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灿边兴】无法承受的爱

*灿兴  边兴 /👿💂👼的故事
*带一点点all兴
σ(´ω`*)我在lof上第一篇文章(已删),经过加工变成了这样,脱胎换骨唉,好玩。



01.
张艺兴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几乎所有的电影和小说都钟爱于夏天,他很怕热,夏天的美好对张艺兴来说是无法承受的。

“你听说没,高三那个绿茶婊昨天自杀未遂。”

“她那会儿非要往朴灿烈身边凑,你看看现在。”

“可能是觉得自己是系花了不起咯。”

旁边女生聒噪的谈论让张艺兴更加头痛欲裂,他痛恨夏天。

边伯贤贴心地把变形金刚的小风扇冲着张艺兴吹,感叹道:“朴灿烈真是作孽啊,这都祸害了多少人。”

先是对人穷追不舍,凭借着姣好的面孔和百用不烂的花招让人深陷在他的温柔,然后一旦发现你已经无法自拔便猛然抽离,形同路人。——这是他一贯的套路。

更可笑的是,如同被诅咒一样,明明罪魁祸首是朴灿烈,遭到恶语相加的总是那些女生。

那天赐的相貌使朴灿烈轻而易举地让人站到他这边来,于是,他越发肆无忌惮。

“学校不管吗?”边伯贤义愤填膺地问道。

张艺兴遗憾地摇了摇头,低声道:“连那学姐的好朋友都在替朴灿烈说话。”

“什么?”边伯贤发出一声惊呼,“他是不是贿赂……”

张艺兴狠狠地撞了下边伯贤的胳膊,示意他住嘴。

张艺兴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边伯贤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朴灿烈拖着步子懒散地走出教学楼下的阴影,抬起那张天使都嫉妒的脸庞,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啧,那副紧张的模样,可真是动人极了。

仅是对视一眼,就让朴灿烈愉悦地做出一个决定。




02.
女生们发现朴灿烈的靠近,整理裙子的,拨弄刘海的,暗送秋波的……

仿佛刚才一脸恶毒和讥讽的她们只是一个幻影。

“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咚。”

张艺兴的心跳像是被用力扔在地上的弹珠,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可如同被饿狼盯上的绵羊,明知危险到来,双腿却软得无法动弹。

在女孩子们暗含期待的目光下,朴灿烈的脚步停留在张艺兴面前。

“同学,街舞社怎么走?”

恼人的阳光被朴灿烈完全遮住,张艺兴则渴求起这原来他恨之入骨的东西。

“滋滋滋。”小电风扇不知疲惫地发出机械的声音,是这片寂静中唯一的声音。

“往前走,右转进第一个楼道的二楼,第三间就是。”张艺兴甚至不敢抬起头看看,那笑容是不是确实如传说中一样惑人。

“谢谢。”朴灿烈附身在张艺兴耳边轻声道,离开时柔软的唇擦过张艺兴的脸颊,仿佛留下了无声的印记,火辣辣的烫。

好似是无意间用肩膀撞上了边伯贤的手腕,他却并没有把同样的礼貌给予边伯贤。

朴灿烈的身影如来时般,匆匆淡出众人的视线。

被摔得四分五裂的变形金刚发出最后一段“滋滋”声,陷入了永远的安静。

“该死的。”边伯贤气得跺了下脚,捧起张艺兴的脸,似乎朴灿烈是什么脏东西似的,摩挲着他刚才的所碰的地方。

视网膜像是被模糊化似的,即使这么近的距离,边伯贤在张艺兴的眼中也只个粗浅的轮廓。

所以,边伯贤想要用力抹掉那痕迹时,眼中有些可怕的执着和翻滚的愤怒,变成了无人知晓的秘密。




03.
朴灿烈踏上楼梯,步子轻快得到达了街舞社门前。

站在最好的视野,晕倒的张艺兴被边伯贤牢牢地抱住被朴灿烈尽收眼底。

那边的边伯贤急得快哭出来似的背起张艺兴,不顾酷暑的炎热,大步地奔向医务室。

这边的朴灿烈用手指如弹着钢琴似的敲打着围栏,表情似笑非笑,好像看了一部意味深长的电影。

这一切张艺兴全然不知,不用面对朴灿烈和炎热的他在昏迷中十分满足。

不知沉睡了多久,张艺兴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医务室略微泛黄的墙面。

不堪的回忆丝毫不给张艺兴片刻喘息的机会,像是怕他会忘记般顽固地窜回他的脑海。

“没事吧?”边伯贤着急地探过头,刘海因汗水黏在额头,多了几分性感的味道。

张艺兴哪有空闲欣赏这个,明明知道那噩梦般的回忆再真实不过,还是不禁脸色苍白的问:“我是不是做了一场梦。”

看到这样脆弱的张艺兴,边伯贤的心脏狠狠一缩,正要安慰张艺兴,帘侧传来了体育老师的声音:“小李啊,你这儿是不是来了个叫张艺兴的孩子?”

“嗯,还有一个陪他来的。天儿太热了,现在的孩子体质都差,根本撑不住。”

“还有一个?奇怪了,可刚才那个高年级的学生只给张艺兴一个人请假了。”

张艺兴看向边伯贤,眼里泛起绝望的灰色。

“别多想,他不是向来只找女孩子吗……”边伯贤紧紧地握住张艺兴的手,仿佛想要把全身的力气传递给对方。

可说完后他自己都心虚,那安慰飘忽地过分,仿佛在嘲笑他的软弱一般。




04.
请永远都不要小觑女生传播消息的能力。

张艺兴一夜间从无名小辈蜕变成一个还未进校就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人。

这巨大的反差促使张艺兴开始怀疑,昨日发生的事情并不是在阴暗的楼道口发生的,而是在学校的那个千人礼堂。

张艺兴疲惫地走进班门,议论纷纷的人立刻噤若寒蝉。平日关系还不错的同学勉强打声招呼,脸上却是难掩的尴尬。

他无力去计较什么,如同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趴在桌子一动不动。心里却如明镜似的——这才是个开始罢了。

边伯贤一直陪伴在张艺兴的身边,时刻都警戒着朴灿烈的到来。

从早自习到做课间操,朴灿烈的影子都没见的静谧让两人微微松了口气。

做完操,各个班级的同学蜂拥而上的强占着楼梯,边伯贤和张艺兴硬生生地被挤开。

“嗨,张艺兴!”与大汗淋漓的其他人不同,从六楼探下头的朴灿烈就像是天上来的仙似的,仿佛生来就无需受着人间的苦。

那人笑起来并不是传说中的那般摄人心魂,干净明朗的笑如同清风般卷走燥热。

为数不多的怜悯者也被如硫酸般丑陋的嫉妒所迷惑,所有人都张牙舞爪的寻找着他们之中叫张艺兴的人是谁。

就在所有人都为那笑容心悸时,张艺兴却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张面孔下,长着犄角的恶魔一脸顽劣的笑着。



评论(13)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