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我好lay

【all兴】昙现(10)

文/贱兔子




边伯贤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他梦见张艺兴在森林里被藤蔓缠住不得脱身。

那人红着眼向自己求助,声音也软得很。

梦里的自己不像现实中这么谨慎,飞奔着跑了过去。

他说,伯贤,救我。

边伯贤不知所措。

他又说,吻我。

边伯贤把唇送了上去,那触感比想象中还温润柔软。

转眼间被困住的人成了自己。

边伯贤慌张地大喊着叫张艺兴别走。

张艺兴转过头来,问道,如果说让你解脱的代价是我死,你还要我留吗?

边伯贤无言以对。

张艺兴这时候回过身来,掏出刀子插进自己的心口,笑着说:“你想走就走吧,我成全你。”


“不,不要!不!!!”边伯贤爬起身,看着献血淋漓的张艺兴惨叫道。

睁开眼睛是偌大的空荡荡的房间,外面清冷的月光像是嘲笑他的不理智。

今天本是他相亲的日子,女方的家境很好,从照片来看气质也属上佳。

可一身的冷汗黏腻地沾在边伯贤的身上,清楚的告诉他没办法诚心实意地去相亲了。

“艺兴哥……马上就要当会长了……我这样,不算是……”边伯贤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掀开被子,向他致敬的小兄弟让他说不下去了。

像是一个食量惊人的厨子,我烹食自己的心。

边伯贤苦笑着去浴室,用冷水冲着自己膨胀的欲圕望,心道。

日上三竿,张艺兴才从如同昏迷中的睡眠中苏醒,草草地洗漱过后,选了一套休闲装。

边伯贤姗姗来迟,一身笔挺的西服像是从婚宴上逃跑的新郎。

“逃婚小娇妻?”张艺兴嘲笑道。

边伯贤作势靠了过来:“腹黑俏情郎。”

张艺兴身子一僵,果断认输。

“是你换套衣服,还是我换套?”张艺兴看着两人大相径庭的衣服问道。

“不用,你带个墨镜。我跟着你后面一打伞,就是黑老大和保镖的标配。”边伯贤从桌上拿起个苹果,狠狠地咬下一大口。

“你也带个墨镜,和我并排走,咱们一起当老大不就成了?”张艺兴每次一和边伯贤在一起就被带得也天马行空起来。

“不了。”边伯贤连连摇头,“我就想在你后面,一直在你后面。”

张艺兴觉得边伯贤答得莫名其妙,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

想必聪明的边伯贤已经猜到自己要当学生会主席了,借此不着痕迹地一表忠心。

当真是个妙人。

边伯贤果然从不会让张艺兴失望,他弄来了两张舞台剧的票。

张艺兴打小就喜欢这种艺术气息浓郁的东西,上了大学鲜少
有时间。

哪怕是和金俊勉在一起,应酬的时候也占了大多数。

两人有说有笑地打车到了剧场,买了双份的冰激凌候场。

当边伯贤正在讲他在无数场相亲中遇到的窘事时,忽然凝固了。

他像是一只受到了惊吓的动物,仿佛正在缓缓立起自己的毛。

对方显然也注意到了边伯贤。

“嘿,那边不是边家的小哭包吗?”

“好久不见,走,过去叙个旧。”

几个人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哎,等等。他身边有个没见过的。”

“怎么这么眼熟……这不是……”

“金俊勉捧在手心里怕冷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张艺兴。”

“哈,不亏是钟大。你这么一说还真是!”

“你看看那腰,那腿!也难怪金俊勉甩了那位娇滴滴的千金小姐。这张艺兴看上去就……带劲儿!”

“那咱们……”几个人不约而同地看向金钟大。

一个边家的次子,谁都敢上去给他点颜色瞧瞧。

张艺兴固然令人蠢蠢欲动,可其的背后一个金俊勉,除金钟大以外,其他人可没有胆子去挑衅。

“一个个愣着干什么?”金钟大盯着张艺兴,内心极为躁动。

他实在是忍受不住上前,见识见识他的“好哥哥”眼里的心头肉是个什么样的厉害人物。

张艺兴发现了边伯贤的不安,茫然地环视了一周,终于和金钟大对视了。

金钟大和张艺兴有过一面之缘,像是受到鼓励似的,他径直走了过去。

“你好,张艺兴。”对方落落大方地伸出的手,脸上漾起来的酒窝的确是无可挑剔。

可是金钟大隐约觉得没劲儿,总像是少了点什么的时候,下一秒鼻子就狠狠地挨了一拳。

金钟大在恍惚之中听到张艺兴喊快跑。

其他几个人也有点恍惚,毕竟金俊勉也不敢这么对他这位炸刺儿的弟弟。

张艺兴动作太快,边伯贤还没有反应过了,所以他几乎是被张艺兴拖着跑的。

一开始,边伯贤的心脏简直快要爆炸似的。

可是任张艺兴拉着这么满大街乱跑,边伯贤竟然渐渐安静下来,甚至还有闲情雅致去胡思乱想。

如果跟着艺兴哥的是钟仁,肯定不会这么狼狈吧?

如果是暻秀哥或者俊勉哥……

“他们追上来没有啊?”张艺兴跑得气喘吁吁。

“好像快上来了!”边伯贤头也不回地答道。

他有一种想要大笑不止的冲动。

他边伯贤是很不完美,可是这样的张艺兴只有他一个人看得到。

而且也只有他可以和张艺兴一起去经历这些平时够让他烦心很长时间的烂事了。

张艺兴抬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毫不犹豫地道:“师傅,火车站,谢谢。”

与此同时,边伯贤从后视镜看到金钟大的车出现在拐角。

张艺兴和边伯贤全程紧张地注意着后面的车,一直快到火车站,张艺兴才忽然笑道:“我们这样好像演电影啊!美国动作大片那种,可能还是警匪类。”

“哥就不好奇……”

“等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和我说 ,我着急什么?”张艺兴打断了边伯贤。

边伯贤默默地低下了头。

眼前的这个家伙大部分时候就像是挥着翅膀的天使,仿佛把人感动到是他特有的一向技能。

车渐渐动不了了,前面的长龙使张艺兴当即做出判断,他付了钱,跑!

金钟大发现了他们的举动,很快也跟着下了车开始追。

事实证明张艺兴的判断果然没错,身处火车站的人流之中,犹如特种兵藏进了密林般令人无处可寻。

当然这份藏身的便利是把双刃剑,不仅金钟大等人找不到他们,他们彼此之间也被冲散了。

张艺兴眼神不是很好,同时由于之前消耗了太多体力,于是一直随着大流移动。

当他发现金钟大的时候,地方就在自己的一百米内。

突然开始跑的话容易暴露,而且很难冲出去。

但是如果依旧处于这种状态,很快就会被发现。

就在张艺兴处于两难境地之时,他发现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帮我个忙。”

当吴世勋听到张艺兴的声音时,第一反应是自己又出现幻觉了!

可是下一秒对方直接把头埋到自己的胸口,闷闷地说道:“快点搂着我的头。”

这触感太过真实,以至于吴世勋没办法否定。

可是他却迟迟不敢上手。

“快啊!你记得我是谁吧?我是张艺兴!”

吴世勋在催促中,小心翼翼地把手插进张艺兴的头发里。

张艺兴的头发很软,由于出汗微微发凉。

吴世勋不由自主地低头,轻轻地飞快地吻了一下张艺兴的发顶。

反正,人山人海。

反正,张艺兴不会注意到自己。

然而这个瞬间被清晰地记录了下来,连带着之前张艺兴和边伯贤在剧院一起吃冰激凌以及张艺兴和金钟大发生争执的照片,在一个小时后出现在了金俊勉的邮箱里。

评论(16)

热度(131)

  1. 海与迟落梦贱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