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勋兴】让你想上我

*练笔二号

_(:з)∠)_第一次发有小可爱说没看懂,稍作修改【其实是大改……】

解释一下☞☞☞☞
【张艺兴和吴世勋是现代人,张加帅和吴诗心是古代人,艺兴魂穿加帅】










头痛欲裂的张艺兴刚悠悠转醒,就听着耳边一声尖锐地喊叫:“快来人啊!皇上醒了。”

没咂摸过味儿来的张艺兴迷迷糊糊地想,这嗓子完全秒杀马桶台黄金档那宫廷剧里的公鸭嗓公公啊,真是可惜了人才。

过了一会儿他才猛然反应过来,皇上……皇上是他吗?!

他穿越了!

张艺兴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吓得小太监身子一僵,一言不合就跪地不起。

“我……朕是怎么了?”张艺兴差点一不小心漏了馅儿。

“您被吴大人用花瓶砸了一下,晕倒了……”小太监哭丧着脸,如丧考妣。

“他为何要砸朕?”绕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张艺兴也有些不快,好歹哥也是皇帝,竟让一个臣子这么放肆?!

“皇上,小的错了,小的该死,小的不敢肆意揣测您和吴大人。”小太监
吭哧吭哧地开始疯狂磕头模式,听得张艺兴以为他练了铁头功。

“罢了,你去把他给我传过来。”张艺兴不禁长叹一声,看来他和吴大人之间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难道是一个奸佞之辈已夺取了大权?可怎么连一个贴身的奴才都不敢对他恶语相加?!

小太监抬起头,血淋淋的额头简直需自带马赛克。

看得张艺兴触目惊心,心中愤怒更甚。谁在这皇宫不得谨言慎行,为了保命付出一切?!那个吴大人又有何德何能竟敢如此嚣张?!






没见到吴大人之前,张艺兴是这样想的——态度诚恳,降级,态度恶劣,杀头。

见到吴大人之后,张艺兴是这样想的——是不是弄错了?这里面一定有冤屈!

尽管这吴大人脸黑得就好像是他被砸了,但是丝毫不影响张艺兴感叹他的惊人之貌。

太像了,简直宛如和他心心念念的世勋学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张艺兴不禁脑补自己摆出尔康手,深情款款地问道:“紫shi薇xun,是你吗?”但碍于对方的冰山脸还是压抑住了这股冲动。

他的世勋学弟可不会这样对他。

“小吴啊,我知道你没错,只是不知你有何难言之隐。”张艺兴露一个亲切的微笑,下意识地想加一句,加薪也不是不可以。

对方冷笑一声,好看的眉眼也染上些许戾气:“不,我有错,错就错在我吴诗心没杀死你个狗皇帝!”

张艺兴长叹一声:“你这是何苦?”

吴诗心看他的眼神更冷了:“你又何必装作体贴的样子?你不就是想上我吗?!”

只是因为在宫中多看了你一眼,从此你就觉得我想要上你。

张艺兴仿佛被五雷轰顶,还是轰得外焦里嫩的那种,一口气没上来,嗝儿咕一声又陷入了黑暗。

“快来人呐,皇上又晕倒了!”小太监依旧喊得尽职尽责,喊出了一个太监应有的气势!






混沌之中,眉眼弯弯的少年明媚的笑涌入张艺兴的脑海。

“艺兴哥”——少年在阳光下的元气满满地打招呼。

少年在舞蹈室展示着优美的舞姿,自己看得目不转睛。

自己在日记上认真地写道,我喜欢上了我的学弟,吴世勋。

最后一幕是自己被足球砸中后,吴世勋一脸担心地跑来的场景。

……

张艺兴在甜蜜的回忆中徜徉,却因疼痛不得不再度睁开眼睛。

这次没有小太监标准的呼喊,但是好像更糟糕了。

一睁眼,一个大眼睛的少年跨坐在自己身上,死命地掐着自己的人中。

如果用这劲儿掐自己的脖子,恐怕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张艺兴心有余悸地道:“还不放手,快下去吧,咧咧。”

张艺兴还没来得及解释这是一时口误,对方却极快的做出了反应。

“皇上怎么知道我小名”少年一脸惊喜,“我爸妈希望我像太阳一样灿烂热烈……”

“所以你叫灿烈。”张艺兴无情地打断他。

“狗皇帝,竟连太医都不放过。”吴世勋气得怒骂道。

少年却摇了摇头,白灿灿的牙晃得张艺兴眼睛疼:“我叫朴太阳。”

“还不下去?太医没个太医的样子。”
吴诗心冷着脸呵斥道,醋味儿浓重得很。

原来阳光帅气的乖巧学弟换成了现在自恋暴躁的冷面少年。

张艺兴累觉不爱,暗自吐槽——亲,可以退货不?我想要原装学弟款啊!

灿烈一走,吴诗心投来的阴冷目光使张艺兴打了个冷战。

“小吴啊,我这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想先听那个?”张艺兴思虑一番,还是觉得早些告诉他实情好。

“张加帅,有话直说。”吴诗心一甩衣袖,不留一点情面。

“小吴啊,你看你这个名字气得就不太好。失(诗)心,这代表了什么?你会失去心爱的人。”张艺兴一拍大腿,说得有板有眼,大有用气势先哄住吴诗心的架势,“所以,你的张加帅没了……”

吴诗心扯扯嘴角,一把拔出剑来——你TM在逗我?






张艺兴说得口干舌燥,都快江郎才尽了。

他力保叙述完不会被吴诗心认定是疯了,煞费苦心地向他讲解了关于穿越这件复杂的大事。

吴诗心一脸凝重地问:“所以说,现在你占着加帅的身体,用的是自己的灵魂?”

“bingo!”张艺兴满意地点点头,表示吴诗心孺子可教也。

吴诗心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你疯了吧?”

张艺兴面如死灰,躺床不起,倒是没再晕。

可惜,不一会儿小太监又喊了起来:“不好啦,快来人啊,吴大人跳池了!”

张艺兴猛然想起某耽美热网《亲亲我的霸道皇君》《风流皇上俏臣子》等热门小说中熟悉的剧情,撒腿就跑,比上了跑男还快。

完了完了,定是在那御花园里投池的,那里面一定有什么千年的王八或者万年的龟,皇太后喜欢得不得了……

或者,就是有自己的身世之谜!

张艺兴没跑两步就看着池中吴诗心了,心中大惊,暗道你们这不按套路出牌啊!

于是他不管三三得九,九浅一深,呸,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下了水。

张艺兴以鲤鱼跃龙门之势漂亮地扎了个猛子,池子太浅,姿势太赞。

于是他的头与坚硬的池底来了个深吻,张艺兴呛了一口水后,两眼闪过一道白光,又晕了。

水里的吴诗心看呆了,惊讶道,跟着皇上涨姿势了。

张艺兴这次的苏醒没受皮肉之苦,却因王八之气,不,王霸之气太重睁开了眼。

映入眼帘的是越来越近的薄唇,张艺兴一看贞洁不保,厉喝一声:“看,灰机!”

吴诗心冷冷地瞟他一眼,少装,这难道不是你渴望已久的吻?

小吴,你是不是周杰伦的七里香听多了?我此刻并不想亲吻你倔强的嘴!

张艺兴心里好委屈的,21世纪最需要什么?真情!他总不能因为吴诗心长得像吴世勋就遵从下半身吧?

朕的大臣总觉得我想上他,这TM就尴尬了。

“你为什么要投池?”张艺兴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现代人应该担负起暖场的责任。

“听说万年的龟血可医疯癫。”吴诗心看起来依旧不悦。

张艺兴正准备声泪俱下地趴池边为可怜的龟兄默哀,就看到龟兄悠闲地在池中游来游去,并用两个黑点似的眼睛望向他——妈的智障。

张艺兴有点忧伤,比花泽累还忧郁地道:“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

“你听我说,我真没疯!你认识的张加帅真的不在了。”

“你现在不应该开心吗?你也不用担心菊花残满腚伤了。”

“你怎么不敢承认他不在的事实呢?”

“你明明喜欢他为什么当时不承认呢?当时为什么不能勇敢点?”

张艺兴不知不觉想起自己和小学弟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尴尬关系, 越说越激动。

从吴诗心离开前最后的眼神中,张艺兴读出了一句熟悉的话——少装,你不就是想上我吗?!

吴诗心可能自己还不明白,其实张加帅早已住进了他的心里。

他明知张艺兴的解释可以合理说明这一切,却偏偏连相信的勇气都失去了——那个天天黏在自己的人,怎么可能没了?

看着吴诗心失魂落魄地离开,张艺兴的眼睛也有些酸涩。

他好后悔,为什么当时自己不能勇敢一点呢?

吴世勋,我现在好想你。

吴世勋,我喜欢你。

“来人,起驾,送朕回宫。”张艺兴一声令下,下人们立即赶来。明明成了一呼百应的大人物,却如此落寞不堪——大概是因为吴世勋你不在我身边吧。

后来,张艺兴表示,皇上也不好做啊,坐次轿子跟玩次车震似的,感觉身体被掏空。






晚上,躺在床上的张艺兴百无聊赖,无聊地冒泡。

一个吴世勋,两个吴世勋,三个吴世勋,四个吴世勋……

数到1007个吴世勋时,小太监“吱呀”地推开门,神神秘秘地问:“皇上要去老地方吗?”

张艺兴一看这三更半夜的,瞬间秒懂,没想到小太监还是个老司机!他立刻鸡啄米似的点头。

小太监带着张艺兴七拐八绕,若不是他头上白纱缠得跟木乃伊有一拼,张艺兴真的要怀疑他想谋害本王!

“真的要这么隐蔽啊?”张艺兴暗叹,没想到古代扫黄打非也这么严啊,原来大家日子都不好过。

跟着小太监走过一条长长的暗道,进入密室后,小太监又点了张火折子。

满屋子竟都画的是吴诗心!张艺兴看得鼻子一酸,越发地想吴世勋了。

小太监特懂眼力劲儿地道:“吴大人有朝一日定会明白皇上的深情的。”

一句话点醒了张艺兴,不行,他得帮帮加帅兄,沉声道:“把吴大人给我叫过来。”

小太监一看,傻痴汉三晕后成精,仿佛嫁了家里多年的傻媳妇激动不已,跑得堪比博尔特。

吴诗心来时还是一副冷美人的样子,看清密室上的画后,不免有些动容。

“你说说,这等深情,世上还有几人……”

张艺兴正在一旁为张加帅抱得美人归而吹风点火,突然就被吴诗心推到了墙上。

“事已至此,你为何还要骗我?”吴诗心宛如霸道总裁般质问道。

张艺兴目瞪口呆,为加帅兄默哀三秒——你上人家,不太可能,人家上你,毋庸置疑。你看看,让你想上人家!

“你不说?”吴诗心捏起张艺兴的下巴,“那我倒要看看能不能撬开你的嘴。”

唉呀妈呀,加帅兄,你家大臣开黄腔了!还想强吻我!

张艺兴发现在劫难逃,视死如归地闭眼,狠狠一咬舌尖。






张艺兴是被仿佛撕裂般的疼痛弄醒的。

不会是被用强了吧?!

张艺兴慌张地睁开眼,看到的却是吴世勋精瘦的身体,他的学弟如一只小豹子般,恰到好处的肌肉下仿佛隐隐能看到力量的涌动。

薄汗覆在学弟近乎完美的身子上,为帅气的吴世勋增加了性感的味道。

“醒了?”软糯的奶音变得有些沙哑,吴世勋挑眉的样子太好看,张艺兴缓不过神。

心跳不由地加速了,今天的世勋让张艺兴完全没有抵抗力。

吴世勋邪气地勾起唇,将张艺兴白皙的小腿扛在肩上,又是一个挺身:“那就继续吧?谁让我喜欢了这么多年的艺兴哥竟然想上我。”

“让你想上我!”每一次的顶弄,力度都大得仿佛要刺穿张艺兴。

张加帅!我拿你当兄弟帮,你却让我学弟上了我!

即将攀上欲望顶峰的张艺兴绝望地想,今天,我还是没有守护住宝贵的贞洁……

评论(13)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