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勋兴】学长,我(4)

文/贱兔子

@BADKei 宝宝快来!


出场人物
☞张艺兴 哲学系大二学生
↪座右铭:今天还是没明白为什么要活着,想死……

☞吴世勋 汉语言文学系大一学生
↪座右铭:爱生活,爱学长

【勋の日记】
x年x日   天气:不重要
心情:依旧是和学长一起度过的平淡而又快乐的一天。

正文:
早上醒来,去小树林等学长。(周围都是等伴儿的情侣。)

一起吃早饭。(周围都是情侣)

分别去上课,中午一起吃饭。(周围都是情侣)

下午分别去上课,晚上一起吃饭。(周围都是情侣)

吃完饭去操场遛食。(周围都是情侣)

以此看来,我们的行程百分之九十都和一对情侣一样。

那我们的关系当然也……嘿嘿嘿




【太热了】
“学长,你看起来不太好,怎么了?”

“梦见自己留校,做了哲学系的大学讲师。”

“不是挺好的吗?至少也是一条出路。”

“是这样没错。可是我的学生非要把自己比作八九点的太阳。”

“然后?”

“太热了……我一个忍不住做了一把后羿,把他们全部射死了。”

“……没关系,即使是真的,我也支持你。真的,太热了。”




【爱与欲】
“爱意在夜里翻墙……”

“是欲望吧。”

“?”

“半夜翻墙,难道不是为了看……”

“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学长!学长也看过吗?”

“废话。说得跟你没看过似的。”

“那你是一个人看?”

“跟别人一起看也不能做什么。”

“你还想做什么???”

“……”




【学长的秘密】
“学长,我每天这么跟着你,你不烦吗?”

“烦。”

“那你怎么不说?”

“懒。”

“以前也有人像我这样缠着你吗?”

“有。”

“那他怎么不缠了?”

“死了。”

“……”

“学长为什么愿意喂流浪猫狗,却不管受伤的麻雀?”

“怕。”

“哪里可怕?”

“尖尖嘴……”

“学长,你声音听起来不一样。”

“……”

“学长,你怎么哭了?!”

张艺兴镇定地擦掉眼泪,一本正经地道:“看到一只麻雀骑着流浪猫跑过去了。”

“呃……你,你这么怕麻雀啊?”





“喂,请问是艺兴学长的室友吗?我是上次中文系的学弟。”

“是你,什么事?”

“想给您一个送钱的机会。您知道之前有一个天天缠着……”

“不知道,别问了。吴世勋,你逾越了!”话筒里传来的是张艺兴的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怒不可遏。




“吴世勋,上课了!”

“不去……”

“吴世勋,该吃午饭了!”

“不去。”

“吴世勋,你没事吧?”

室友颤颤巍巍地掀开吴世勋的被子,生怕会出现已经没了气息的尸体,沾染上来了晦气。

吴世勋一动不动,若不是一副老泪纵横的模样,室友一准去找舍管大妈了。

不过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男性哭成这样,真当是长了见识。

室友像是把电视调到CCTV9似的,毫无感情地观察着吴世勋的一举一动。

敏感如吴世勋自然感觉得到自己就像动物园里面的大猩猩似的被围观了,终于开了口:“把我被子放下。”

“那你先说,你怎么了?”

“我不想说。”

“那我走了……”

“我跟你说,学长开始讨厌我了,怎么办啊……”

“他难道不是一直都不喜欢你吗?”

“……”

“别难过了,抽根烟吧。”

吴世勋鲜少抽烟,但是由于今天的心情实在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于是接了下来。

他一看烟还是自己最熟悉的牌子,当即觉得对方用心了,感激地道:“谢谢。”

“不用谢。”室友大方地一摆手,“烟我是从你最后一层抽屉拿的。”

“艹”




吴世勋怕屋子里味儿太大,很有良心地出去抽。

“卧槽,湖边咋有人像是要往下跳呢?!”

见义勇为好少年吴世勋娴熟地把人一把揽过来,感觉到了熟悉的触感,看到了……熟悉的学长。        

“水逆。”张艺兴解释道。

“水逆也不能自杀吧???” 

“我是说,水是逆着流的。”  

吴世勋抬头望过去,果然在斑驳的树影的作用下,水看上去像是逆着流的。

“如果时间也能逆着走就好了。那时候的我很笨,面对那孩子的热情很笨拙,与其说是惊喜,不如说是恐惧。”

“我何德何能,可以留着一个人在自己的身边呢?如果有一天,他抽身而去,岂不是更多的寂寥和痛苦?”

“老天爷太残忍了,他直接告诉了我答案。我在他的葬礼上想,我再也不想要朋友了。没有朋友,就不会再有这样的痛苦了。”

“所以,我讨厌你。”

吴世勋猜到或许会有这么一天,张艺兴对他说这句话,但是他没有想到,即使有所准备,真正听到后依旧是这样的痛彻心扉。

“我讨厌你的亲近。”

“讨厌你的关心。”

“讨厌你的执着不弃。”

“我以为只要把心隔离起来,冷下一张脸,说着不讨人喜欢的话。大概就可以真的刀枪不入了。”

“但是我好像错了。即使装得好像自己真的云淡风轻,可惜只要被人提及一点点片段,我就溃不成军了。”

“真遗憾,明明改变了那么多,可是我一点没变。”

吴世勋看见了,张艺兴的眼睛里也有一汪水,澄澈透明。

“为什么要改变?你的脸变冷了,可你的心依旧炽热,你的语言变得坚硬,可是你的掌心依旧柔软。学长,你就是你。……还有,我就知道学长一定是喜欢我的!”

“好好说话,不要贴上来啊!大夏天的,热死人了!”

“可是学长还专门为我走到我们宿舍楼下哎!万一我不下来,你是不是就一直在这里等?”

“那我就会上楼,把你收了我的钱的室友从楼上扔下去。”

“啥?”

“我说,我只是过来溜溜食……”

“从食堂到这里有五百米呢,学长头一次这么勤快。”

“啊,好烦!”

两人在夏日的晚风中,一起想道,物欲横流的世界,只有金钱才是硬道理。

“对了,吴世勋,你以后有事直接来找我,别问别人。”

“哦……”

“省下钱吃点好的。”

“哦哦哦!”
    

评论(21)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