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我好lay

【勋兴】学霸之间的巅峰对决(6)

文/贱兔子





#SIX.痴汉出没请注意①#
边伯贤下周一赶了个大早,为的就是看出一场好戏。

可惜天不遂人愿。

被害者吴世勋春光满面,而施害者张艺兴面容憔悴。

怎么看都像是拿错了剧本。

边伯贤把好奇的目光望向朴灿烈,希望从这位频繁出现的路人身上寻求一份答案。

朴灿烈没忍住哈根达斯的诱惑,现在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只能深藏功与名地留下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让边伯贤自己好好悟去吧。

张艺兴的确很憔悴,一部分因为吴世勋不按套路出牌,但是还有更重要的一部分原因是他好像被跟踪了。

一路上都有一道从暗处传来的目光,紧紧地黏在自己身上。

每当张艺兴一回头张望,那道目光也消失不见了。

边伯贤看出来了他脸色不好,但又猜到可能是张艺兴周末失了手,便也没有再提。

日子一天天过去,那个藏在暗处的人仍旧报以一种热忱与执著。

事情的爆发源于周四的一天早上,张艺兴从桌坑里拿出来一份热乎乎的早点。

眼尖的边伯贤还没有来得及调侃他们的万人迷班长又收到了东西,就看到张艺兴捂着嘴跑了出去。

张艺兴对着坐便吐了个一干二净,几乎把胆汁都快呕出去了。

可他还是觉得恶心。

他昨天放学曾经在煎饼摊前驻足,然而今天早上就……

这个跟踪者如同一条肚子里面的驱虫,并且越来越猖狂。

无论对方的意图是什么,张艺兴都被狠狠地恶心了一把。

他把污秽的东西留在厕所,把不好的事情压在心底。

张艺兴就着水管漱口,洗手,并且还扑了把脸。

直到张艺兴从镜子里看到了令他满意的形象,这位报喜不报忧的班长才走出了厕所。

“哟,这整理地倒是又像个没事人似的。”

“是吗?我也觉得整理地不错。”张艺兴下意识地回答完,才反应过来是边伯贤的声音。

对于张艺兴这种兄弟有难两肋插刀,自己有难打死不说的性格,边伯贤了解得很,于是他宽容地道:“说吧,遇着什么事了。”

被抓了现行的张艺兴只能老实交代。

“不会是吴世勋吧?”边伯贤听后皱起眉头,矛头直指吴世勋。

“不是。”张艺兴否认地也很笃定。

“为什么啊?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边伯贤努努嘴,“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吴世勋就差把眼睛挂你身上了。”

张艺兴也不好意思说他觉得吴世勋的目光更为柔和温暖,不像这几天的目光所含的极强的侵略性。于是便搪塞了过去。

后续事件是,无所不能的张班长因为胃里难受而在课间操后壮烈地昏倒了。

当开完团会的边伯贤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张艺兴已经躺在医务室里面了。

恰巧今天做值日的吴世勋也并不知道这件事,他洗完墩布刚拿出早点,才听说了此事。

边伯贤本来就气不打一处来,这时一眼看到了吴世勋桌上的煎饼,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拳。

吴世勋听说张艺兴晕倒后也是心烦意乱,边伯贤的举动立刻彻底惹恼了他。

两个人直接扭打做一团,没一会儿就挂了彩。

“吴世勋,搞阴的有意思是吗?现在你高兴了吧?”

“你说什么呢?把话说清楚了!”

“你买了几份煎饼,你自己心里有数!”

“朴灿烈给我买的,我一份都没买!”

“你少他妈来这儿给我扯淡!”

“你有病吧!”

两个人光动手还不够,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其他男生过来拉架,纷纷不幸地被殃及。

这场战火一直到班主任过来,才被强行制止。

一个是班里的团支书,另一个是转过来的优等生。

两人本来都应该是班里的“领头羊”,结果这么快就出了内讧。

班主任本来觉得应该好好和这两个孩子谈谈心,却没想到两人的认错态度比她想象中好得多。

“对不起老师,这全是我的错。我最近这两天学习压力特别大,结果不小心把气撒在了吴世勋身上。吴世勋同学,对不起。”边伯贤说得诚恳,甚至还向吴世勋微微鞠了一躬。

然而在他的心中,恨不得刚才下手再狠点。

要不是我着急去看艺兴,你死定了,小子!边伯贤心道。

“……我也有错。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惹边伯贤同学生气了,是我应该反思。”吴世勋沉痛地说道,事实上,他的内心万分焦躁,他想去看看张艺兴醒了没有。

话说到这个程度,班主任觉得也没有必要再深究了,于是大方地放走了他们。

边伯贤胜在对学校地形的熟悉,先一步到达了医务室,吴世勋稍晚了片刻。

边伯贤看到了自己身后的吴世勋,于是把手往门框上一架,大有吴世勋要想进就从自己身上过去的意思。

吴世勋正面迎上边伯贤的目光,四目相对,火光四射。

就在边伯贤已经蓄势待发的时候,下一秒,吴世勋一猫腰,从边伯贤胳膊底下窜进去了!

一拳打在棉花上的边伯贤忽然明白,周一的张艺兴为何那般憔悴了。

评论(10)

热度(187)

  1. 世勋家的甜蕾贱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