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大抵怪我贪婪
总妄想真心得以善待

【勋兴】棺木(4)

文/贱兔子


病态盐兴×不断成长的奶狼勋

篇幅不长,尽量控制在2~3个月完结。

不定时更新。






一路上朴灿烈心情大好,时不时哼两句小曲,瞟一眼冷若冰霜的张艺兴。

两年了,整整两年,他朴灿烈总算是尝到些甜头了。

再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商人。

正所谓无利不起早。

可张艺兴这朵高岭之花,除了本人高冷之外不说,还附带了什么洁癖等症状。


朴灿烈感觉自己就像是养了一盆水仙花似的,起初是被其本事的美丽所吸引。

后来走进才知道这是朵娇艳欲滴,美艳和危险并存的带刺玫瑰时也有些晚了。

可朴灿烈舍不得离开,于是眼巴巴地等待着机会,每天辛勤地为这玫瑰浇灌汗水。

尽管强迫占了大部分,但也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眼见着已经快到公司了,朴灿烈却也不怕被传什么副总惹得总经理生气的谣言。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说的就是张艺兴这样的人。

若是说这小公司到底有什么能力可以招揽大量的员工,那恐怕都要归功于张艺兴个人了。

“你最好给我收着点,别惹的我真生气了。”冷美人的神色果然已与往日无异了,可语气里的寒意却还没有褪去。

朴灿烈目送着张艺兴离开,摸着鼻子笑了起来。

什么是人?欲望满身。

朴灿烈已经开始盘算什么时候能把这自己精心烘焙多年的大餐享用一下了。





张艺兴面对每一个职员的“早晨好”,默然地点头。

他径直走向卫生间,一边又一边地冲洗着自己的手。

恶心!

想到刚才的一幕幕,张艺兴恨不得将手上的皮都搓掉。

不行,嘴也不干净,还有下巴!

张艺兴一边努力地回忆着朴灿烈有没有动自己的脸,一边疯狂地往自己的脸上扑水,尤其是嘴部。

在确定朴灿烈没有作了其他的孽后,张艺兴这才没有对自己的脸进行一番蹂躏。

可他还是觉得不够,便从兜里掏出一块手帕,用力地抹着自己的柔嫩的嘴唇。

直到唇部发红,碰上去有些火辣辣地疼时,张艺兴才回过神来。

这下都好,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了!

该死的朴灿烈!

每次张艺兴一想到朴灿烈,就忍不住回忆起他那想要将人生吞活剥的表情,想到他那猥琐恶心的目的。

一阵反胃感涌来。

张艺兴强迫自己想一些值得开心的事。

还好……吴世勋现在已经在自己身边了不是吗?

想到那孩子早晨楚楚可怜的目光,张艺兴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想到吴世勋从一开始的浑身戒备到现在的努力适应,张艺兴觉得自己的身心都得到了洗涤。

鬼使神差地,张艺兴忽然有一种看一眼吴世勋的冲动。

他立刻掏出手机,他的手机里有昨天在监视器里面拍到的吴世勋的照片。

人在享受前总是会下意识地观察一下四周。

张艺兴也也不例外,可是刚一抬头就与镜子中另一个目光相撞了。

手机“啪”地掉落在地上。





张艺兴这才回过神来,看清了是谁后,放下心来。

要是什么多嘴的家伙,恐怕张艺兴直接就请对方回家了。

可偏偏是他的助理都暻秀,全公司最让他放心的人。

至今张艺兴都不太清楚自己是何德何能,竟然留住了一个顶级金融学院毕业的人才。

“张总好,抱歉吓到您了。”都暻秀歉意地说道。

“没关系,是我走思了。”张艺兴看对方泰然自若的样子,更加肯定这只是一次小小的意外罢了。

放下心来的张艺兴捡起自己的手机,走出了卫生间。

都暻秀看着张艺兴渐渐离开自己的视线,将眼神暗了下去。





吴世勋像个傻瓜似的,坐在沙发上时不时想起张艺兴,就“咯咯”地笑几声。

本以为家教会是个老学究,没想到却是位幽默风趣的小姐姐。

吴世勋头一次享受到学习的快乐,对张艺兴的好感在此刻几乎快要喷涌而出了。

除了父母以外,恐怕也只有张艺兴会这么对待自己了吧?

爸爸的同事和朋友也不少见了,又有哪一个这么真心地对待自己呢?

只是张艺兴看起来太忙了,感觉以后相处的时间也不会多……

更何况,如果不和张艺兴亲近些,再提及父母的事情已经又会像早上一样惹他生气吧?

吴世勋越想越是心烦意乱,恨不得现在就见到张艺兴,或者听听他的声音也好。

可是自己没有他的电话啊……

吴世勋崩溃地捶捶自己的头,一时又没收住劲儿,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啊?

吴世勋抱着头瘫倒在沙发上,迟钝地想,如果张艺兴看到自己傻成这样,会不会就不养自己了啊?




“我觉得这次的应酬是毫无必要的,在这个关头又去请,反倒是闲得咱们心里有鬼似的。”张艺兴都懒得多看朴灿烈一眼,他能不知道这又是对方的鬼把戏吗?

“呵,堂堂张总难道不知道这圈子的水有多浑?”朴灿烈冷笑一声,“别说是没签合同呢,就算是签了事情都不一定就确定了!”

“你给我滚!”张艺兴暴喝一生,他忍无可忍了。

如今的朴灿烈如同一只吐着信子的蛇似的,那种滑腻的的感觉如蛆附骨,令张艺兴反感至极。

“值得生这么大气吗?”朴灿烈笑了起来,他喜欢这样的张艺兴。

至少来说,即使是生气也算是有点人情味的。

冷美人固然令人向往,可若是一直这么冷下去,也未免不让人寒心。

“铛铛铛。”扣门的声音忽然传来。

“请进!”张艺兴瞪了朴灿烈一眼,示意他别过分。

“张总,这是修改后的合同,请您过目。”都暻秀目不斜视地走向张艺兴,递上了一沓子文件。

张艺兴若有所思地看了都暻秀片刻,拿起了合同。

感觉……都助理总是会在一些看似不合时宜的时候出现。

都暻秀的办公室就在附近,只要张艺兴不关门,恐怕风吹草动对方都会知道。

莫不成……

张艺兴被自己忽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他揉了揉太阳穴,疲惫地对都暻秀说:“下去吧,你辛苦了。”

“不辛苦。”都暻秀认真地摇了摇头。

评论(6)

热度(75)

  1. 森鹿执夏贱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