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all兴】最后一击

*七成可能是短篇,三成可能是长篇
*下章伯贤上线

01.
大清早,鹿晗是被张艺兴的洗脸声弄醒的。

作为一个被“挟持”了三个月的人,面对这样的情况是非常常见的。

尽管真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的,但是被张艺兴三天两头问什么时候回去还是比较丢人的。

哪有挟持人问被挟持人什么时候回去的道理?这一切都显得非常不正规。

回想起刚开始的一周,还有吴世勋每天紧张兮兮地注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生怕自己逃回去或者做些对他们不利的事情。

慢慢随着张艺兴爱答不理的态度,吴世勋也彻底松懈了紧绷的神经,尤其这两天来各位嫌弃鹿晗的饭量大。

鹿晗觉得很难过,他一个被挟持人让这么冷漠的对待,太伤他心了。

故事的开始发生于三个月前。




02.
“青龙帮”是道上数一数二的大帮派,可以说只要你进了黑道,是个人都想往这青龙帮迈一步。

即使在青龙帮最底层也仿佛比其他帮派高了一头,可是这样的帮派竟然出了个叛徒,还是高层的人。

更为神奇的是,这个人不仅活着,逃了整整三年,没被整得断胳膊没短腿,现在照样活着,健全的活着。

在规矩苛刻的青龙帮逃生,这简直是个奇迹。

更何况,以青龙帮的身份,敢和青龙帮作对,无异于整个黑社会作对!

所以,张艺兴这个名字,即使每个人不敢明面上提,心底却是评论了千遍万遍——那可是个敢和整个黑社会做斗的男人!

就是这个仿佛在传说中的男人,在那一天出现了!

鹿老爷子一直觉得黑社会水太深,于是把儿子送到国外喝了好几年洋墨水。

直到有天,鹿老爷子发现自己的权利正在慢慢被架空,这才赶紧唤回来儿子来,所以错过了几年时光的鹿晗,也只能从旁人嘴中听听故事。

鹿晗得知消息自然不愿错过,谁曾想就被“挟持”了。

他不否认这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自愿。

即使在道上混了多少年,究其本质,由于身份,鹿晗太过一帆风顺,生活十分无聊。

他的权利已经到了一定限度,即使他立下怎样的汗马功劳,老爷子也不会再放权于他。

于是,鹿晗就送个顺水人情。帮助消灭张艺兴可就意味着消灭为数不多的有趣走向极度的无聊!

鹿晗没那么多深明大义,一心为帮,讨乐子才是最重要的嘛!

可惜张艺兴早就看穿了鹿晗,连丝毫的注意力都没分到他身上。

而吴世勋一开始还为挟持鹿晗使他们两人逃过一劫而欣喜了几天,同时也尽了几天挟持人应尽的责任。

鹿晗是非常怀念那段时光的,而现在,他敢肯定,那一天即使没有他鹿晗,张艺兴照样能带吴世勋逃出生天。




03.
“醒来就起!”吴世勋没好气地推开门打断了鹿晗的思绪。

这估计是在卫生间向张艺兴寻求亲昵未果?鹿晗在心里推测道。

从门仅露的缝隙可以看出张艺兴正在穿鞋,应该是要取牛奶。

“张艺兴,我今天想和你一起过去!”
鹿晗探着脑袋喊道。

张艺兴依旧没什么反应,倒是吴世勋立刻像只领地被侵略的狮子般怒视着鹿晗,眼里仿佛在说,离我的东西远点!不然有你好看!

张艺兴并不知道屋里的两人暗潮汹涌,“嘭”地一声关上了门。估计在他心里带不带鹿晗这件事,比取牛奶的地位还要差上一些。

鹿晗隐隐有些不悦,恶劣地说道: “吴世勋,收收你那恶心的眼神,你亲爱的哥已经走了。”

吴世勋冷哼一声,眸中的警惕丝毫不减。

“忠心耿耿的弟弟其实是个占有欲超强的变态,你说张艺兴知道吗?”鹿晗饶有兴趣地问着。

吴世勋的脸色瞬间变了。

“其实……你也并不讨厌这种逃亡的生活吧?与你爱着的哥哥一起面对危机,你们彼此互相需要。”鹿晗像是发现了新事物般道。

“闭嘴!”吴世勋看起来更暴躁。

不管吴世勋,鹿晗径自说道:“又或者说,是你,享受着被哥哥需要的感觉。即使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你永远的留在哥哥的心中。如果是双双殉情,更是美妙不是吗?”

“鹿晗,你这么异想天开怎么不去写小说?待在这儿可真是委屈了你!”一开始喘着粗气的吴世勋可能是想起了张艺兴的教诲,慢慢平静下来也试着反击。

到底还是太年轻,鹿晗一眼就探到了吴世勋眼底的感情——其实大概他自己都不敢面对这个现实,他更不敢承认这样龌龊的思想。

可除了自己,他又骗得了谁呢?鹿晗无情地一把推开堵在门口的吴世勋,冷冷地道:“是不是异想天开,你自己心里最清楚。”

吴世勋道行太低,半晌呆立在门口没动。

鹿晗可没空管他,卫生间里还有张艺兴残留的气味,他匆匆用水龙头里的冰水扑了脸,凝视着镜子里的人。

可能是因被冷落对待,脸庞稍显憔悴,却并不影响整体的帅气迷人,类型不同,比起吴世勋也并未逊色多少。

可是竟然让那人连多看几眼的欲望都没有!鹿晗苦涩地笑了笑。

评论(1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