,他的家教确定今天就能来是吗?”张艺兴忽然提问在一边受了冷落的朴灿烈。

“我办事你放心!九点就来!”朴灿烈立刻回答道。

吴世勋用余光瞟了一眼朴灿烈,庆幸对方没有尾巴,否则这会儿肯定摇得跟朵花儿似的。

“艺兴,我会听话的。我不想请家教,我不想一个人……”吴世勋见不得朴灿烈那小人得志的样子,委屈地说道。

“怎么会是一个人?我没事就会回来陪你,而且如果你想要报一两个兴趣班,也不是不可以。”

即使张艺兴有所妥协,吴世勋还是一直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紧盯着他。

大抵是和记忆中那人的眼神太像了,张艺兴的心脏狠狠地抖了一下。

他不由自主地轻柔地摸了摸吴世勋的头发:“乖,听话。”

连吴世勋都被张艺兴此刻的温柔震惊了,他僵住了身子,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

朴灿烈“嘭”地一声把茶杯重重砸在茶几上,他现在都不屑掩饰自己的愤怒,黑着脸离开了。

张艺兴也如大梦初醒般飞快地收回了手,不自觉地覆到了自己的脸上。

吴世勋感觉自己的心跳如细密的鼓点似的,砰砰地作响。

这个男人是害羞了吗?

吴世勋紧紧盯着男人的背影,生怕错过张艺兴的任何一个小动作——他忽然有点明白朴灿烈为什么那么腻人了。

不行,以后欺负张艺兴这种美事,任何人都不许!

“我要一个人好好欺负的你。”吴世勋对着张艺兴的背影轻声宣布道。





张艺兴一开门,先看到的是在走廊吞云吐雾的朴灿烈。

“咳咳咳咳咳!”张艺兴刚想要说话,一股烟就呛进了他的嗓子,他立刻剧烈地咳嗽起来。

朴灿烈听到声音后马上掐了烟,走过来为张艺兴拍后背:“没事吧?”

“咳咳,你走开,咳,一身的烟味!”张艺兴嫌弃地推开朴灿烈。

朴灿烈愣住了,过了一会儿勾起个冷笑:“是,我什么都不好!他们吴家的人哪儿哪儿都好!”

“咳,别说了……”扶着墙咳嗽的张艺兴怕吴世勋听着,劝道。

“嘴长在我身上!我想怎么说怎么说!”朴灿烈越听越气,声音又提了几度。

“灿烈……”这一次张艺兴的语气带了些祈求的意味。

“你知道怎么让我住嘴的。”朴灿烈露出了一个残酷的笑。

张艺兴脸红得像是要滴血似的,踌躇着走向朴灿烈,踮起脚把唇印上去。

朴灿烈哪里能让张艺兴用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就解决问题?

他不由分说地捏住张艺兴的下巴,用舌撬开张艺兴的唇,在那里攻城略地地肆虐着,似乎要把里面牛奶的清甜味全部卷走。

张艺兴红着眼睛,像是哭过似的,一副柔弱不堪的样子。

事实上,他恨不得将朴灿烈千刀万剐!

朴灿烈,你等着,事情一完有你好看!——张艺兴愤恨地想道。

无论如何,这个小空间不断发出的暧昧的声音,使周围的空气都急速升温了。

评论(20)

热度(91)

  1. 森鹿执夏贱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