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all兴】大哥难当

文/贱兔子

*抽风产物,后续随缘

“喂,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三秒没音,老子就挂。”张艺兴愤怒地接起扰他清梦的电话,扯着嗓子吼道。

上帝曾规定,周六的早上乃是工作一族休养生息的时机。无论牛鬼蛇神一律禁止打扰他们的睡眠。

所以,张艺兴也没看来电人是谁就拽得二五八万。

毕竟,打扰了他休息,谁说话都不好使!

“张艺兴?!你怎么说话呢!”张妈的中气十足,气势如虹。

张艺兴打了个冷战,听出是自家老妈的声音,彻底清醒了。

得,这次真·谁说话都不好使了。无奈张艺兴只好出一下策,捏起鼻子道:“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并非本人接通,请稍后再发拨……”

“行了,别闹了。我这次是有正事。”

卧槽,莫非又让我回去相亲?

上次回去参加了个相亲会。那女的还不如男的长得好看呢,吓得张艺兴都不敢抬起头走路。

他还能有啥要求啊?就个五官端正而已唉……

张艺兴越想越伤心,一边在心中默念对不起,一边把手指悬在了红键上。

“你弟要过去找你了!”

张艺兴听到这一喜讯后,高兴地把手按了下去。

结束通话0:45

“啊啊啊啊啊啊啊!”张艺兴惨叫着拨回去,心里却已经浮想联翩。

是钟仁吗?现在有没有变白?

是灿烈吗?现在不爱哭鼻子了吧?

是伯贤吗?现在还爱撒娇吗?

是世勋吗?现在他还翻不翻白眼了?

“妈,对不起,我实在太激动了,所以不小心……您快告诉我谁要来?几点的车?我用不用准备什么?”张艺兴如同珠连炮似的发问,把张妈的责备硬生生地堵了回去。

“是世勋,他今天中午的车。”

张艺兴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急得就像快要误了高考:“那时间快来不及了!您赶紧把他手机发过来,我这就走了!”

挂掉电话的后一秒张艺兴就后悔了,他还有很多的问题没来得及问。

罢了,以后有的时间问。

从此以后,他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族,而是一个哥哥!

作为弟控,这无疑是一份最高的荣誉。

张艺兴哼着小曲开着车,却不想被结结实实地堵在了距离火车站的前两条前街。

“前面的能不能走走!”

“你过来,把你能的!你给我走一个!”

不仅是张艺兴,堵在这里的每一个司机都像个一点就炸的火药桶。

张艺兴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急切,生怕自己的火气引爆了这条堪比火药库的大街。

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张艺兴意识到自己的确不能在火车站接到吴世勋后,决定给吴世勋打电话。

“喂,世勋?你到了吗?”

“嗯,是我。到了。”

还是那熟悉的软糯奶音!想必也还是那个可爱的弟弟!

“我,我堵在火车站前两条街上了……恐怕……”张艺兴心里仿佛有个小锤子一下一下砸着他的心,早知道走路过去就好了!

“没关系,我去找你。”

弟弟的乖巧愈发衬托出自己的不称职,张艺兴自责且担忧地问道:“能找到吗?你别走丢了,要不然……”

要不然哥不要这车了,还是你重要!

当然这句心里的话张艺兴没有勇气说出口,这车已经不是什么血与汗的结晶,而是他生命的浓缩!

额,准确的说,这是张艺兴消耗着生命的长度熬夜赶工换来的。

所以张艺兴不得不在现实面前低头。

“没事,别着急。把地址发过来,我去找你,乖乖等着别动。”

“嗯,我不动,你也别着急。”

张艺兴后知后觉地发现这小兔崽子完全用的是他准备好的台词啊!

尽管弟控的意志支撑着张艺兴的软件保持坚挺,但是他的硬件却还是个死宅。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不是,是疲劳驾驶会使……”未等张艺兴念叨完,他的上下眼皮已经难舍难分了。





“张艺兴!醒醒!你听到没?张艺兴!”

混沌中仿佛有人在敲车窗玻璃,还在不断叫着他的名字……

这是?……小奶包!

张艺兴激动地睁开眼睛,在看清楚敲玻璃的人后,又揉了揉眼睛,放下车窗谨慎地问:“你是?”

“你觉得呢?”

张艺兴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位挺拔的犹如一棵小白杨似的男生——一米八多的身高足以让他仰望,流畅的肌肉线条显然和张艺兴不在一个层次。

这好像与他想象中软软糯糯叫哥哥的小奶包大相径庭,却也还是他的弟弟。

“你是直接找到的吗?”张艺兴瞟了一眼已经径自坐副驾驶的弟弟问道。

“我给你打电话了,你没接。”

吴世勋捏起张艺兴的下巴,仔细地端详着对方脸上因睡觉的红印。

张艺兴也借机观察这个久别的弟弟。对别人而言如同杀猪刀的岁月,在吴世勋身上仿佛一把刻刀,把他雕琢出最精细的模样。


孩子大了,已经能帅他哥一脸……

“嘶,疼!吴世勋你干嘛!”吴世勋的手忽然缩紧,张艺兴的思绪不由地被打断了。

“这么大人了还能做出在车里睡着的事?你知不知道这多危险?”吴世勋的手摩挲着张艺兴额头的印子质问道。

太近了……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吴世勋的呼吸轻轻地喷在自己的脸上。

张艺兴可耻地发现自己无法保持注意力集中,他的心忽然就像小时候隔壁犯了癫痫的李大爷。

“让你睡!”吴世勋恶意地把手按下去弄得张艺兴的头又疼又麻。

“错了,我错了,我不敢了!”张艺兴一边投降一边感慨,同理,即使是硬件大换代的吴世勋,他的软件依旧还是那个爱恶作剧的小孩。

“走,哥中午请你吃顿好的。”张艺兴隐约觉得之前的发展已经远远不同于他的计划,作为哥哥他可得争回主权。

“还没通车呢。”吴世勋冷冷地看他一眼。

“哦。”张艺兴委屈地想,不管,反正我才是哥哥!





“喝,世勋!不够再要啊,哥有的是钱,亏不了你。”张艺兴醉得一摇三晃,带得扶他的吴世勋也走不直。

“哥,咱们已经出来了。”

吴世勋鬼使神差地没有拦下不停灌酒的张艺兴,他渴望一次与众不同。如果不能把握这次几乎,等人来齐了,还不知道会便宜谁……

所以,这一次他放纵自己的私心。

“喝,世勋!不够再要啊,哥有的是钱,亏不了你。”张艺兴仿佛一个破旧的复读机。

“哥,咱们已经出来了!还有,这是你第三遍这么说了!”

吴世勋现在真的后悔了,天知道他该把张艺兴往哪儿带?!

喝醉酒的张艺兴眼含水光,异常黏人。他感觉自己好像滑下去一些,便更用力地勾住吴世勋的脖子撑起自己的身子。

眼冒绿光的吴世勋一眼就瞟到张艺兴开到胸口的扣子,他立刻不悦地给张艺兴系上,指责道:“你看看你,露个白花花的胸脯,像样吗?”

“没你屁股白……”张艺兴一边小声嘟囔一边因燥热又去解扣子。

“说啥呢?”吴世勋无情地拍到张艺兴的手背伤,脸色不太好看。

“我说!不如你屁股白!不是哥变态!我那二年给你们换尿不湿时候看见的!”

殊不知这一下激怒了张艺兴,张艺兴忽然大声说道。

周围人不顾吴世勋铁青的脸,都好奇地看向这位屁股白小哥。

吴世勋想要强忍住在大街上打张艺兴屁股的冲动。

好吧,最后他还是没忍住。

吴世勋表示手感比想象中还要好。

发泄出负面情绪的吴世勋,一边安抚被打的眼泪汪汪的张艺兴,一边在一家旅馆面前站定。

没办法了,只能……就这吧?

评论(16)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