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all兴】普通高中生的无聊日常(4)

我天,太久不更我都忘了咋发……


【寝室故事多】
哪个学生不得挨过几轮军训?这帮混小子也不例外。

一开始小伙子们硬气得狠,一个个都大老爷们不是,谁娘们唧唧喷花露水啊!

一天下来,边伯贤先撑不住了,躺在床上哀嚎:“起初我还安慰自己就当给灾区人民献血了,现在我感觉自己快贫血了!”

朴灿烈冷笑一声,道:“你这算什么,我们钟仁坐那儿都睡着了,蚊子往他脸上一落,人反手就是一巴掌,都把自己打醒了。”

吴世勋渴的不知道抓起谁的水杯,反正一看到有水就是一顿猛灌,解了渴才补充道:“那会教官站我身边,看见后,一直追问我是不是今天强度大了。”

金钟仁后知后觉地咂摸过来:“怪不得他后来一直用黏了吧唧的眼神看我。”

“估计是爱上你了。”边伯贤不嫌乱地调笑。

“得了吧,教官最爱的肯定是张艺兴。”鹿晗抱不平了,“好家伙,咱一半时间都在看他调戏艺兴了。”

作为当事人的张艺兴正烦于蚊子包,借着这个众人瞩目的时机赶紧问道:“谁有花露水救个急!”

鹿晗借着有利地势第一时间送上:“涂哥这个肯定有用。”

“真能起效啊?这儿的蚊子可都是变异种。”张艺兴还是不太放心。

“涂了这个,蚊子见着你跟见着翔一样。”鹿晗形象的比喻,让全寝室的人笑翻了。

张艺兴气不打一处来,接道:“好嘛,变成你了,这下可放心了。”

鹿晗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寝室里其他人笑得肚疼到抽搐。

张艺兴心情大好,又想起自己临走前杯里还留了点水,得意地叫下铺的人给他递下。

边伯贤瞟了一眼:“没一个有水的杯。”

“他大爷的!谁?给我出来。”张艺兴悲愤欲绝。

吴世勋乖巧地探出头,一脸歉意:“哥,我不是故意的。”

一看是他们的老幺,张艺兴没话了,在嘴里嘀咕:“你小子真不厚道。”

没等吴世勋主动请缨去打水来将功补过,鹿晗一个泰山压顶扑向张艺兴。

“你小子能耐了,哥哥我给你用上驱蚊液你还来讽刺我?”语罢,毫不留情地施以吹脖子大法。

张艺兴的致命弱点被抓住,只得连连求饶。

下铺的边伯贤惊恐地抱着手机,看着上铺岌岌可危的木板,吓得喊道:“二位爷可不敢这么激烈啊,这木板一塌,一板三命啊!”

都暻秀一本正经地道:“不要乱改乱用成语。”

“这不是重点!”边伯贤为了能平安回家还是撤离了自己的床铺。

“小兔崽子们欠操练是不是!”门外骤然响起教官的声音。

小伙子们立刻各就各位启动装死模式,男寝终于归于平静。




第二天张艺兴发现自己还是被咬了,他特别纳闷:“我又没脱内裤,它咋能咬着我屁股?”

鹿晗半梦半醒地回答:“你觉得蚊子能扎不透你那层布?”

张艺兴表示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这时他的目光瞟到了那瓶神奇的驱蚊液。

“鹿晗,你丫就一奸商。”愤怒的张艺兴也扑到鹿晗床上去摇他,“说好的肯定有效呢!”

鹿晗下铺的都暻秀面不改色心不跳:“再不回去就锁喉!”

张艺兴秒怂,悻悻地爬回去。

边伯贤一脸崇拜的看向都暻秀。




【小厨难当】
张艺兴心情特别好,因为今天轮到他去当小厨。

当小厨可是个美差,至少可以浪费半个小时的训练时间,还能掌握分饭的生死大权。

所以,他对教官的忍耐仿佛也成了无限的。

“都给我精神点啊!”教官一声厉喝,吓得大家魂飞魄散,面上都带些不悦,唯有张艺兴连表情都格外认真。

大多数教官都有点偏爱白的发亮而且看起来老实的孩子,这让昨天就对张艺兴十分关注的教官更加好奇。

去掰他的肩膀,张艺兴一脸正气,毫不委屈。

用草去刺他的脸蛋,张艺兴异常严肃,从未笑场。

连拍了下他屁股,张艺兴都是嘴快要绷成一条直线似的样子。

这时,有人跑来通知:“叫各班小厨!”而张艺兴的表情也终于不一样了,看着两眼放光的小孩,教官瞬间就明白了张艺兴今天异常的原因。

张艺兴笑得漾出两个酒窝,美滋滋地就想跑。

“站住,谁让你走了!”教官怎么可能放过逗他的机会,“你留下,自己选一个替你。”

张艺兴变脸似的嘴一瘪,好不委屈,难过得好像不能呼吸。

吴世勋向教官投去的愤怒目光正好和张艺兴扫视同学的目光撞上了,张艺兴被对方眼里的炽热吓着了:“吴世勋吧。”

吴世勋作为黑马赢得这项殊荣,他自己都觉得意外。

边伯贤很难过,我难道不是艺兴哥最喜欢的弟弟吗?

鹿晗很不爽,妈的这教官是不是gay啊,没完没了地逗蛋蛋。

朴灿烈很担忧,他不确定吴世勋听没听到那句给我多乘点。

金钟仁很开心,马上就能吃饭了吃完就睡了。

都暻秀很焦虑,他不确定自己一会看到那个笨拙的炒菜大叔后,可以抑制住自己亲自上手的冲动。

张艺兴想要仰天长啸:“为什么让我当次小厨那么难!”




广告time:屈臣氏驱蚊液,蚊子见你如见……,你值得拥有!

评论(10)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