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我好lay

【勋兴】学霸之间的巅峰对决(9)

文/贱兔子






#Nine.痴汉出没请注意④#
“傻子!”

“……傻子。”

“傻子。”

朴灿烈小心翼翼地看着不小心被误伤的吴世勋,不知道这位大少爷又抽住了哪根筋。

按道理讲,即使吴世勋被打了,但是凭他的实力也不至于让自己吃了亏。

比如说他吴世勋现在脸上有一片肿,那边伯贤肚子上注定就有一块青。

于是朴灿烈壮着胆子问:“这是说谁呢?”

“你说呢?还有谁能让我这么念叨呢。”吴世勋一挑眉,目光开始游离。

“当然是……”朴灿烈的“我”还没有说出口,顺着吴世勋就看着了张艺兴,“那谁么。”

过了一会儿,吴世勋又开始了。

“傻逼。”

“傻逼。”

“傻逼。”

朴灿烈一听乐了,这还升级了:“怎么?张艺兴又怎么了?”

“我骂自己呢。”吴世勋不耐烦地答道。

“哦。”

“什么叫哦啊?我生气了你都不说安慰安慰我啊。”吴世勋对朴灿烈的态度很是不满。

“你快得了吧,骂人都不敢往狠了骂。骂张艺兴是傻子,骂自己反而是傻逼。算哪门子生气。”看破红尘的朴灿烈往凳子后面一靠,“有本事你就说,张艺兴你个傻逼。”

好巧不巧,这时老师刚提出个问题,教室也陷入一片诡静。

这时,朴灿烈的“张艺兴你个傻逼。”分外清晰。

班里瞬间一片哗然,前面的张艺兴也回过头来:“谁骂我呢?”

朴灿烈未等老师开口,自觉地走到门外,悲壮地总结道——误交损友!

时间一转眼便到了周一。

张艺兴从一开始地疑惑不解,到现在已经是泰然处之。

这样的转变并不是因为那人不跟踪他了,而是他已经习惯了背后有好几道目光。

先不说边伯贤正大光明跟在自己五十米左右的位置,也不提吴世勋同学自以为高明其实特别明显的跟踪,就连朴灿烈也凑热闹般没事跟跟他!

可是他们谁也不会知道,跟踪者竟然正大光明地约在了校园里。

下午两节课后,张艺兴悄不作声地离开了教室,前往了废弃篮球场。

张艺兴没想到自己刚一走进去就遭遇了袭击,要不是自己闪的及时,怕是免不了挨上一拳。

几个回合下来,张艺兴便渐渐落了下风。

张艺兴被压制在墙上,对方把头凑了上来,温热的气息打在他敏感的脖子上。

张艺兴把头扭到一边,哑声道:“你是谁?你到底要做什么。”

“这当上好学生后,虽然落下点手脚上的功夫,嘴上倒是越发硬气了。”

张艺兴一听声音,一颗惴惴不安的心瞬间平静了。

“这贵族少爷就是不一样。回来搞这么大架势。”语罢,张艺兴一脚铲倒了金钟仁。

金钟仁也不甘示弱地把张艺兴拉了下去:“快别提了。我在那贵族学院快闷死了。”

张艺兴知道对方是老友,下手越发放肆:“怎么?那儿的人没劲儿啊。”

“是。他们都没劲儿。”金钟仁一边挡着张艺兴的攻击,“还是你最有劲儿了。”

两人在打闹中寒暄,谁也没想到大门突然被打开了。

吴世勋冲进去一把拉起张艺兴,举起拳头就要往下砸,金钟仁尽管用手臂挡住了,却也麻了半个身子。

眼见又要出现一场战役,张艺兴连忙拉住吴世勋往自己身后扯。

“张艺兴你疯了!一个跟踪你的烂人还要护着?”吴世勋愤怒地道。

吴世勋实在不懂得让张艺兴高兴一下怎么这么难!给他带奶茶,去医务室看他,帮他收拾人……就没有一件事顺了对方的意!

而吴世勋的话点醒了张艺兴,既然约自己的人是金钟仁,那就说明跟踪自己的另有其人。

一旁的金钟仁不怀好意地盯了吴世勋好一阵,才转向张艺兴问道:“你最好告诉我,这是他自己没事找事。”

张艺兴下意识地点点头,他根本不知道吴世勋是怎么知道这个事的。

但是他转念想到了金钟仁那暴脾气,又想到了吴世勋那天在篮球场的“我知道的。”,于是他又摇了摇头。

金钟仁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张艺兴,半晌,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道:“张艺兴,你都在男人身上吃了多少亏了,什么时候才能长记性!”

吴世勋惊讶地看向张艺兴。

评论(9)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