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我好lay

【勋兴】棺木(5)

文/贱兔子



病态盐兴×不断成长的奶狼勋

篇幅不长,尽量控制在2~3个月完结。

不定时更新。




一如既往,张艺兴披星戴月地回家,下意识地抬头仰望自家的窗户——看到客厅灯是亮着的,忽然一惊,以为是哪里来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偷竟然敢开灯行窃。

过了一会儿脑子才转过弯来,是吴世勋呀。

说不清道不明的暖流冲上心头,张艺兴把这归结为老男人的症结。

年轻时总觉得孤独很酷,越老才越是渴望被了解,被关心。

一点微不足道的温暖也足以让自己感动了。

不过也只是感动罢了,中年人的敏感可与年轻时的冲动差了有大概十来个爱人那么多。

这份小小的温暖维持张艺兴从车库走到电梯口,就消耗殆尽了。

走进电梯的张艺兴一边盯着变化的数字,一边想着怎么教训这不睡觉的臭小子。

可千万别说在等我啊,我可不吃这一套。

钥匙插圕入锁孔,随着机械转动的声音响起后,吴世勋的“我等了你好久”一分不差地续了上来。

睡意朦胧的双眼,含糊不清的话语,若真的是装出来的,张艺兴也只能称赞这是个演艺圈的好苗子了。

“这么晚还不睡,胡闹!”张艺兴还是板起脸来训斥道。

“唔……想要喝布丁奶茶。”吴世勋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恍惚间去抓眼前黑色的物体,直到触碰上的那一秒才确定出是张艺兴的西裤没错。

这算是什么?

张艺兴皱着眉思虑着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

按理说这么大孩子还撒娇,多半是欠打了。

可是这个场景太熟悉,就像是他第一次见到躺在婴儿床上的吴世勋,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根指头去戳对方的手心,却不曾想被对方紧紧地抓住了。

天知道一个小孩子为什么会有那么大力气,他揪也揪不出来。

好巧不巧地赶上尿急,张艺兴在那个年龄已经很少能碰上那么让他窘迫的事情了。

都说熊孩子长熊孩子短,原来小孩子真的这么坏!

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似的,有气发不出。

张艺兴倒是有心叫孩子他爸来,但明明是自己动的手,即使被解救了也免不了一顿嘲笑。

自尊心极强的小张打消了这么念头,而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吴世勋笑了。

像是一刹那漫山遍野的山花都开了,也像是夏天的风掠过女孩子的裙角。

宛若冷涩的秋天里徒生了一抹暖阳,又似冬日里的第一场雪干净纯白。

总而言之,孩子的笑是可以和这一切美好相提并论的存在。

也是在那一秒,张艺兴明白道,即使他倾尽所有,也不会比一个家来的更有意义。

他是注定要与孤独为伴了。




吴世勋不知死活地还摇了摇张艺兴的裤子,越发把一个孩子演绎得淋漓尽致。

张艺兴也不心软了,一巴掌就啪了上去——妈的,你个死小子屁都记不住,还有脸撒娇?

吃痛的吴世勋“嘶”地缩回了手,睡意也被拍散了。

只剩一脸的不知所措来面对张艺兴。

“早点休息吧。”张艺兴转身离开,不再给吴世勋留蛊惑自己的机会。

“奶茶……”吴世勋不甘心地小声继续嘀咕。

“明天带你喝……”张艺兴才不会承认这是自己的妥协!绝不!

“还要加一块蛋糕。”得了便宜的吴世勋不依不饶。

一夜无梦,张艺兴已经记不清上一次这么好的睡眠是什么时候了。

这或许是个好的开端。

叠好被子,打开房门,然后被在沙发上收拾书包的吴世勋吓了一跳。

吴世勋没出现之前,张艺兴的日子可能比老磐石还要沉稳。

可自从吴世勋进入自己的生活之后,张艺兴从早到晚都没能从惊吓中幸免。

“你醒了?”

张艺兴心想这不是废话吗?但是看在对方犹如第一次春游的小孩子似的,也没好意思呛他,却还是提醒道:“只是去吃个东西而已啊?”

“嗯,我知道啊。我有做准备吗?没有啊。我这么大人了……”

吴世勋说着说着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便住了嘴,悄咪咪地把书包往身后藏了藏。

这个小动作自然没有逃过张艺兴的眼睛,张艺兴别过头偷笑——这小子还挺有少男心的嘛!




吴世勋看着白衬衫黑西裤的张艺兴,又看了看运动衫的自己。

他顿时觉得自己最喜欢的这套运动衫也挺幼稚的,尤其是中间的那个笑脸,现在看起来都像是嘲笑。

如果自己穿西服,也会像那人一样好看吗?

“额……好像衣柜里面没有更休闲的了?”张艺兴看着穿衣镜里面的自己,解释道。

“哦。”

张艺兴这话听起来简直就像是气吴世勋似的。

你们成年人好棒棒哦,连最休闲的都这么正式。

“走吧。”张艺兴顾不上再管某个闹小情绪的小朋友。

甜品站果然名副其实,远远地就翻滚着一股甜腻的味道,里面就座的小情侣也负责地配合着这份味道,腻歪得不得了。

张艺兴站在门口犹豫是让吴世勋自己进去买完带出来,还是现在就以有事为名开车走人。

“发什么呆?难道是没带钱?”

张艺兴是被吴世勋推进去的。

看着吴世勋熟稔地点餐,然后亲切地询问服务生姐姐最近有没有活动。

张艺兴怀疑这小子可能之前带着每一任小女友都来这里。

“你常来吗?”张艺兴只点了一杯咖啡。

“嗯,这里的每一款产品,我都吃过哦。要不然再点一些吧?和我来这儿不认真点东西可是你的罪过。”

吴世勋说的倒是很亲切,不过张艺兴并不喜欢这样。

这是和他平头兄弟说话的语气,而不是和父亲说话的语气。

“您的咖啡好了。”

张艺兴接过咖啡,继续问道:“自己一个人?”

“不然呢?”吴世勋笑着反问道。

“不和你女朋友来?”张艺兴表示不相信。

“哦,这真是天大的误会!”吴世勋冤枉地抗议道,“我从来没有女朋友。”

张艺兴还没说出我不相信,就听见吴世勋说,我喜欢男的。

甜腻的咖啡一口呛进气嗓,这一幕似曾相识。

张艺兴痛苦地想这两天他的嗓子受了太多的委屈了。

“天,我逗你的啊!”吴世勋一边拍着张艺兴的后背,一边抽了纸巾去擦拭张艺兴裤子上染上咖啡的地方。

张艺兴眼疾手快地拦下吴世勋。

他硬了。


评论(8)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