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繁星勋兴】腻味(2.0)

文/贱兔子


“想你个大头鬼!”张艺兴奋力从吴亦凡手下挣脱,毫不留情地在吴亦凡的白色球鞋上印上自己的鞋印。


“哇,你竟然虐待病人。”吴亦凡痛心地控诉道。


“就虐你了!怎么滴?”张艺兴一副地主老爷范儿,耍得一手好横。


“不教训你,皮痒了是吧?”吴亦凡的大手袭上张艺兴的头又是一顿蹂躏。


“不欺负你,病好了是吧?”张艺兴不甘示弱地狠狠糟蹋吴亦凡的球鞋。


男人之间的对决,从来不会像泼妇一样恶语相对。借刀杀人,一招致命,杀人于无形。


吴世勋怔怔地看着两人若无旁人的打闹,手指掐进了手心也浑然不知,他只知道——心,就像是被刺了一针地钝痛着。l


总有一天,我会加倍还给你。吴世勋磨了磨牙,像一只利爪还未成形的幼狼,却已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说来也巧,吴亦凡病刚好,冬季运动会来了。


若是夏季还好,自然有人愿意上去出个风头,可冬季,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的,受苦不说没得上名次还会闹了笑话——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谁都退避三分。


体育班长一人包了五项,实在是心有余而规定不准了,这几天快磨破嘴皮了。到吴亦凡这儿也不绕弯子了,开门见山:“就一个2000了,报不报?”


“你说呢?”吴亦凡一贯是个慵懒的主儿。


体育班长也不急,眼睛滴溜溜地往张艺兴那边飘:“我猜也是,我找好好先生去了。”


“慢!”吴亦凡一边抽走报名表签自己的名儿,一边破口大骂,“你个老狐狸,净捡软柿子挑。你一张口,那傻子指不定一口气全包了。”


说着说着,吴亦凡忍不住看看张艺兴。之前张艺兴正望着吴亦凡的后背发呆,突然两人视线相交,张艺兴像是被吴亦凡的眼神烫了似的,一下慌了神,“啪”地摔了个人仰马翻。


“蠢得没谁了。”体育班长刚听见这么一声,再看吴亦凡已经没影了。他都懒得看哪儿去了,一准儿看张艺兴有事没事去了。


再仔细品品这话的语气,完全不像兄弟之间的调侃,反倒是像极了……啧!体育班长被惊得打了个寒战,不敢再细想。


张艺兴揉着摔痛的头想,怎么可能会有一个人,他仅仅是回头看了你一眼就能耗费你最风光的几年青春。


但是多可怕,确实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就像是被一张巨网笼罩,仅仅一个眼神,他就知道,自己逃不掉。







“又要去找你哥了?”白贤无奈地看着早早开始收拾书包的吴世勋问。


“嗯。”吴世勋把翻箱倒柜找出的,以为这辈子再也找不到的英语比赛的报名表塞进书包。


“你们这么兄弟情深?我可没看出来。我看……你是去找那个你喜欢的小酒窝吧?”白贤嬉皮笑脸地一语中的。


吴世勋拉书包拉链的手一下停住了。


“跟我还装什么纯情啊,纯情是追不到小酒窝的。多学学你哥,挖好了陷阱,把小酒窝套得死死的……”白贤宛如看破红尘。


“你说,什么?”吴世勋心里咯噔一声。


“哎哟,你好好想想,你哥刚上初中那会儿有张艺兴这么个朋友吗?没有吧?没有就对了,张艺兴人缘那么好,你哥多木讷……”


“你知道什么,一字不差的全告诉我。”吴世勋一把抓住白贤的手腕,心又往下沉了沉。


“嘶,你先放手!”听到白贤嚷道吴世勋才松手,白皙手腕上一圈红印格外明显,吴世勋看了都有些汗颜。


可是一想到吴亦凡竟然骗张艺兴,竟然骗那么相信他的张艺兴,骗自己那么喜欢的张艺兴,他就觉得恨意充斥着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不过他知道,这次,他的机会来了!

评论(12)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