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我好lay

【勋兴】学霸之间的巅峰对决(11)

文/贱兔子






#Eleven.都是屁股惹的祸#
张艺兴不仅是一个恶魔,更是一个色魔。

一个彻彻底底的袭臀狂魔!

朴灿烈发出以上的感慨并非没有道理,因为他可怜的屁股一早上已经被张艺兴侵略了四次。

“嘿,你今儿让掰了几次?”边伯贤跑过来撞撞朴灿烈问道。

“掰……掰什么啊。”朴灿烈自认为自己也算是个保守的人,不太好意思把这种羞耻的事情拿到台面上来讲。

“装什么啊。大家都被掰过的,咱们班长就这么点小癖好。”边伯贤暧昧地笑笑,补充道,“我今天可是让捏了三次。”

“我……我四次呢!”朴灿烈看不惯边伯贤那一脸显摆,下意识地反驳道。

“哇噻!”边伯贤惊叹不已,“可以的啊,后起之秀。看来是我失宠了。”

“都是小事。”朴灿烈摆摆手,竟然还有点说不出的骄傲与自豪。

就在朴灿烈欣喜之余,下一秒本来应该传给他的球被边伯贤截胡了。

朴灿烈心中有愧,于是请求下场。

他坐在观众席看球时,很快便发现了,张艺兴作为一个天秤座,是十分讲究公平公正的。就连捏屁股,都尽量做到了雨露均沾。

就连吴世勋这种看似像冰山的高冷人物,也勇敢地伸出了魔爪。

这里的人似乎都很习惯于“掰屁股”这项活动,并且积极地向张艺兴反击。

甚至在这位班长的带领下,他们自己之间也互相这么玩!

朴灿烈震惊于这个学校过度开放的风土人情,久久不能平静。

不过没一会儿,当朴灿烈把目光移动到吴世勋身上时,他不由地紧张起来。

朴灿烈尽管觉得害羞,况且自己还是新同学,但是面对这样的玩笑,也还是给予张艺兴同样的待遇。

可是,吴世勋不会这么做。

他甚至可能无法接受这样的玩笑。

因为,他是个gay。

当初二那年吴世勋告诉自己这个秘密时,朴灿烈并没有过多的惊讶。

毕竟吴家的女人一个赶一个厉害,几个女人凑在一起,够把整个家掀翻的。吴世勋对女人没有阴影才不正常。

打篮球是件很费体力的事,学校惯着体育生,室内的场子又热,没一会儿大家就嚷着要休息了。

张艺兴是全场最累的一个人,他不仅忙着打球,而且还忙着掰别人和躲别人,所以不得不去更衣室换衣服。

张艺兴以为屋里没人,一进屋就把上身仅有的运动背心脱了。

“咳……”角落里传出一声咳嗽声,把张艺兴吓了一跳。

吴世勋也没想到会有人进来,没想到这个人会是张艺兴,更没有想到张艺兴会脱衣服……

于是他狠狠地呛了一口水。

吴世勋再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的学霸班长会有那么流畅漂亮的肌肉线条,犹如希腊的雕塑般,每一道线条都无可挑剔。

“吴世勋?”张艺兴看清楚了角落的人,拍了拍胸口,“我还以为是小情侣呢。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不喜欢和别人挤在一起,热。”

“哦……”张艺兴从更衣室的衣柜里拿出自己替换的衣服,“难怪我刚才捏你,你……对不起,以后我会尽量减少咱们之间的肢体接触的。”

……

回复给张艺兴的只有沉默。

张艺兴想要看看怎么回事,恰好情急之下,头没有对准口子,不知道卡在了哪里,自己也进入了一片黑暗。

突然间,张艺兴感觉到自己的屁股被人抓了起来,并且遭到了很用力的揉捏。

这种羞耻感让张艺兴徒生一种被用强的错觉,强烈的不适使他挣扎起来。

敌人在明,他在暗。

缠人的衣服更使得张艺兴战斗力大减,他只能选择放弃,任凭对方单方面对自己的蹂躏。

“张艺兴你……”边伯贤一把推开更衣室的门,愣了一下,又慌张地退了出去,“对不起,对不起……”

他反应了片刻,突然明白过来,自己为什么要躲?!

边伯贤气势汹汹地再度打开门打算捉奸时,被往出逃的吴世勋撞了个眼冒金星,好久才缓过来。

十分钟后,张艺兴带着少有的阴晴不定的表情,沉重地对边伯贤说道:“伯贤,吴世勋这个人太狠毒了。”

边伯贤点点头,表示深有体会。

“他……”

“他可能打算从精神上打垮我!”

而另一边的朴灿烈发现吴世勋时,对方已经处于了一个几乎崩溃的状态。

“你怎么了?”

“你是不是遇上张艺兴了?”

“他不会发现你是……”

面对朴灿烈的发问,吴世勋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却死活不肯说话。

“那……到底是怎么了!”朴灿烈急的要命,他甚至可以从吴世勋的眼睛里看到闪烁的晶莹。

“我……我捏了他的屁股。”吴世勋用快要哭出来的语气回答道。

评论(17)

热度(177)

  1. 世勋家的甜蕾贱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