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勋兴】学长,我……(3)

文/贱兔子



出场人物
☞张艺兴 哲学系大二学生
↪座右铭:今天还是没明白为什么要活着,想死……

☞吴世勋 汉语言文学系大一学生
↪座右铭:爱生活,爱学长

☞边伯贤 美术系大二学生
↪座右铭:和我签订契约,做我的专属模特吧!




【兴の杂记】
最近
包子变小
面条变少
稀粥变稀
肉菜变没
堪称人间四大悲剧

好在
学弟世勋
颜值在线
就着下饭
……
妈的骗人
这颜值没有饱腹感




【生而为人】
“学长,最近我读太宰治,读到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何解?”

张艺兴给吴世勋放纪录片。

吴世勋看到了一只鲸鱼曾经在海底的辉煌,也看到了鲸落的壮美。

“学长,你是不是想让我知道,要回归大自然,像动物一样,每天用力的活着。才能做到不抱歉?”

“不是,我想让你知道。鲸鱼一张嘴,就能吃那么多。死了之后,还能给那么多动物吃。人的话,这辈子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学长,你其实知道真正的意思吧?”

“好好活着,你还有太多的东西没吃,太多东西没看。”张艺兴去揉吴世勋头顶不听话的呆毛。

“嗯。学长也是,我们一起好好活着,一起去吃,去走。”吴世勋低下头任由对方抚摸。

可是张艺兴没有回答他。




【为艺术献身】
吴世勋一直觉得张艺兴身上有种与众不同的气质。

“你有没有觉得哲学系大二的张艺兴学长有种说不出来的气质?”

“我觉得是说的出来的气质。”

吴世勋心下一惊,以为这是遇上对手了,追问道:“什么样的气质?”

“丧啊。”

吴世勋翻了个白眼,道:“肤浅”

这个问题渐渐被搁浅下来,毕竟你总不能问张艺兴,你身上有什么样的气质吧?

如果问了,也一定是没结果的。

张艺兴一定会听成,他身上有什么味道,然后嗅嗅自己的衣服。

直到有一天,他和张艺兴去逛街心花园,看到一个有点眼熟的人。

“学长,那个人好像是咱们学校美术系的。”

“不认识,走吧。”张艺兴推着吴世勋离开。

吴世勋感觉出来一些不对劲,继续说:“他好像是在画人像?”

“不!他不画人像!他只画风景!”

“学长,你刚才说他不认识。”

“……”

“嗨,艺兴!我看到你了!别假装不认识我!过来!”那边的人发现了两人,喊道。

“我就说学长为什么给人感觉有不一样的气质!”吴世勋感叹道。

“可不是,我都为艺术献身了……”

张艺兴磨磨唧唧带着吴世勋地移过去。

只一眼,吴世勋就明白了这次是真正的对手。

你看看这人看学长是什么眼神!

那眼神就像饿狼盯上了待宰的羔羊,就像导购员看见了吴世勋他妈,就像哲学系的人闻到了食物的味道。

这么一看哲学系的人真是太物质了!人家经济系都还懂得稍微矜持一下!

吴世勋想着想着有点跑偏,莫名地义愤填膺起来。

“边伯贤,你有事?”张艺兴警惕地看着对方。

“没事儿就不能找你了吗?啧啧,张艺兴,你那天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边伯贤夸张地捂着心头,恶意地盯着吴世勋道。

“我那是给他做模特。”张艺兴向吴世勋解释道。

“我就说,艺兴怎么不来找我了?想必就是你一直再给我的艺兴花钱吧?”边伯贤质问道。

“是啊。”吴世勋理直气壮地回答道。

“那你也没有见过小艺兴的裸……美好的腹肌吧?”边伯贤呛了回去。

这次没等张艺兴解释,吴世勋先说道:“骗人!”

张艺兴有些欣慰地回望小学弟,便听到吴世勋说:“他是不会有腹肌的。”

“……”

“学长,你怎么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难道我说的不对?”本来想要求表扬的吴世勋有点动摇了。

“就是因为你说的对才让人生气!你说,我看上去不像是会有腹肌的人吗?”

吴世勋坦诚地答道:“不像。”

边伯贤见缝插针:“艺兴,和我签订契约,做我的专属模特吧!”

“好。”

“唉唉唉?学长,冷静啊!愤怒使人丑陋!”




【相册的故事】
“学长,你有和我的合照吗?”

“有,在那个叫兴勋的文件夹里。”

吴世勋听了心中一惊,颤抖着问:“可以给我看看吗?”

张艺兴大大方方地把手机递过去。

“学长,这个叫兴灿的文件夹是什么?”

“我和朴灿烈的合照,好几次早上我都碰见过他。”

“哦……这个叫边兴的文件夹呢?”

“啊!那个文件夹不可以看!”张艺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走手机。

“为什么不能看?”

“看了你的眼睛会坏掉的。”张艺兴亲切地解释道。




【大力出奇迹】
“朴灿烈,你知不知道艺兴学长的手机里面有一个叫兴灿的文件夹,专门放你和他的合照?”

朴灿烈听了心中一惊,颤抖地问道:“是真的吗?”

吴世勋点点头,补刀道:“也有一个我和他的专属相册。”

“哦……”

“但是!”吴世勋话锋一转,“学长手机里面还有一个边兴的相册,却不让我看。你想不想知道里面有什么?”

“不想。”

“啊!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志气!我再问你一遍,你想不想看?!”

“那就想吧。”

于是接下来有了朴灿烈请张艺兴吃饭,当然这个钱是由吴世勋赞助的。

吴世勋趁张艺兴去点菜,偷走了他放在桌上的手机。

吴世勋仿佛亲临茨威格《象棋的故事》中,主人公偷棋谱那一幕。

危险与成功并存,相册里面的东西并没有让吴世勋失望。——前提是吴世勋自动过滤掉了另一个人的情况下。

“哇!学长这张穿皮卡丘的照片也太棒了吧!”

“天呐!这张带米奇发箍的照片……”

“等等,原来学长在内心深处喜欢的是这种风格!啊!!!!”

直到那天我们仍未明白平时连气都懒得出,反射弧可绕地球两圈的张艺兴是怎么做到瞬间发现在角落的吴世勋并将其吊打的。

可能是正所谓,羞耻迸发力量,大力出奇迹。

评论(9)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