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all兴】爱情呼叫转移(3)

北风那个吹,雪花还没飘,张艺兴小同学心里那个慌。

朴灿烈宛若教科书级的生气是张艺兴前所未见的——一张俊脸气得通红,呼吸粗重地像个破旧的老风箱,仿佛下一秒就会像漫画似的喷出火。

张艺兴清楚自己从不会安慰别人,之前鹿晗生气的时候,他也只是会默默地陪伴而已。

但是这一次,想要安慰朴灿烈的心情像是那颗在初春想要冒芽的种子般,急着要去冲破那层厚重地,名为沉默的土壤。

“灿烈,别生气了。”

笨拙的话说出来连张艺兴自己都觉得羞愧,仿佛一个蹩脚的音乐菜鸟想要挑战高难度的乐曲,却只得闹个笑话。

“我觉得自己太糟糕了。”朴灿烈停了下来,盯着自己的脚尖,“我讨厌那个自大的家伙,却连他也不如,我甚至都没有发现你将要受伤了,想想就很生自己的气。”

“可是,你在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吐了我一身。”

朴灿烈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望着张艺兴,仿佛在说,真的要这样伤害我吗?

“还有,你在我公司里还假装和我不熟,害得我伤心。”

朴灿烈缩了缩脖子,突然有点想念自己之前给张艺兴的那条围巾,那至少还能稍微挡一挡羞愧的自己。

“不过这都没关系。”张艺兴仿佛看透朴灿烈般,贴心地为他围上围巾,“我要找的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我想要找一个一起和我犯错的人。”

朴灿烈如愿以偿地把脸害羞地缩在围巾里,只露出大眼睛一眨一眨地,仿佛怎么也看不够眼前这个人,怎么也不敢相信他的话。

“所以你该回去了!”张艺兴突然想起了大学生还有门禁这件事,连忙推他,“到时候你别被关在外面。
    

“一边说好话哄我,一边又赶我走,你是不是觉得我傻?”朴灿烈点点张艺兴的额头,露出一个得意的表情。

“那你不回去了?”这次轮到张艺兴瞪大了眼睛。

一瞬间,张艺兴仿佛感觉到自己被高中政委附体般快要发作,而朴灿烈自然是那个即将面对疾风骤雨的人。

“好吧,你叫我一声我就走。”朴灿烈敏锐地发现了情况不对,却又不愿轻易放过张艺兴。

“灿烈?”张艺兴一头雾水。

“嗯哼,不是。你仔细想想,你今天听到过的。”朴灿烈眼里闪烁着狡黠的光,活像只偷腥成功的猫。嘴角却不由自主地扬起,使他看起来既危险又迷人。

张艺兴看得昏了头,随便乱说一气:“灿灿?烈烈?灿烈欧巴?”

“欧巴?”朴灿烈一脸懵逼,但在目光扫到张艺兴满脸期待地无辜模样时,心跳猝不及防地漏跳了几拍。

与此同时,张艺兴也仿佛泛起坏水似的,突然想起来了那个称号。

“阿烈。”

刚经历悸动的朴灿烈哪里受得了这样一记重击,顿时觉得头昏眼晕,好似突然被丘比特射中后引发了副作用。

他一时想要逃,他怕张艺兴发现这样幼稚且丢人的自己,仅仅因为一个称呼就已经丢盔卸甲的自己。

一时却又恍若沾染上毒品似的,恨不得再多听两声。

“算你过关,我走了。”朴灿烈慌张地在张艺兴头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似的吻,几乎称得上是落荒而逃。

直到张艺兴目送着朴灿烈的身影远去,他的反射弧才缓缓到位。

“阿烈。”两个字从唇齿间吐出的那一刻,仿佛就染上了神秘地责任感。

无与伦比的亲密感一下让张艺兴无所适从却又满心欢喜。

“阿烈阿烈阿烈阿烈阿烈……”张艺兴抑制不住地在心里叫个不停,他在熟悉这个称呼,同时也在熟悉朴灿烈男朋友这个身份。

于是就连无趣的回家之路也变得与众不同——这次寂寞可没再来搅扰张艺兴。





你永远无法猜测到下一秒上帝给你的是阿拉丁神灯还是怪力乱神,就像张艺兴不会猜到上帝会大方地让惊喜接踵而至。

张艺兴气喘吁吁地走过楼梯拐角,却在一抬头时彻底愣住了。

怪不得今夜的月光格外温柔,可能连它都不愿打扰这个带着一身疲惫的年轻人。

鹿晗将头埋在双臂,也不知道他坐在这里等了多久,仿佛他也与这黑暗阴冷的楼道融为一体。

张艺兴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人重重地捶了一拳似的,他不知道是为自己疼,还是为鹿晗疼。

记得那段漫长的青春岁月,别说是鹿晗如此漫长的等待,只是一句“快点!”都会化作自己的无尽的力量。

可惜时间已经太过久远了,久到张艺兴都忘了放弃一个人时有多疼。

他怎么忍心将自己最好的朋友掰弯?是自己一个人不小心偷食了禁果,于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受罚。

可是梦想这种东西,即使再微不足道,也绝不会轻易地抹去。

它静静地被封锁在内心深处,只等着未来的某一刻开启它尘封已久的枷锁。

如今,它终于等来了这把迟得令人发笑的钥匙。

并不像狗血的电视剧或是追逐恶俗的网络小说,张艺兴也没有突然复苏那颗当年青涩的爱情种子。

他只是平静地感受几分钟圆梦滋味,仿佛品尝一道过期的精致甜点。

随后,他深吸一口气,轻轻地道:“醒醒,鹿晗。”

既然无法大声地说爱你,就轻柔地和过去的自己说再见。

我叫醒你,也叫醒我自己。——
时光已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

不知是否是因为太过疲惫,平日活力十足的鹿晗连发飙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睡眼惺忪地道:“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张艺兴顺手薅一把鹿晗的头发,正式回归友人角色,“哪根筋抽住了非要来找我?也不知道自己先歇歇。等了多久。”

“不知道。”鹿晗像个软体动物似的靠在张艺兴的背上,仿佛连短短的开门时间都熬不过去,“我怕你被人下了药,到时候我都没办法跟你妈说。嗯……你喝酒了?!”

“去你的……”张艺兴正准备破口大骂鹿晗能不能想点好,却忽然被抓住了把柄,硬生生吞下了后半句。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如何走回来的,莫不成这就是爱情的力量?他不禁为这个恶俗的想法打了个哆嗦。

鹿晗也被惊得直起身子,警惕地盯着张艺兴,做好张艺兴一发酒疯就将他制服的准备。

张艺兴被看得有些发毛,举起拳头想要示意鹿晗收敛点。却不料对方熟练地握住他的手腕,反拧在身后。

“你想要干什么?”张艺兴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努力压制着即将快要喷涌的怒火。

“我倒想问,你想要干什么……”鹿晗的声音满是疲惫与无奈,“先是突然宣布谈恋爱了,第二天又喝得烂醉大半夜地才回来,如果出事了你要我怎么办……”

张艺兴宁愿鹿晗歇斯底里地与自己大吵一架,也不想看到他对自己如此失望的样子。

眼睛没来由地发涩,他几乎是不由自主地回忆起刚到这个城市,仿佛一切都披着冰凉和恶意的外皮,自己无助地打电话对妈妈说:“妈,我真的尽力了。”

他深知失望和无助的感觉有多糟糕,可如今他却也让鹿晗去品尝这份苦涩了。

“我疼。”胳膊很疼,心也很疼。

“对不起,我刚才以为你要发酒疯。”鹿晗几乎是第一时间放开了他,随即小心地问道,“我刚才是不是太用劲了?”

张艺兴摇摇头,连骂他的力气都没有了,把最后的力气用来支撑自己走进家门和催鹿晗先去洗澡。

手机屏幕不知亮了几次,全是朴灿烈的短信和来电。

张艺兴在回复栏打下一行行字又一个个删掉,如此反复了几次,他索性开始盯着屏幕发呆。

等鹿晗从卫生间出来时,张艺兴依旧保持着发呆的样子。

“喂,蛋蛋,先去洗澡。”鹿晗去拍张艺兴,他发梢的水珠调皮地落在张艺兴肩膀。

“你没带钥匙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张艺兴忽然发问道。

“……我怕打扰了你。”半晌,鹿晗艰难地回答道。

很好,我张艺兴在你心里就是一个重色轻友的王八蛋是吧?

张艺兴冷笑一声,扭身就走,只觉得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在向头上冲。

“蛋蛋,不是你想的那样!”鹿晗在他身后无力地解释道。

“早点休息,明天再说。”今天的张艺兴真的没办法再说一句话,塞满全身负能量让他怀疑自己可能在下一秒就要爆炸。

茶几上的手机再次亮起。

阿烈。

两个字宛如剑似的刺痛鹿晗的双眼,忽如其来的厌恶如倾巢出动的蚂蚁般噬咬着他的心脏。

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会对一个不曾相识的人产生如此的恶意。

可是,这份感觉却清楚而强烈到鹿晗无法否认。

评论(1)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