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灿边兴】无法承受的爱

05.
朴灿烈的举动如同把张艺兴推下万丈深渊无异,取得惊人效果的朴灿烈并没有收手,反而越发嚣张。

然而,公众场合大声打招呼已不能满足朴灿烈了。

“通过观察图像,我们可以知道周期是……”讲数学的老头总是被分到第一节课,下面一片困得上下眼皮打架的学生气得他衰弱的心脏快要供血不足了。

边伯贤和张艺兴借着课桌的遮挡,在底下玩着看谁先挣脱的游戏。

两只漂亮的手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轮到张艺兴挣脱时,他发现不知何时,他再也无法挣脱边伯贤的控制。

张艺兴不甘心地抽出第三根手指,可一不小心前两根解脱的手指又被边伯贤牢牢地裹紧掌心。

“要不然攻守转换?”看着张艺兴气鼓鼓的样子,边伯贤提议道。

“早上好!张艺兴。”突如其来的问候惊得昏昏沉沉的人猛然惊醒,边伯贤和张艺兴几乎是条件反射般松开了对方的手。

朴灿烈将近一米九的个子还踮着脚,审判的目光投向张艺兴——刚才你做了什么,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张艺兴没来由地开始心虚,把手缩进校服的袖筒。

老头子气得吹胡子瞪眼,一拍桌子,白色的胡须都跟着抖:“张艺兴,你给我出去!”

“朴灿烈和张艺兴不会是真的吧?”
“八九不离十。”
“真没看出来啊,你说……谁是下面那个?”
“不会是朴灿烈拿张艺兴当女的使吧。”

议论声一字不漏的进了张艺兴的耳朵,心虚顿时被愤怒所占领,张艺兴气势汹汹地走了出去。

坐在座位上的边伯贤目送着张艺兴离开,恨不得自首好也跟出去。




06.
张艺兴把朴灿烈扯到楼道口,气急败坏的他上来就大骂道:“朴灿烈,你他妈有点完!”

“我怎么了。”朴灿烈无辜地眨眨眼,“我看着你和别人玩得开心,还要强忍着难过和你打招呼。”

“少和我玩你用在女生身上那套,难道在你眼里我和女生很像?!”

张艺兴握紧了拳头,他发誓,只要朴灿烈点头或者说半个是字,他一定会用拳头狠狠打在那张好看的脸上。

“我不许你说这样的话!”温暖柔软的手指覆在张艺兴的唇上,朴灿烈看起来比对方还生气,“她们怎么配和你相比,我不允许你这样作践自己!”

张艺兴慢慢松开了拳头,他悲哀地想,如果这只是演技的话,恐怕拿了奥斯卡的影帝都要自愧不如。

“所以,你到底想怎么样啊?放过我好不好……”张艺兴几乎算是恳求地说道。

“你在说什么……”朴灿烈的眼睛中流转着难过,他一脸不可思议,像极了一个心爱玩具被抢的幼童,一下变得格外的脆弱不堪,仿佛站都站不稳,“我只是想要你也喜欢我……”

明明他才是一切的始作俑者,可现在受害者反而成了朴灿烈似的。

就这样轻易的被玩弄于鼓掌之中,张艺兴甚至情不自禁地想,是不是错了的人,其实一直是自己?

“对不起……”更让张艺兴难以想象的是先道歉的竟是对方。

“是我太心急了,给你带来了烦恼,真的很不好意思。”高大的朴灿烈像只鸵鸟似的,就差把头埋在地里。

飞扬跋扈,高高在上的朴灿烈现在低微到了尘土里,张艺兴难过起来,这一切的原因都是自己。

“即使是这样的我,也想奢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可以吗?”

大抵朴灿烈这种人,生来就是玩弄人心的高手,张艺兴根本无法拒绝,缓缓地点点头。

“谢谢你,给我一个做梦的机会。”朴灿烈的眼中闪烁着晶莹。

几分真实,张艺兴看不透。他像是掉入了密不透风的网般,无法逃离。




07.
张艺兴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去的,看起来如同一个被抽掉灵魂的人偶似的迟钝。

“他把你怎么了?”边伯贤紧张地拉过张艺兴,细细打量着他有没有受伤。

张艺兴机械地摇了摇头。

“他胁迫你了?”边伯贤更加着急。

“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生。”张艺兴咬着下唇缓缓说道,“我答应和他交往了,自愿的。”

屋外的蝉叫个没完,要把生命中最后的时刻尽情地用尽。

惊艳且脆弱的东西放肆一会儿就够了,可怎么还得寸进尺了?就不能像蝉一样,在快把人的耐心耗尽的时候,安静地离开吗?

血液里翻滚的仇恨,几乎快要把边伯贤点着了。

“伯贤,我完蛋了,我根本无法抗拒朴灿烈。”张艺兴的声音听上去快要哭出声了。

“我在,我一直在,别怕。”边伯贤与张艺兴十指相扣,不厌其烦的,又一次安慰道。

朴灿烈难过的样子霸道地冲进张艺兴的脑海,几乎是下意识的,他不自在地抽出了手。

边伯贤什么都没说,努力压下那些暗色的情绪,扬起了张艺兴熟悉的笑容:“明天可是你期待已久的班赛。”

“嗯。”张艺兴因边伯贤温柔的善意心中一暖,“谢谢。”

“艺兴,你永远不需要对我隐瞒,懂吗?”回复张艺兴是一个结实的拥抱。

伯贤蓬松柔软的头发粘在张艺兴的脖颈,痒意使他不禁一缩脖子,却不敢再动。

张艺兴迷迷糊糊地想着,这次广告里好像没骗人,真的有心动的味道。伯贤是个很好的孩子呢,以后一定会很幸福的。

沉浸在温情时刻的张艺兴,任凭放空的思绪乱飞,却忘了拥抱是最疏离的动作。

他不会看到那个温柔的,善良的,活泼的边伯贤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




08.
放学的路上,张艺兴兜里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足足振动了半分钟才停下来。

张艺兴腿都震麻了,却也没去看内容。

昨日初遇朴灿烈的不安感再次涌上心头,像是野兽在你身后舔弄着你脆弱的脖颈般让张艺兴冷汗直冒。

“很少见这个时候有人找你啊?是阿姨叫你捎东西吗?”面对边伯贤好奇的目光,张艺兴不敢说他感觉有人跟着他们。

那道隐藏的目光如影随形般紧紧跟着他们,即使张艺兴没回过一次头,但那如芒在背的不安感,使他断定这不会是错觉。

“估计是什么广告短信吧。”张艺兴扬起了一个尴尬的笑。

他很抱歉,他又向伯贤隐瞒了。

而且张艺兴清楚,如此愚笨的掩饰,边伯贤不可能发现不了。自己恐怕是又伤了他的心。

伯贤啊,我没办法自保,但我想让你知道的少些,也能更安全些。真的希望你可以不要怪我。

两人鲜少的陷入沉默,谁也没再说话,一直走到告别处。

“那拜拜了。”张艺兴如释重负地道,看着边伯贤向他挥手道别后飞速地跑进了家门。

张艺兴第一时间哆哆嗦嗦地打开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明天我会去看你打球∩_∩

一定是朴灿烈!即使后面是可爱的颜表情,也掩饰不住前面与通知无异的话透出的冷意。

朴灿烈的无孔不入到了可怕的地步,仿佛在向张艺兴宣告:“你,跑不掉了。”

明天会发生什么?张艺兴不敢想象。

看着门被牢牢的关上,许久后,边伯贤褪去暖人的微笑,冷下脸厉声喝道:“你还不出来?!”

“老朋友,何必这么紧张?”从树后拖着步子走出来的朴灿烈,笑得一脸嘲讽。

评论(23)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