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大抵怪我贪婪
总妄想真心得以善待

【all兴】昙现(3)

文/贱兔子

“谢谢。”吴世勋很清楚,没有朴灿烈,他自己只会傻头傻脑地直接回去吃饭,自然也没了这一切的后续。

走在前面的朴灿烈不在意地摆摆手:“只能说你小子运气比较好就是了。……你说如果我把他卡刷爆了,艺兴会记住我吗?”

“能,还能留个坏印象。”

跃跃欲试地朴灿烈买了一杯牛奶,两人同时沉默了。

“刚才这余额后面几个0啊?”

“好几个。”

备受打击的朴灿烈只得作罢。

两个着急回去的人很快结束了战斗。

“最近活动真的挺多,每次开学季都这样,一个月几乎每天都在参加活动。”

“是,今天才仅仅是个开始。”

“下一个活动是舞会对吗?”

“那今年就是我和艺兴哥的主场咯。”

正所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吴世勋恰好听到了他最想知道的事情,连忙坐下,默默地竖起耳朵。

“艺兴哥今年做我的舞伴,好不好?”边伯贤先发制人。

“我也想……”金钟仁接道。

都暻秀什么都没说,目光却也直盯盯地看着张艺兴。

“我……”张艺兴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我不知道会长会不会放我。”

三个人的脸色跟着暗了下去。

会长是什么人?又为什么会使四人谈之色变?

边伯贤的目光无声地扫了过来,眼中的警告不言而喻。

吴世勋立刻低下了头,去用余光偷偷观察朴灿烈。

聪明如那人从头到尾都没有抬头,不过从他的角度也可以看到,朴灿烈的脸色也并不是很好。

“他已经大三了,也该换届了吧?”金钟仁迟疑地开口道。

“呵,钟仁,以后少说这样小孩子气的话。你哥的势力难道你不清楚吗?”边伯贤直接怼了回去。

“你们别为难艺兴了,金俊勉是一定不会放人的。”都暻秀劝道,可是从语气中不难听出他也十分遗憾。

“好啦,别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暻秀也不要再说这样客气的话,你们在我张艺兴这里从来没有为难一说。”最后还是得张艺兴哄众人,“事情也没有到无法解决的地步不是吗?我试着和他说说。”

“不要。”都暻秀头一次这么快地发言,金钟仁和边伯贤也直摇头。

“哇,你们……不要这个样子啊,搞得让新人觉得我这个学长备受欺压。”张艺兴抗议道,随即又转向吴世勋和朴灿烈两人问道:“你们两个男生就吃这么点?难道是为了给我省钱吗?你们学长还没有可怜到出不起一顿饭钱,快去再点点儿!你们可是学校的初生的太阳。”

吴世勋乖巧地接下了卡,这次他也隐约感觉得到张艺兴要说什么事,是得回避着他们两人的。

朴灿烈抬起头便又是一个样儿了,他回答道:“我们是加起来有200多斤的太阳。”

张艺兴笑了,剩下的三个人也跟着笑,罕见的是都暻秀这次笑得最厉害。

吴世勋暗自羡慕,心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有这么一手?

朴灿烈一路上沉默不语,吴世勋也不主动搭话。

看着显示出的巨额余额,吴世勋回忆起那句“会长不会放人”,寒意瞬间窜上脊背。

怎么可能?!

张艺兴是被强迫的吧?不能反抗吗?

从那三个人的反应来看,好像他们也束手无策。

吴世勋做了深呼吸,他不愿意把事情想象到那么坏的地步,尽管从事实来看也好不到哪儿去。

朴灿烈和吴世勋听话地耗了很久才回去,四人之间的气氛果然又变得分外融洽。

张艺兴看着他们两人端回去的东西,又皱起了眉头。

“你干脆让他们俩把你的饭卡拿走好了。”眼尖的边伯贤打趣道。

“好呀,到时候你每天给我刷卡。”张艺兴应得爽快。

“那最好不过了,你们俩听见没有,艺兴以后就是我的人了。”边伯贤美滋滋地答道。

“美死你。”张艺兴弹了边伯贤一个脑崩儿,不过从边伯贤傻笑的脸可以看出,张艺兴一点儿劲儿都没使。

一个穿着大二校服的男生忽然闯进来,直奔张艺兴:“会长找你。”

“现在吗?”张艺兴有点诧异,金俊勉从来会以学校的事情为主的。

“对,就现在。他说是关于这届舞会的事,叫你立刻就过去。还有金钟仁,记得一会儿去学生会开会。”

“哦。”金钟仁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他知道反正有没有他都一样。

“好,我现在就跟你走。”张艺兴二话不说,拿起纸擦了擦嘴就起了身。

“稍等一下。”都暻秀把张艺兴招呼过去,低语几句,张艺兴郑重地点点头,走了。

“你们俩吃饱了就回去吧。”金钟仁可不像张艺兴,面对新人也没有什么耐心,直接赶人。

吴世勋收拾好东西直接走掉了。

吴世勋出了食堂门看到张艺兴和男人还未离开他的视线,不由自主地抬腿跟上。

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又会为这样的行为付出什么代价?

如果接下来有些残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眼前,又该做出什么反应?

吴世勋不知道,他感觉脑子里像是有一团浆糊似的,却停不下脚步。

总有一种本能在驱使着他,跟上张艺兴。

天知道那男生要把张艺兴带到哪个隐蔽的地方去,一阵七拐八绕之后,他已经找不到两人的踪影。

所幸,吴世勋的方向感极好,不至于他迷失在这所庞大的校园里。

正当吴世勋准备打道回府时,他隐约听到了张艺兴的声音。

吴世勋屏住呼息,仔细辨认,最终确定了一个范围。

他从墙角偷偷地摸了过去。

吴世勋活这么大,头一次做这种偷偷摸摸的勾当,却没有一丝愧疚感,反之还有点自豪。

“这次的舞会主要是由你负责,钟仁我清楚的,即使帮得上你,也起不了多少作用。”

“嗯,我知道。”

“如果我有时间的话,也会帮你的。但是这一次必须是以你为主。因为,这是你即将作为下一任会长的第一战,必须打得漂亮。”

“会长,我,我不行的。”吴世勋隐约听得出张艺兴的声调变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的原因,总感觉那声音泛着一点媚。

“再说一句?”

“嗯……我错了……”

一个“嗯”字大概转了七八个弯儿,即使吴世勋是个傻子也不会觉得里面是场正常的谈话。

怒火和欲團火一起往吴世勋头上冲,这会长简直就是个禽兽啊!大白天的就……就……

吴世勋心痒难耐,大着胆子探头往窗里望。

他发誓他从没想过做到这个程度,可那声音像是长了钩子似的,勾引着他一步一步地去侵團犯别人的隐私。

“整整一年了,我可从没要教过你做只会说不行的胆小鬼。”

并不知情的金俊勉还在继续,可吴世勋却一点也听不见了,他满眼满脑子都是张艺兴。

张艺兴洁白细嫩的皮肤如凝脂一般被坦露出来,两粒粉红恰到好处的点缀在胸前。

一件崭新的白衬衫在张艺兴的身上。金俊勉站在他的身后,一边在他耳边说话,一边缓慢地一颗一颗地为他系扣子。

当然不是普通地系扣子,每一下都会不经意地擦过那两粒粉红,每一次都会引起在他怀中的张艺兴的颤栗。

最厉害的地方还不在这里,而在张艺兴的脸。

即使是一脸的春意,显示得依旧是最干净的情團欲。眼里含了水光,却依旧透着一股清亮。

忽然,吴世勋的视线和张艺兴那软绵绵的无力的波光潋滟的目光撞上了!

“啊!”张艺兴惊呼一声。

“谁?!”金俊勉可比都暻秀的道行深了不少,仅仅是一个字当即就把吴世勋喝得定在那里,动弹不得。

完了!这一次,是真的完了!

评论(52)

热度(131)

  1. 世勋家的甜蕾贱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