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夜深了,叨逼叨逼

这是自己的一些闲言碎语,可能会浪费各位的时间,先道一声抱歉。






嗯,我还在喜欢张艺兴呢。

每当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不可思议。

毕竟我连自己都不喜欢。

有的人呢总是爱带点灰色的情绪,大抵是骨子里的东西吧。

总而言之,我努力地尝试去改变,但是无果。

我这个人最喜欢的就是躲避——比如朋友莫名其妙地疏远,我不会去问缘由;再比如争吵过后,我不再去求一个结果,而是选择淡忘。

我有一个朋友说我活得很真空。

像是一只警惕的蜗牛一旦感到危险的到来,就立刻缩回自己安全的躯壳中。

这种躲避的情绪似乎成为了我的一种本能,无法克制地躲避让我一次又一次的失去。

疼吗?

疼。

我不爱倾诉,哪怕是发生天大的事情,只要我不想说,枪指着我的脑袋都别想让我说出一个字。

“说出来就好了。”是我听过最多的话。

怎么说?我不会说。

我没有倾诉的欲望,又或者是说我没有倾诉的能力。

于是那种暗色的情绪渐渐沉淀,有点像吸烟者体内的尼古丁一点点累积。

遗憾的是,我的病不是慢性病。

它会在每个夜深人静的夜晚突然爆发,那种辛辣的酸痛感像是心脏被掌捆般令人煎熬。

去年的今天,我因为张艺兴而满怀期待地去拥抱这个世界。

今年今日,这是一个失败的回馈。

回忆这一年来,用力过猛四个字足以囊括一切了。

其实四年前的我因为心理疾病,还在坚持服用药物。

我万万没想到四年后的我,竟然会那么用力地想要融入人群,想要融入我曾经最深的恐惧。

我勇敢地来,又带着一身伤痕地走。

后悔吗?

不后悔。

如果没有张艺兴,去年今天的我不会那样深刻的自我剖析,更不会有去人群里走一圈的勇气。

不是人群不好,而是我不好。

我像是一个小孩子,还没有学会穿着平底鞋走路,就踩上了妈妈的高跟鞋走入了人群。

漂亮的高跟鞋自然引人注目,可是围绕过来的人并不是因为我。

这一年里,“幽默风趣”“热情开朗”……无数个本不属于我的形容词被人们依依冠到我的头上。

真遗憾,人际交往没有办法像是写文一样。

关于写文,我知道自己走了歧路,我可以停。可是人际交往中,我也没有潘多拉的魔法让这一切的朋友都当做从没有认识过一样。

所幸我没有再去选择伪装,而是接受一切。

该来的总是回来的。

不属于我的,即使暂时拥有,终归还是会失去。

所以,我打算躲回属于一个人的黑暗中吗?

不,我要再勇敢一点点。

这次可能真的要以真实的自我去走入人群了。

对于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我把每年的这一天当成新年,因为这一天总是我的转折点。






艺兴,无论我在何时,身处何地,一抬头总是能看到你的光芒。

可是我还是那个在黑暗中的孤独绝望的孩子。

不过下一年,我依旧试着靠近你,哪怕是一点点。

喜欢你,依旧让我感到,好幸运❤

评论(45)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