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大抵怪我贪婪
总妄想真心得以善待

【灿勋兴】腻味(1.0)

暗恋是什么?

大概是远远地瞟一眼就能从人潮中认出你的能力,大概是仅仅看到一个像你的人心脏就抑制不住地狂跳,大概是无时无刻不在注视你却在你看我时移开了目光。

暗恋大概是你已沦陷犹未知。

陷入暗恋里的吴世勋正在近乎痴迷地看着为他哥补笔记的张艺兴。

利落的短发,白皙的皮肤,干净的校服,修长的手指……吴世勋的目光似只贪婪的恶犬把张艺兴从上到下舔舐个遍。

张艺兴有所感应似的,尴尬地挠了挠头,开口道:“世勋,作业写完了吗?别一直看了,补个笔记有什么好看的?”

吴世勋顺着张艺兴侧颜的弧线抬起头,所问非所答:“我哥他哪里好?”

“啪!”张艺兴手中的笔直挺挺地投向大地的怀抱,额上豆大的汗珠衬得他的脸没有一丝血色,若是看得再仔细些,便会发现那嘴唇也在微微颤抖着,“为什么这么问?”

“就是随便问问,艺兴你这么紧张干嘛?”吴世勋看似不在乎地翻了个白眼,心里已风起云涌。

“你小子……”张艺兴假作要打吴世勋的样子,却不知不觉松了一口气,“这种问题很奇怪啊!”

“可艺兴对朴灿烈也太好了吧?不就是感冒而已。我感冒你都……”吴世勋嘟囔着,声音却越来越小。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关爱智障儿童人人有责。除了他,哪个傻子打完篮球不套衣服等着被吹?蠢死了,他自己可能还觉得很酷……”张艺兴说话时喜欢嘟着嘴,声音还像汽水一样,此时像极了个抱怨的小孩子。

夏风轻轻拂过,吹不化他眼里那一泓宠溺,他可能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提及朴灿烈时,声音有多甜,语气又多柔……可是吴世勋觉得自己快溺死在这潭不属于自己的温柔里。

那时候的吴世勋觉得,张艺兴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是像巧克力奶茶一样永远不会让人腻味的存在。




我有一万种想见你的理由,却少了一种能见你的身份。

“你怎么来了?你哥也没来。”张艺兴在发现吴世勋等自己时吓了一跳,匆匆收拾好书包赶紧跑了出来。

“每天都一起走,习惯了就过来了。”吴世勋想不出其他原因,随口草草搪塞过去。

“按理说你这个年龄不应该恨不得天天都和朋友们去玩吗?你这个孩子却一直要和我们走。”张艺兴努力回想着,“我和你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三天两头因为玩得太疯被打。”

“哦。”吴世勋低着头没接话,心里闷闷不乐——又是他!

吴世勋冷淡的态度让张艺兴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无意瞟到一旁英语比赛的海报,问道:“你参加这个比赛没?我记得你是因为拿了英语夏令营冠军特招进来的吧?这种比赛一直都很激烈,你是有多拼命呀?”

“也还好。”吴世勋轻描淡写地回答。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个5点就起床背单词,每天24小时都在听听力的夏天有多难熬。就像是迷失在阴暗潮湿的热带雨林,而记忆中的酒窝是黑暗中唯一的光芒。

“世勋好厉害!朴灿烈也是,晃晃悠悠的得了二等奖,让不让我这种每天战战兢兢才得个三等奖的人活了?”张艺兴说的溢美之词再怎么夸张,别人也会因为他认真的表情而欣然接受。再加上又因为小事而可爱的愤懑不平起来,让吴世勋心痒地想要去揉他的头发,问他是不是吃可爱长大的。

“朴灿烈骗你的,他每天可努力了。其实他没那么厉害,就是在你面前表现出没认真的样子。”吴世勋一边安慰张艺兴,一边趁机黑他哥。

“那你呢?”张艺兴逼问道,含笑的目光扫了过去。

吴世勋骤然心跳加速,心里大呼犯规。半晌,才把手比作枪状对准张艺兴,冷酷地说:“你知道的太多了!”

“小的知错,小的上有老下有小,还请放过小的呀!”张艺兴演得活脱脱一个电视剧走出来的汉奸样,把吴世勋逗得眉眼弯弯,笑得直不起腰。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走到岔路口准备告别时,张艺兴突然就像撒缰的野马似的从吴世勋身边略过。

直觉告诉吴世勋不要回头,可吴世勋的目光还是不由自主地追随了张艺兴。

“你还没死呀?”张艺兴一拳打在朴灿烈肩上。

朴灿烈顺势把张艺兴按到自己怀里,肆意地揉乱张艺兴的头发,问道:“想我没?”

正在吴世勋准备移开视线时,朴灿烈的目光却挑衅地投向吴世勋。

那目光好像在说——对于你来说想做不敢做的事情,我想怎么做怎么做。

评论(13)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