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灿边兴】无法承受的爱

文/贱兔子

前文见16年7月

我!终于!!写出来了!!!【小马哥式咆哮】

@寒星 您的文好了,请趁热吃掉







09
“朋友?”边伯贤的声音高了八度,“你早就不拿我当朋友了,不是吗?”

朴灿烈笑得端庄,边伯贤毫不怀疑对方就是用这样的表情外加一点可怜将张艺兴俘获的。

对于朴灿烈,他太熟悉了。

对方的一个挑眉,甚至是嘴角弧度的变化,都可以让边伯贤直接明了,他是什么状态,又想做什么。

“呵,你清楚就好。”朴灿烈上前拍了拍边伯贤的肩,凑上去道,“不过我们之间就可以这么了解了?……做梦!我要把你带给我的伤害,一千贝倍,一万倍地还回去!”

“那你就冲我来,放过张艺兴。他是无辜的。”边伯贤痛苦地闭上眼睛,语气里带些恳求的意味。

“这话应该由我说才是吧?你别忘了,现在我才是他的男朋友。而你,不过是一个一‘朋友’为名地可怜虫罢了。”

语罢,朴灿烈直接走掉。

即使他不看,也清楚边伯贤此刻是何等痛苦,何等挣扎,何等绝望的表情。

边伯贤,不好受吗?

这可只是复仇者开场的小游戏。

边伯贤像是一具干尸,僵硬地立在原地。

“张艺兴。”

“张艺兴。”

“张艺兴。”

只有不断地念出出这个名字,才可以使身体恢复些许的暖意。

他死死得盯着张艺兴的窗,直到天都暗了,房间里面的灯亮起了。

温暖的光映射出模糊不清的人影。

边伯贤如释重负地露出一个笑。

那年在孤儿院也是这样,那一扇窗,那一片暖色的光,那一个人,便是他全部的温暖。

同时,也是内心最深的渴望。

没什么好怕,从前是,现在也是。

我愿意一直为你勇敢,一直为你不顾一切。

像是给了自己一个承诺似的,此时的边伯贤终于有了力气。

他拖着自己疲惫不堪的身体,踉踉跄跄地向回家的方向走去……




10
早晨六点半,闹钟刚刚响起,紧接着便是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张艺兴挨个将数字念了出来,登时把手机摔了出去。

朴灿烈!

张艺兴绝对无法相信这只是一个巧合,那家伙一定在某处,或许现在正盯着自己。

他会是什么样子?幸灾乐祸?亦或者是面无表情?

无论哪一种,都令人毛骨悚然。

张艺兴气急败坏地拉开窗帘,像是一个生气的家长要去捉住他搞恶作剧的孩子。

空无一人。

凌晨的街道被寂静笼罩,扰人的恶魔藏匿于何处依旧是一个未解的谜。

正当张艺兴准备失望地离开窗台,忽然一如大多数的恐怖片似的,朴灿烈的脸出现在张艺兴的面前。

如果说没有中间的一层玻璃,张艺兴确定这将会是一个鼻子碰鼻子,嘴碰嘴的亲密的见面。

不过即使是这样,张艺兴那处于变声期的嗓音由于惊吓发出的嘶吼依旧打破了宁静。

“幼稚!你今年多大了?!”

朴灿烈像只偷了腥的猫,愉悦地答道:“可你还是上当了。”

几次下来,张艺兴已经领教到了。

跟这个人耍嘴皮子绝对是没有意义地抗争。

若是他朴灿烈不想让你舒服,一个鼻音都能让你怒火中烧;若是他想趁你的意,字字都窝在你的心上,逮哪儿舒服呆哪儿。

总的来说,朴灿烈的舌头已经和他本人一样——成精了。

张艺兴火速出了门,他还没有想清楚到底是打脸还是大肚子,就听见朴灿烈道:“我就知道你会心疼我的。”

一股邪火从七窍生出来,怒极反笑的张艺兴见惯了朴灿烈是非颠倒,黑白颠倒,不再急着问,而是抱臂等着看这个人怎么圆。

“当年中考我都没能让我起来,但是我愿意为了逗你大清早的就蹲守在你的窗下。”朴灿烈一步一步地靠过去,“所幸我们艺兴起得早,不然我等的要睡过去了。”

“你更应该感谢我家是一楼。”




11
“等等,你刚才说你没有参加中考?那你怎么进的学校。”张艺兴忽然想起来刚才错过的细节。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关心我吗? You're so sweet!”朴灿烈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给我答案,你就可以这样认为。”

朴灿烈像是听到了一个可笑的笑话般,笑得弯下了腰。

他这样的行为惹得张艺兴恼羞成怒,可是与此同时,张艺兴却又不得不承认长得好的确是一种天赋。

即使笑得如此夸张,朴灿烈那张被誉为天使吻过的脸上依旧是笑靥如花。

“你变了,你变成狐狸了……”朴灿烈捂着肚子断断续续道。

“那我也没见你上当啊?”

“我是狐精啊。”

张艺兴在心中默认,的确是狐精没错,也不知道他顶着那张魅惑众生的脸骗了多少人。

“其实我也可以告诉你答案的,不过……我们得交易。至于交易是什么”不知何时,朴灿烈近在咫尺。

几乎是下意识地,张艺兴慌乱地闭上了眼睛。

朴灿烈那双眼睛绝对是他勾魂摄魄的利器。

传说中直视美杜莎的人会被石化,同理,直视朴灿烈的人一定难逃其蛊惑。

“听说男孩子闭上眼睛是要……”朴灿烈靠得越发近了。




12
“啪啦啦!”

闭上眼睛的男孩子逃过一劫,目睹这一切的男孩子却遭了殃。

破裂的牛奶瓶和撒了一地的牛奶是一切的证明。

边伯贤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两人,张了张嘴,却像是被抽走了说话的能力,发不出一个音节。

最终是落荒而逃。

他不是听不见张艺兴在他身后焦急地喊着自己的名字,也不是相信了刚才目睹的事是真实的。

可脑海里没完没了地回放着在孤儿院,在那个饥寒交迫的雨夜,朴灿烈在黑暗中,唯有眼睛亮得吓人的样子。

他说,我想要的,就一定不会放手。

在那个破旧的小房子里,他们一无所有,可是边伯贤还是愿意相信他。

并非是感情的驱使,而是他知道,朴灿烈这个人有着多么强的控制欲。

逃?怎么逃?

张艺兴逃不掉,自己亦是如此……

张艺兴目送着边伯贤的身影渐行渐远,任凭他如何呼喊对方都没再回头。

张艺兴急得直跺脚。

朴灿烈苦笑,这哪里是跺在地上,分明是跺在自己的心上。

“心疼了?”尽管朴灿烈极力压抑,可这三个字听起来依旧酸味十足,“那天我去找你,可你却和他玩得开心的时候……”

“我就是心疼了。”

“你不许走。”比起被打断的不爽,张艺兴接下来的举动才更让人心寒。

这一次,张艺兴迎上了朴灿烈的目光。

朴灿烈看到了他眼中的挣扎,但也从他的眼底看到了答案。

几分恳求的意味,竟然和边伯贤昨日的样子如出一辙。

张艺兴挣脱了他的手。

边伯贤到底哪里好?凭什么一次又一次地被眷顾?

朴灿烈真的不明白。

他已经快要忘了,被人拒绝,心意被糟蹋是个什么滋味。

手依旧还是保持着拉张艺兴的姿势,仿佛连它都不敢相信所发生的事情。

“张艺兴,你会后悔的。”

轻声的呢喃很快破碎在风中,这一件件一桩桩却积压了朴灿烈的心里。

没完,永远没完!



评论(24)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