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我好lay

【勋兴】学霸之间的巅峰对决(5)

文/贱兔子






#FIVE.玩笑#
张·假装暖男实则腹黑·艺兴愉快地提议道:“明天是周末,不如我们早点来学校练球吧。”

边·深知套路·伯贤应和道:“行,毕竟是咱们的第一次班赛,不能小觑。”

朴·不明真相且深受感动·灿烈不禁道:“张班长……”

吴·外表毫无波澜内心波涛汹涌·世勋:“我明天有补习,不一定能来。”

作为一个学霸,张艺兴敏感地捕捉到“补习”一词,越发卖力起来:“吴世勋同学,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

“我尽量吧。”尽管吴世勋说得勉强,却在一出校门后请了假。

而班主任把几个人的谈话听了个一清二楚,她略带遗憾地看看吴世勋,觉得这个孩子好是好,可好像总是缺了点人情味儿。

边伯贤和张艺兴走到一半的时候,边伯贤见附近没几个人了,悄悄问道:“明天这出是……”

“你现在连我想什么都不懂了?”张艺兴对此大为失望。

“好吧。”边伯贤遗憾地耸耸肩,“就知道你这个腹黑男不会放过一切整人的机会。”

张艺兴义正言辞地道:“团支书,说话也要讲道理,我是对每个人都这样吗?”

“是,我们学霸班长只对同类起兴趣。”边伯贤讨好地趴在张艺兴的肩上,“可是你就不怕阴沟翻船?”

张艺兴淡然地拍开他:“不要以为我听不出来你语气里的兴奋。”

“这么明显?”边伯贤作惊讶状。

张艺兴言简意赅:“滚!”

第二天张艺兴睡到了自然醒,慢悠悠地拿着室内篮球场的钥匙往学校走。

朴灿烈的闹钟没有响,他火冒三丈地奔去学校,却恰巧碰上了悠闲的张艺兴。

“你也晚了?”

“这两天天凉,我去拿室内篮球室的钥匙了。”

张艺兴说得很轻巧,可朴灿烈却一点也不存疑,毕竟拿到室内场馆的钥匙真的难如登天。

两人刚一进校门,远远地就看到了吴世勋一个大高个孤独的身影 ,在冷风中愈显得凄惨。

“嘿!抱歉兄弟,我来晚了。”朴灿烈奔了过去。

张艺兴依旧以拿钥匙为由。

“没关系,我也刚来没多久。”鼻尖冻得通红,脸色苍白如纸的吴世勋如是说道。

张艺兴一看就看到了对方拎着的四杯奶茶,还有被袋子勒红的手指。

这一点意思都没有。

张艺兴看着被主人抛弃的大狗似的吴世勋,在心里愤愤地怪道,傻大个。

其实他本来都没指望吴世勋来的。

直到进了室内歇了一阵儿,吴世勋的脸色才稍有缓和,他拿过奶茶递给张艺兴,却没等对方接下来又放了回去。

“其实,我来了很长时间。”吴世勋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就不给你喝奶茶了,喝了凉的不好。本来想着你一过来,就让你喝点能暖和起来的……”

张艺兴听了仿佛心脏让人狠狠地打了几拳似的。

这是恶作剧小王子头一次品尝到玩笑过后,却是如此负面的情绪。

“你是傻子吗?”张艺兴烦躁地问道。

吴世勋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是……我是不太会表达感情……”

“不要往远扯,我是说,哪个正常人会真的在这么大清早过来?”

“可是你说了……”

随着吴世勋的回答,烦躁以次方的速度在张艺兴心中累积,他急需要发泄出来。

“吴世勋,我是骗你的。”

话一说完,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坦白过后的张艺兴轻松了吗?

没有。

他紧张地盯着吴世勋,对方的表情被放大且慢放。

吴世勋张开嘴。

吴世勋说,我知道的。

边伯贤昨天的话在张艺兴的脑海里响起,没想到自己的玩笑,却也轮到自己来品尝这份苦果。

上完厕所的朴灿烈一回来就看到了脸色难看至极的张艺兴,他一拍大腿,经验丰富地道:“是不受凉了?赶紧解决一下个人问题就好了!那边二楼卫生间特干净!”

张艺兴两眼一黑。

评论(10)

热度(182)

  1. 世勋家的甜蕾贱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