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我好lay

【勋兴】学霸之间的巅峰对决(10)

文/贱兔子






#Ten.痴汉出没请注意⑤#

【本期看点:真相大白!跟踪狂魔竟然是他!疑点重重!痴汉不只一人?】

“……钟仁。你不要说得这么暧昧行不行。听上去好像我gay里gay气的。”张艺兴无奈地扶额道,“下节我们老班的课,走了啊。放学找你去。”

吴世勋看着张艺兴走了,也跟着回去了。走到半路他又觉得不解气,转过身又瞪了金钟仁一眼。

“嘿,你小子再给我等一眼试试!”

张艺兴实在没功夫再去拦架,拉起吴世勋就开始跑。

什么叫在男人身上吃亏?

刚才的那个男生又是谁?

吴世勋有太多太多的疑问,可在张艺兴牵起他的那一刻,仿佛一起都不重要了。

初见时,混乱的环境中,是张艺兴的眼神让他平静。今天所有的心烦意乱,又因对方掌心的温度化为了安心。

在自己前面的这个人,是同学们的暖心班长,是老师们的乖巧学霸。

可是他似乎又有很多的秘密。

尽管吴世勋并不了解张艺兴,但是他却很清楚,张艺兴是唯一一个让单身了十七年的自己有了一种强烈的感觉。

传说中“就是他了”的感觉。

张艺兴牵得很有技巧,一只手便包住了吴世勋的两个手腕。于是吴世勋一个一米八几的人只能微屈着身子走,看上去就像是被抓了似的。

姿势很别扭,但是因为对方是张艺兴,所以吴世勋并不在意。可偏偏他还胡思乱想,于是狠狠地被操场上的一处凸起绊了一跤。

无意中,吴世勋看到了不远处跟在他们后面有个鬼鬼祟祟的人!

吴世勋飞快地挣脱了张艺兴,向后跑去。

张艺兴没想到吴世勋这才消停了这么一会儿就又开始尥蹶子,立刻追了上去:“哎呦喂!这又怎么了!你什么时候能和正常人一样啊!我这招‘一手牵’可是大到父母离异,小到考试失误,就没有牵不回去的!”

吴世勋越听越气——好嘛,张班长,听这意思没少牵啊!很好,男人,你成功地激怒了我。

吴世勋化愤怒作为动力,跟踪他们的那个男生还没有来得及跑,就被吴世勋拎起来了。

追上来的张艺兴一看到这个情况,心领神会地取下男生挂在脖子上的单反,一张一张地翻看起来。

“后面这几张什么鬼。哎?前面这几张照的还不错,别说,这张把我照得还挺帅。”张艺兴一边看一边评价道。

“那是!前面的是我请人拍的,花了大价钱呢!”男生一时也忘记被拎着的窘境,得意地回答道。

吴世勋先是恶狠狠地敲了一下这个可恶的跟踪者,又踢踢张艺兴的小腿:“别光顾着看自己,说说怎么办吧。收拾一顿还是……”

“他穿的是咱们初中部的衣服,直接送他们班主任哪儿去,听说初中部的老师一个个狠着呢。”

“别啊!偶像,你不能这么对我啊!我用全部的压岁钱买的单反,每个月抽出一半的钱请人拍你。我几乎把所有钱都投资在你身上了啊!”男生一听班主任三个字当即慌了神。

“你把我当偶像对吗?”张艺兴温柔地问道。

男生用力地点点头。

“可是你这种行为就是私生饭,知道吗?私生饭最让人讨厌了。”张艺兴深恶痛绝地道。

男生一听被偶像讨厌了,“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最后还是吴世勋去收拾地残局:“什么名字?几班的?”

“金……金钟大……初二……三班。”男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在被偶像讨厌面前,连见班主任看上去都微不足道了。

三个人走到初中部办公室门前,金钟大耷拉着脖子打算往进走,却被张艺兴叫住了。

“你要真把我当偶像,就应该做个好粉头,而不是做这些给我带来困扰的事情。下个月我们有篮球赛,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金钟大一听偶像还愿意理自己,瞬间两眼放光,坚定地答道:“做好应援!”

张艺兴点点头:“你回去吧。”

看着金钟大离开的背影,吴世勋皱起眉头:“就这么完了?”

张艺兴偷笑道:“怎么可能完了。咱们一路上横穿操场,谁不知道他做什么了。”

张艺兴话音未落,金钟大已经被拉到操场上并惨遭群殴。

吴世勋看着黑压压的人群,肃然起敬:“张班长,果然够黑。”

张艺兴笑笑:“客气,吴学霸,你也不白。”

也不知道是谁主动举起了手,总而言之,响亮的击掌声响起时,两人相视而笑的样子都特别好看。

这场群殴中什么人都来了,张艺兴的朋友,他们班同学,甚至还有吃瓜群众代表朴灿烈,可偏偏不见边伯贤的身影。

此刻,边伯贤躲在角落里拿着金钟大的单反,取出了里面的储存卡:“还敢跟踪我们艺兴!这些照片就由我笑纳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另一边张艺兴突然觉得后颈发凉。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那么你可能还喜欢:学长,我……(链接见评论)

评论(13)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