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all兴】爱情呼叫转移

文/贱兔子

☞☞☞本文由你给我毛爷爷,我给你爱情的中国移动赞助发出。





26岁的张艺兴在所有人的眼里都几乎可以称得上完美了——年纪轻轻,事业有成,身后的钦慕者更是一抓一大把。

有时他本人都会陷入错觉——他是多么的光鲜。

可错觉终究是错觉,如同像今天这样的晚上就会将他打回原形。

“老板,辣椒多少钱?”大概是由于待久了的面具摘不下来,张艺兴过度亲切的微笑依旧挂在脸上,使老板受宠若惊。

“我孩子还急着让我给他查作业呢,这样五块钱全拿走行吗?”老板往里屋瞅了一眼,连眼角的皱纹都泛着笑意。

“嗯。”张艺兴一边掏钱一边努力克制着强烈的呕吐感——应酬又喝多了,也不知道有没有胃药,否则又是一个难熬的晚上。

夜晚的风带了些冷意,或许是因无人陪伴,一向不怕冷的张艺兴也裹紧了衣服。

“没有人在意我,我在一个人的角落……”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手却不愿离开温暖的手套。

是谁这么晚了来电话?

好奇心催使张艺兴接了这个电话,对面是个甜美的女声:“先生您好,我的丈夫丧失了生育能力,所以想要重金求……”

张艺兴愤怒地挂掉电话,下一秒就接到了欠费短信。

好样的!气急败坏的张艺兴一口气充了三百的话费,心里泛起些悲哀——诈骗电话也好啊,至少还有人主动找他。

事实上,他年纪轻轻漂泊在外,久久不能回家,身边也没个贴心的恋人。

每一个四下无人的夜晚,如髓的寂寞便会来找他。

一个人真的太寂寞了……






恭喜您成为七星级用户,为了感谢您对中国移动的大力支持,我们为您免费提供爱情呼叫转移的服务【链接】

手机又跳出了以上的短信。张艺兴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这不是幻觉之后,抱着“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心情点开了链接。

未等张艺兴嘲讽自己可笑的幻想与执着,进入的界面严肃得让他开始考虑是否应该找个地方洗洗手再点击屏幕。

—欢迎来到爱情呼叫转移服务—

(1)9个数字按键即为9个不同类型的恋人,一次只能点击一个按键。

(2)在按下第二个按键时,上一个按键的人物关于你的记忆将被清空。

(3)选择结束服务后,将终生禁止再使用本服务。

□接受本项服务        □拒绝本项服务

张艺兴毫不犹豫地选择接受服务后,出现了手机键盘的界面。

一切都真实地有些可怕,张艺兴紧张地咽下一口唾沫,颤抖地摁下七号键。       

您的七号恋人将在30秒后到达现场——又是一条短信。

张艺兴一会儿看看手机,一会儿看看四周,紧张之余还觉得哪里有些莫名的熟悉。

不一会儿远处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看起来大概有一米八多了。

张艺兴心里泛起嘀咕,这怎么攻得下?我虽然没谈过恋爱,可我是个纯1……

就在张艺兴胡思乱想之际,对方已经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其实忽视掉脸上弄得吓人的妆容,算得上是个好看的人。微眯的大眼睛带了几分慵懒,尖尖的耳朵像是下凡的精灵。


“您,您好。”张艺兴一边撮着手一边小心翼翼地打招呼,却不想对方直接扑了上来。

吓得张艺兴连忙接住对方,可稳定住一个一米八几的人实在不易。他刚想商量商量,却看到对方难看的脸色和紧皱的眉头。

伴随着不详的预感,朴灿烈张开嘴就是“哇”地一声,场面之壮烈使其荣登张艺兴26年以来最不想回忆起来的事的首列。

当然张艺兴也在情理之中的吐了。

幸好夜晚街上无人,张艺兴强忍着杀人和按下下一个按键的冲动拖着朴灿烈往家走。






醉宿的产物必定是头疼,然而这次却不同于以往,还附赠了昨晚不堪的记忆。

所以张艺兴醒来的第一个想法是再睡一觉,最好睡到再也醒不来或者是他能忘记这件事的时候。

可惜没等张艺兴闭眼,噩梦先来了。

“早上好,恩人!”卸了妆的朴灿烈喜气洋洋地探个脑袋,“我做好早点了,一起吃吗?”

“嗯……嗯?!”张艺兴惊得从床上弹起来,上次有人给他做早点的记忆还是他高三那会的。

“至于这么惊讶吗?”朴灿烈撇撇嘴,“我不是那种无情的人,既然你把我带回家过了一晚,这四舍五入就是……唉呀,反正以后我会对你负责的。”

看着朴灿烈渐渐烧起来的脸颊,张艺兴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你四舍五入出什么……”

“啊,别管这个了,赶紧去洗漱!”朴灿烈呼噜一把后脑勺翘起的发,红着脸走了。

所以直到张艺兴吞下那口清甜的白粥,他才体会到点真实感。

又咬了一口煎蛋,张艺兴才实话实说道:“冲你昨天的表现,我差点就退货换人了。”

“什么退货换人?”一直等待着张艺兴评论的朴灿烈等来这么一句不明所以的话,他被弄得一头雾水。

发现朴灿烈不知道后,张艺兴连忙自圆其说:“我说,我说你昨天怎么画那么浓的妆?而且还……”

他没敢往下说,怕影响现在的好食欲。

“昨天是我们乐队回归的演出,高兴嘛,所以喝得多了点……不经常这样的。”朴灿烈极力挽救昨天的形象,“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下个月陪我一起?”

“哦……”

张艺兴从小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至于乐队,他并非没有渴望过。只是那颗小小的萌芽早就被现实扼杀于摇篮。

想到这,他有点慌张地偷瞟了一眼朴灿烈。

在他不远处的这个男孩,他的目光熠熠生辉,他的生活流光溢彩。

他不惧父母的训斥,老师的指责,旁人的嘲讽,现实的残忍……他不怕这个兵荒马乱的世界,他敢以梦为马,去和这一切对抗。

而自己的生活乏味地如同一杯白开水,无趣至极。

张艺兴越想越觉得自己卑微,头也慢慢地垂了下去。

朴灿烈自然看出了张艺兴的不悦,以为张艺兴还在怀疑自己的真心。

于是他如同一个小学生般一五一十地慢慢叙述道:“如果你觉得进展太快的话,我们可以慢慢来。我叫朴灿烈,今年大一,现在于S大音乐系上学。”

“我并非你想象中只是想要玩玩的人。昨天的我做出了很过分的事,没想到你还把我带回家……”

“我头一次度过这么让人感觉温暖的酒后之夜……所以,我想,大概,我是对你一见钟情了。”

朴灿烈也把头垂了下去,泛红的耳根却暴露了他的害羞。

瞠目结舌的张艺兴做了个深呼吸——好吧,他承认他再也没办法把这仅仅当作一项服务了。

头一次“被表白”,对方还是那么优秀的人。

没出息的张艺兴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加速的心跳,他无法否认自己也对眼前的这个人一见钟情了。

“那就……试试?”

朴灿烈欣喜地抬起头来,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张艺兴却不敢于他直视,更不敢告诉他如果不是那项服务自己可能不会做出那些暖人的事情。

朴灿烈大着胆子主动去拉张艺兴的手,在两人指尖相触的那一刻,张艺兴感觉仿佛有细小的电流从全身流淌而过。

这就是爱情吗?

张艺兴来不及深思,他现在只想和朴灿烈狠狠地爱一场。





“好的,这些问题我会马上处理,最晚下周前给您结果。”助理小卡看了一眼正在傻笑着的张艺兴道。

“……嗯嗯,我没问题了。”平日张艺兴绕地球一圈的反射弧大概今年绕了两圈才说道。

“总监……您……您这是谈恋爱了吧?”小卡绞着手指略带紧张地问道。

张艺兴心脏骤然一紧,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朴灿烈所做的一切。

他答非所问地道:“我现在可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是嘛?恭喜总监。”平时机灵的小卡也呆滞片刻后,才迟缓地道出祝福。

那语气酸得很。

“说什么呢?跟个老头子似的。”张艺兴眉头微蹙,“年轻人该朝气蓬勃点。”

最好是像朴灿烈那样的,如同一个太阳般热烈才好……

张艺兴警觉自己不由自主地又想起朴灿烈,脸上越发躁得厉害。





“没有人在意我,我在一个人的角落……”同样的铃声,不一样的心境。

张艺兴愉快地接起电话。

“小张是吗?我这儿有个朋友的孩子,想实习一下,资料我一会儿发过去。我看……不如就让他从助理先做起,你看如何?”

“助理是吗?我这边没问题。”张艺兴一边应和,一边心里嘀咕——什么就助理?说得倒是轻巧。

“嗯,那就麻烦你多费心照顾一下了。”

“不费事的。”

挂了电话的张艺兴心情顿时沉重起来,同时庆幸于小卡的提早离开,否则那孩子都得多想。

在看到新助理资料的第一秒,张艺兴的体内涌起了一股奇妙的感觉。

他仿佛回到了念高中那天,无意看到那本时尚杂志上性感的男模一般——满屏的荷尔蒙让他有些腿软。

呵,不过是走个形式,至于把个人写真都发过来吗?

张艺兴最后瞟了一眼屏幕上的人,然后退出,关机。

张艺兴可不指望他的这位关系户助理一如他的照片般令人惊艳。




评论(22)

热度(210)

  1. KrisのUnicorn贱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