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大抵怪我贪婪
总妄想真心得以善待

【all兴】囚鸟

文/贱兔子

*黑暗血腥向,不喜勿进!

“吴世勋不会真的和张艺兴在一起了吧?!我的男神啊……”
“得了吧,人家在一起已经多少时间了?才反应过来!”
“为什么……我男神品学兼优,何苦给自己添个污点!”
“哼,你觉得没有吴世勋,张艺兴怎么进的来?”
……







恬噪的议论声隐隐约约传来,张艺兴盯着窗外飞个不停的鸟,神情专注得仿佛在做科研。

“下一世,我要做只鸟。”吴世勋郁闷地看着对方毛茸茸的头顶。

“少年好想法。”张艺兴轻笑一声,目光却不曾移动。

“至少能得到你片刻的注视。”吴世勋委屈得紧,一会儿就到自己上台演讲了。尽管这种时候他还在陪张艺兴,但是对方也毫不在意。

“这么调戏你嫂子,真的好吗?”张艺兴瞬间乐得不可开支。

“你别提那个人!”吴世勋活像只被人踩了尾巴的猫,气得还跺了下脚。

“开个玩笑嘛,乖,别生气。”张艺兴凑过去摸了摸吴世勋的头,打量着说道,“两人竟然差这么多,完全看不出是亲兄弟呢。”

“所以你还是比较喜欢他。”吴世勋躲开了张艺兴的手。

“谁喜欢那个神经病了,他简直就是个疯子!你知道吗?我差点就被监禁了!”张艺兴翻了个大白眼。

“我好喜欢你的……”

“我知道,要不然你也不会费尽心思把我拉这么个全封闭贵族学校,真是辛苦你了。不过所幸是全封闭,要不然也挡不住那个疯子!”张艺兴打断了吴世勋的话。

“那你喜欢我吗?”吴世勋刚问完,从窗户外骤然掉进来一团东西,只在地上停留了一秒又飞走了。

那是张艺兴刚才盯着的鸟!

那是只没有腿的鸟!

“喜欢。”虽然听到了渴望已久的回答,但吴世勋还是抑制不住身体里涌起的寒意。

“可是我不能指望你留在我身边对吗?”

“聪明。”张艺兴笑得好看极了,宛如深夜绽放的昙花,这次他是从心底笑的。

吴世勋久久无言,两人陷入了沉默。

“世勋,快点,马上到你了!”朴灿烈拎了杯草莓冰沙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视线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多多少少感觉出些不对劲。

“还是你会来事。”张艺兴不客气地拿走了草莓冰沙。

不得不说,比起吴世勋的乖乖牌,他这个好兄弟更是人际交往的高手。

知道张艺兴爱甜怕热,天天来孝敬冷饮,知道张艺兴嫌闷,时常说些趣事,还借学生会之职带他有理由地逃课。

连自己这种小人物都这么上心,怪不得在一群公主少爷里混得风生水起。

吴世勋看了一眼朴灿烈,走了。

望着吴世勋离开的身影,张艺兴松了口气,刚才的气氛实在太让人难受了。

“我有让老板多加冰的。”朴灿烈的眼神里有掩饰不住的期待。

张艺兴深吸一口,竖起了大拇指:“好喝!”

“好喝就多喝点。”架不住对方的目光,张艺兴听话地埋头苦饮。

跟惯了吴亦凡,再和吴世勋朴灿烈这些孩子气十足的家伙相处,总是让他束手无策。

“一会儿去看看艺术节的场地?听说哥也有节目呢。”朴灿烈活脱脱一个小迷弟模样。

“上不上倒也无所谓,听惯了高雅音乐再听我的,肯定觉得不入耳吧?”浓重的困意袭来,张艺兴挥了挥手,“不去看了,困死了!”

“怎么会,哥唱歌真的很好听。”

“嗯。”张艺兴已经无暇顾及对方的赞美,只想尽快找个地方入睡。

“哥还是先休息吧,反正,日子还很漫长。”在张艺兴摇摇欲坠之际,朴灿烈贴心地一把揽住了他的腰。

有什么好笑的啊!这孩子……张艺兴闭眼之前,视线里满是朴灿烈白花花的牙。








嘶……好冷。

被蒙上的眼睛,被捆绑的手腕,只剩下一件衬衫和内裤让张艺兴顾不上头疼。

“朴灿烈?别和我开这种玩笑!”挣扎无效后,尤其说张艺兴恼怒起来,不如说他慌了。


朴灿烈刚一抬头,映入眼帘的就是修长笔直的双腿,视线缓缓向上,黑色内裤紧紧包裹着的隐秘部位在白皙细腻的大腿的衬托下,更加让人想要探寻。

“醒了?”染上情欲的嗓音比以往要更低哑。

“为了我,和吴世勋闹翻,值得吗?”张艺兴的大脑飞速运作着。

“少和我算计这些利弊!”朴灿烈一把扯下眼罩,眼中满是愤怒,与平日那个阳光开朗的少年判若两人,“所以,你也是算计好了才对吴家兄弟投怀送抱?”

“你说什么!”张艺兴瞪大了眼睛,那张最会说话的嘴唇竟然吐出如此伤人的语句。

“你有正眼看过我吗?啊?张艺兴!你理所应当地接受我对你的好,说白了,还是把我当做吴世勋的走狗了吧!”朴灿烈狠狠地揪起张艺兴的领子,神色幽怨而愤怒。

“我……”张艺兴千言万语梗在喉咙,最后只是摇头,“错了,全错了,不该这样的。”

他该怎么说?说自己没那样想,说自己已经把他当哥们儿了?

怕是说出来,自己也觉得可笑吧。

哥们儿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

“哪里有错?我很早以前就想对你这么做了!”朴灿烈一道一道解开衬衫的扣子,目光虔诚——却让张艺兴不寒而栗。

“所以说,从一开始,你就是有目的的?”

“唔……”朴灿烈侵略性的吻堵住了张艺兴的嘴,舌在张艺兴的唇中毫无章法地肆虐着。

他不想撒谎,也不想让张艺兴难过。

“咣当!”门被人粗暴地一脚踢开。

朴灿烈刚转身就结结实实地挨了吴世勋一拳。

不等他反应过来,吴世勋一拳一拳地砸下去。没一会儿,朴灿烈被打得满脸是血,早就昏厥过去了。

“吴世勋!再继续就出人命了!”张艺兴被束缚着,只能大喊来制止吴世勋。

“艺兴,你说这种人,留下又有什么用?”吴世勋抬起头来,他自己的脸上也被溅了一脸血。

“我他妈最好的兄弟,每天动着这样的心思!我留他做什么!”说着,吴世勋的脚毫不留情地碾上朴灿烈的身体。

“那你也先管管我啊!”一句话似乎点醒了吴世勋,他踉跄地跑到张艺兴身边为他解开绳子。

“你没事吧?”声音很小,听起来格外难过,跟之前的小孩子模样没什么区别。

“没事。就当被狗咬了!”解除危机后,张艺兴放松下来,慵懒地起身去捡不远处的裤子。

“乖孩子,帮我找下外套。”

看着张艺兴弧度优美的后背,吴世勋不禁冷笑——呵,当真是没有一点自觉。







“刺啦——”

!!!

张艺兴不可思议地回头,耳侧响起吴世勋冰凉的声音:“刚才朴灿烈吻你的时候,你没拒绝吧?”

“我喜欢你每次搂着我的时候,说着我们家世勋的时候,对我笑的时候……你不知道,你的每一个动作,眼神都在诱惑我!”吴世勋捏住张艺兴的下巴,“可是你呢,动不动说着什么好弟弟?你有没有想过一个弟弟为什么要做到这个程度?”

“我没诱惑……”张艺兴仿佛被当头打了一棒。眼前的人陌生又熟悉,这不是那个乖巧可爱的吴世勋,倒是像极了刚才的朴灿烈!

“也对。”吴世勋释然地笑了笑,“你没诱惑。吴亦凡那家伙讨厌得很,但是关于监禁你这件事上我没有异议。你对我和对别人都是那样笑的,也会夸别人是好兄弟,甚至也可以对别人说喜欢。”

“不是的!”张艺兴着急地打断了吴世勋。

“你的存在就会诱惑别人!我总是担心你会跑,朴灿烈这王八蛋给了我个机会。你和他消失好不好?”吴世勋在张艺兴耳边轻声问道。

“不要!你这样做是犯法的!朴灿烈家里也不会不管的!”张艺兴惊恐地反驳。

“他是私生子,老爷子也不疼爱他,多少人都等着他出事,要不然他也不至于那么圆滑。”吴世勋语气轻快地解释道,“你和他消失这件事,他们家为了名声,一定会让你们人间蒸发的。你别想跑,你跑不出这个学校。”

吴世勋抱住僵硬的张艺兴,吻上他纤细白皙的脖颈:“这样,你不属于吴亦凡,不属于这个学校,不属于这个世界,只属于我了。”

“你,逃不掉。”张艺兴的衣物又被剥落。

日子还很漫长……

——如何让一只没有腿的鸟停留?

——折断它的翅膀,断绝它的去路,永远的,囚禁它!

评论(12)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