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我好lay

【all兴】The War

文/贱兔子




昨天chanyeol 死了。

在这场浩劫之中,死亡没有什么值得怜悯的。

死亡过分得公平,无论高低贵贱,他都一视同仁。

比如这个国家的国王的死了,大王子死了,二王子死了。

国王是被誉为最睿智的,大王子是被誉为最勇敢的,二王子是被誉为最善战的。

他们都死了。

唯独小王子一个人独活,他称不上睿智,更提不上什么勇猛。

整整十七年了,sehun只在一次王族的巡游庆典上,见过小王子一只白的近乎透明的手,和藕似的手臂。

以后的日子里,sehun再也没有听说过任何关于小王子的消息。

万千宠爱使得这位小王子被彻彻底底的保护起来,如果没有这次战争,恐怕谁也见不上这位王子的真面目。

不过举国上下都知道有一位小王子,花一样的小王子。

有人说,小王子的皮肤太娇嫩了,受不得阳光,所以不能露面;有人说,小王子长了惑国之貌,国王不允许露面;还有人说,小王子是上天赐予他们的神,不能沾染了凡间的俗气。

直到有一天,邻国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他向国王讨要小王子。

国王不肯,于是战争爆发了。

大王子二王子相继死于战场。

愤慨的民众打算冲进了皇宫想要绑了小王子,好换来和平的生活和安稳的日子。

他们准备了火把和武器,却不费吹灰之力地进了皇宫——因为根本没有了护卫去阻拦。

激动的人们终于见到了所谓的小王子。

小王子半躺在皇座上,满脸的泪痕湿润了他的脸颊。

传言所说的一点都没错,他的皮肤像是三月雨后桃花上那颗晶莹脆弱的露珠,仿佛一碰就破;多情的眼睛只是看你一眼就能让人软了身子,可事实上满腹委屈的他哪有心思去勾你的心摄你的魂,要怪也只能怪那惑国的相貌了;本想着他会是个缠人的嗲精一次一次拒绝被贡献出去,可他现在正在用清甜的汽水音啜泣着道出真相——我,我一开始就说要出去的,父亲不肯,死在了战场。大哥,大哥从来最听我的话了,可却把我锁了起来,说我除了这里,哪里都不许去。二哥,二哥最亲我的,也没有把我放出去。他们都……都离开我了。都是我的错,我从来没有想过让父亲,让哥哥们,让大家这样的,我一开始就说我愿意出去的啊,真的,我愿意的啊。

男人们沉默地放下武器,又拿起了武器,这一次他们的目的是攻打敌国。

女人们停止了聒噪,拿来了最好的衣服和被子给衣服单薄的小王子取暖,即使这样,后来还是擦破了小王子娇嫩的皮肤。

说是惑国也罢,总而言之,没有人再想要牺牲这位小王子。

他太纯了。

并不是说人们多么善良慈悲,而是他们真心地觉得,如果这样的人都保不住的话,如何保得住国家,保得住家庭,保得住自己,保得住那些称之为光明的东西?

小王子不听众人的劝阻,毅然地上了战场。

这是一场无声的加冕,是王子化身为王的蜕变。

他不会任何的战术,也从来没有任何经验,可是他有一批最英勇无畏的战士前仆后继地奔赴战场。

所有人都会记得昨天,小王子单腿跪在了 chanyeol的面前,用他娇嫩的犹如花瓣一样高贵的唇,一口一口将那位普通士兵的污秽的脓血吸出来的场景。

没有一句激励的花,他嘴上的殷红是士兵们最强力的激素。

chanyeol昨天晚上一连杀死三十二个人,最终倒下了。

真的没有什么值得可惜, 他是个英雄,人人赞美的英雄。

sehun今天早上被一枪射穿了胳膊,现在的他已经神志不清了,他并不清楚自己是被麻醉到没了知觉,还是痛到没了知觉。

直到他在模糊之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在他梦中出现过千千万万次的身影。

直到他感到额头传来烫得像火一样的温度,感到一颗温热的晶莹落在他的脸颊上。

他的身体才算苏醒过来。

“陛下,我愿意为您赴死,永远。”

sehun听到了自己如是说道。

正所谓,能惑国的,必能救国。

评论(14)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