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我好lay

【勋兴】学霸之间的巅峰对决(3)

文/贱兔子







#THREE.尴尬#
即使吴世勋不说,朴灿烈依旧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吴世勋被张艺兴侵犯了。

不,不是那种侵犯,是精神上的洗脑。

这边的学校比他们原来的学校管得要松,很早就放学。

按理说,这应该是好事。

可是,一个巧合使得这件事变了味。

吴世勋,是一个教科书级的富二代。

自他有记忆以来,一直过着车接车送,冬暖夏凉的日子。

但是昨天,吴世勋无意间看到了张艺兴骑车子的样子,瞬间就不行了。

夕阳的光线正好,没有再亮一点或再暗一点,风吹起少年翻飞的衣摆。

就连闯红灯都是那么的俏皮且富有个性。

在放学的高峰期,一辆辆四轮的怪物被困于小巷,唯有骑车的少年才能肆意妄为。

别问以上这些内心活动朴灿烈是怎么看出来的,作为一个万年蹭车党,即使吴世勋脸上依旧面无表情,眼神也能彻底地暴露他的心理。

更何况吴世勋轴得很,怕是第一眼看张艺兴就加了滤镜,还是粉红色的那种。

于是吴世勋当天晚上就轰炸式地追问朴灿烈,记不记得他骑摩托那时候。

朴灿烈震惊了,他仔仔细细地搜索了一下自己的回忆库,并可以笃定地回答404 Not Found

但是吴世勋也很肯定,并且还说他照过照片,显得腿特别长。

竟然有如此的细节,不得不让朴灿烈开始怀疑自己。

第二天一早,张艺兴就敏锐地发现吴世勋看自己的眼神不对!

这还用想是什么吗?

他张艺兴这么多年的学霸是白当地吗?

张艺兴一拍大腿,肯定是昨天他和边伯贤撸串儿的事儿让知道了呗!

这事不提还好,一想起来张艺兴脸上就躁得慌!

他张艺兴,一个堂堂七尺男儿,撑死比差一点的七尺男儿,竟然……

羞耻感使张艺兴脸涨得通红。

吴世勋看在眼里,甜在心里。

没想到,艺兴竟然已经猜到了我专门为他买了自行车!

这就是心有灵犀吗?

张艺兴心有灵犀地瞪了一眼不远处藏在书后面吃东西的边伯贤,心道,噎不死你的!

昨天他和边伯贤路过一家串串香。

本来还未到饭点,但是是他们鼻子犯的罪,不该嗅到串的美……

张艺兴和边伯贤不约而同地望向对方,并且彼此get√到约起的讯号。

张艺兴想,这儿子可真不白养,也算自己这个做爸的有福气。

边伯贤想,张艺兴人也太好了吧?又给我烟有带我吃的……该不会是喜欢我吧?不过看在他挺好看的份上,我凑乎凑乎也不是不可以。

两个人从对方的姿态中得到了安心,敞开了肚子吃,很快吃饱喝足之后,等待着对面包养自己的大佬付款。

没一会儿,他们就感觉到事情不对劲了。

张艺兴用咳嗽示意边伯贤赶紧行动,边伯贤用眼神表示张艺兴可以去付款了。

几个回合下来,真相大白。

感情这两个一穷二白的人凭着误会,心安理得地吃了顿霸王餐。

边伯贤悄悄问张艺兴:“怎么办?要不然咱们跑吧!”

张艺兴道:“不行!我好歹还是班长呢!”

边伯贤自愧不如,到底是班干部,果然思想觉悟比他高的不只一个等级。

可他再抬起头来,张艺兴早就没影儿了!

为了不被追上,张艺兴甚至还闯了个红灯。

张艺兴坚信,边伯贤听懂了自己的话。

他是班长,自然得他先跑。至于团支书,既然都服务于团这么大的群体了,自然有能力处理好这点事的!

至于为什么张艺兴对边伯贤有如此的信任,张艺兴认为这主要源于他的自爱吧。

事实上,张艺兴骑回家之后迅速拿了钱就回去了,只可惜那家店已经关门了。

张艺兴知道边伯贤是和奶奶住,没有什么钱,所以他打算出这个钱。

看在你是我儿子的份上,今天也帮你好了。

张艺兴一边如是想,一边看着被噎住而找不到水杯的边伯贤差点笑出了声。

一放学,张艺兴就冲向车棚。

吴世勋紧追不舍。

张艺兴一着急,把钥匙拧断了。

吴世勋打开车锁,坐上车座。

吴世勋看到张艺兴今天恐怕是骑不了车子了,他已经想好借着这天时地利人和,自己帅气地骑到张艺兴面前,像电影里面一样侧一下头示意对方上车。

可是,他惊讶地发现自己不会骑!

尴尬的两人对望了一眼。

“你急着用车子吗?我……”吴世勋主动开了口,却不好意思说出实情。

张艺兴内心觉得不能在竞争对手面前丢掉尊严,身体却很诚实地走了过去。

“我带你吧!”

今天的夕阳撒在两个少年的身上,没有更暗一点或亮一点,只是没有那么美好。

张艺兴一边假装耍帅般站着蹬车子,一边在心里流泪——吴世勋,一个看上去瘦成一条的人怎么可以这么重。

吴世勋一边宛若被带上镣铐的犯人般端坐在后座,一边趁张艺兴不注意偷偷地用袖口擦擦眼角。

他才不会承认那是感动的泪水,那是他的眼睛不小心漏的水。

嗯,这的确是马路上一条靓丽的风景线。

评论(26)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