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all兴】昙现

文/贱兔子



对于吴世勋来说,第一次听到“张艺兴”这个名字是在大学的迎新会上。

年轻的,漂亮的,顾盼生姿的姑娘们以及英俊的,帅气的,侃侃而谈的小伙们齐聚一堂。席间是永无止境的举杯声与欢笑声,它们相交于一体,发出最美妙的和声。这声音犹如海浪般,不断地涌现,即使有片刻的停顿,也会在不一会儿涌现出更大的浪潮,更美妙的和声。

吴世勋从未如此畅快过,他的身边不再是搔首弄姿的女生,不再是不讲人情世故的四眼妹,不再是不学无术的小混混。

他,吴世勋,已经彻彻底底地从那个腐朽的破旧的散发着恶臭的恐怖洞穴中逃生了!

现在的他可是全国顶尖艺术院校的大一新生,那三年并不愉快的暗无天日的生活已经翻页了,他即将谱写的是崭新的壮美的篇章!

他的新同学也与那些把艺术作为考大学的工具的臭虫们截然不同,在吴世勋眼中,他们虽然有着不同的面孔,却有着相同的有趣的灵魂。

吴世勋敢毫不夸张地说,以前的日子只算得上是苟且偷生,而他从现在开始才被称之为活着!

就连大学的空气都泛着一股甘甜。

吴世勋相信不仅仅是他,在座的每一位学生都以这所优秀的学校为荣。

“我有一句话必须要对在座的每一位说,你们……都将是艺术界冉冉升起的星星!”一位醉醺醺的高个子男生猛地站起来说道。

掌声响了起来,其中不乏笑声与调侃声。

“嘿,Chan Yeol ,你说我们是星星,那你是什么?老天爷吗?”

笑声喧宾夺主地盖过了掌声,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我?我要做月亮。你们尽情地去发光发热吧,我只要温柔一人就够了。”

“哦哦哦!”

“庸俗!”

在一片起哄声中,男生带着些许的得意解释道:“我要让‘昙花’为我起舞。”

吴世勋本以为会是更大的一波嘲笑和起哄,然而却只有稀稀拉拉的笑声响起。

他发现有不少人心照不宣地交换了眼神,像是一个神秘的组织交流一种暗号。

“张艺兴?”一个不会看人眼神的女生张了口,却在忽然压抑的气氛下赶紧停住了。

记不清是谁有把场子暖了起来,而刚才短暂的寂静仿佛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

一切恢复如初。

可吴世勋并不这么认为,就像是平静的海面下蕴藏着波涛汹涌,能让这帮有能力有才华且家境富裕的贵族们缄口不言的人,绝不可能是个可以一笔掠过的人。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时间已经快到十二点了,可依旧没有一个人愿意走。

如果这是毕业礼的聚会,吴世勋毫不怀疑这将是一场通宵的宴席。

可是明天,他们每个人都要去参加学校的新生大会。

迫于事实的压力下,人们一个一个恋恋不舍地离去。

“boy?还不走么?”旁边的男生凑上来问道,酒精的味道喷了吴世勋一脸。

吴世勋犹豫片刻,还是拒绝了这份邀请。

他想要朋友,可有件事更吸引他。

吴世勋偷偷去瞟Chan Yeol,那个男孩醉透了,半死不活地趴在桌子上,是个人都看得出来把这家伙弄回去可是个麻烦事。

忽然,朴灿烈像是感觉到有人看他,缓缓地抬起头来。

吴世勋几乎是在一瞬间收回了目光,可是身上不免感觉到些许的寒意——那个人的眼睛可是一片清明!

人成双结对地散去,很快只剩吴世勋和朴灿烈两个人了。

吴世勋不知该怎么开口,手中的餐巾纸被他揉成了一个惨不忍睹的样子。

“有事?”朴灿烈撑着脑袋,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大胆的男孩。

“这么晚了,我也就不绕弯子了。我想知道,关于‘昙花’的事情。”吴世勋极力想要表现出一副理性的样子,可事实上他的心脏狂躁到已经快要蹦出去了。

“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我说的一切也有可能全是错的。一个人的个人魅力并不是被说出来的,而是与他接触的每个人亲自感受到的。有的人觉得他严肃,有的人觉得他亲切,有的人觉得他油滑,有的人觉得他真诚……嗯,可以说的客观事实只有一条,他本来是想要考取专业作曲系,但是因为本校的这个系太过严苛,后来他开始学舞蹈,以专业课第二的成绩进入学校的。”

“哇……”吴世勋不由自主地惊叹一声,后来反应过来自己跟个花痴的小女生似的,害羞地捂住了嘴。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才应该是正常的反应啊,他这个人厉害到有点不可思议,不是吗?”

“是。而且一定是天赋秉异还刻苦努力的人。”吴世勋庆幸这届没有碰上这样的人。

“剩下的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祝你,来日可期。”

“谢谢,也祝你梦想成真。”

“会的,一定会的。”朴灿烈认真地点点头,又接了一句,“你认识他后,一定不会想让我梦想成真的。”

吴世勋耸耸肩,不置可否。

学校的宿舍宽敞明亮,明晃晃的月光打在地板上,像是一泓清潭似的。

吴世勋的室友是个戴黑框眼镜的男生,样子是一个标准的学究派。

可吴世勋不敢给人直接打标签,这里是舞蹈系,谁也不知道对方跳起舞来是个什么样子。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你还没睡?”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道,有一起哈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太激动了是吧?”男生笑着问道。

“是,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吴世勋应和道。

“我也是,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睡吧。”

“嗯。”




吴世勋基本上没睡着,一直是半梦半醒的状态,梦里有个白衣服的男孩,吴世勋固执地把他认作张艺兴。

学生大会很早就开,先是校领导讲话,其次是系主任讲话,最后由大二的学长学姐讲话。

剩下的时间由大二的学长学姐去带他们去食堂吃早饭,在领着他们参观校园,讲相关的规章制度。

吴世勋打了无数次的领带都不满意,最后还是室友强行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虽然吴世勋觉得他系得还没有自己前几次的好看……

尽管吴世勋心中暗暗期待大二学长是张艺兴,可却也不敢抱太大希望。

后来到了会场才知道,大二的学长学姐就那么几个人选而已。

首先舞蹈系的大二学生应该在张艺兴和金钟仁之间,不过金钟仁嗜睡的名声远扬,所以基本上可以确定是张艺兴要来。

声乐系这边的声音是最嘈杂的,他们在都暻秀和边伯贤之中争论不休,仿佛不等到人来了,哪一方都不可能先罢休。

“肯定是暻秀,学校不可能让边伯贤来的,这样的场合需要更稳重的人不是吗?”

“可你别忘了,高二学长两人一组是要带咱们参观的,舞蹈系定张艺兴的话,怎么看都是边伯贤和张艺兴搭吧?”

吴世勋旁边两个声乐系的女生吵得不可开交。

“如果学校要定都暻秀的话,照你这个说法难道就不能是金钟仁和都暻秀搭吗?”

“为什么非得是张艺兴和边伯贤搭配,金钟仁和都暻秀搭配?难道张艺兴和都暻秀关系不好吗?他们俩只不过都是内敛的人,没有很明显地表现出来而已。”吴世勋身后的女生也加入了这场讨论。

现场一片混乱。

不过吴世勋并不觉得心烦,他喜欢这样时时刻刻有所期待的感觉,他喜欢“来日可期”。

评论(16)

热度(166)

  1. 世勋家的甜蕾贱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