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勋兴】邪门儿了遇见你(上)

文/贱兔子





01.
吴世勋刚跨出烤肉店,就瞅着路边这小哥老眼熟了。

小哥似乎感受到了吴世勋的目光,回头一瞧,蹬起三轮就溜。

一瞬间,在电光石火之间,吴世勋的大脑高速运转,随即迈开长腿喝道:“我日!张艺兴你别跑!”

朴灿烈:“我天,贵族吴世勋说脏话了。”

边伯贤:“我天,贵族吴世勋追人了。”

金钟仁:“张艺兴是谁?”

三人面面相觑,无人知晓。




02.
事情起源于一周前,吴世勋和大家一起去看球赛。

可气的是,他的票被偷了。

于是便只剩吴世勋独自一人在场外,任凭寒冷的夜风拍打他英俊的脸颊。

眼见着快开场了,吴世勋一咬后槽牙,鼓起勇气打算去买张黄牛的票。

看着一个个在人群中晃悠着的风衣男,吴世勋却迟迟不敢上前,万一等来的不是一句“旁友要票伐?”岂不是很尴尬。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软糯的声音:“你是想进去吗?”

吴世勋惊喜地回过头,张艺兴缩在黑色的羽绒服里瑟瑟发抖,期待的小眼神如一团火苗烧灼着吴世勋的心。

张艺兴报了一个数字,吴世勋二话不说一边掏钱包一边打量着对方——看上去还是初中生吧?这么小就出来养家糊口……

之前那点对黄牛的厌恶早已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惋惜和心疼:“这是最后一张吗?”

“没票。”对方回答得干脆利落,从兜里掏出张工作证在吴世勋眼前一晃,“你放心,肯定有空座,时间一过不让进。”

“张艺兴?”吴世勋敏感地捕捉到了他的名字。

张艺兴身子一僵,不自然地点点头。

看着入口处屈指可数的几个人,吴世勋的心里竟然还泛起些不舍,这么快就要分别了?

这时张艺兴猛地扭过头,他的表情宛如一个去炸碉堡的烈士:“一会儿机灵点!”

未等吴世勋反应过来,张艺兴冲向人高马大的保安,将对方拦腰抱住,大喝道:“你快进!”

吴世勋一脸懵逼:exm???

结果当然是吴世勋没进去,可张艺兴却跑了。

他永远不会忘记,数九寒天,场内是精彩绝伦的比赛,场外是他声嘶力竭地怒吼。

“张艺兴你丫有本事出来!!!”




03.
那日的愤怒涌上吴世勋心头,蹬着小三轮的张艺兴自然惨败。

“好久不见,你想我吗?”吴世勋咬牙切齿地拎起张艺兴的脖子。

“哎呦喂!有话好好说,别动我脖子!”张艺兴像是被捉住的兔子般蜷缩成一团,险些从车座上掉下去。

他依旧笨拙,笨拙得让人有些心疼,笨拙到吴世勋不敢相信那天是这个人骗了自己。

一月的寒风刺骨,张艺兴的额头却密布着汗珠,惨白的脸毫无血色。

“你就这么缺钱吗?”

张艺兴脸色瞬间变得格外难看,如同被人凌空扇了一个巴掌似的。

“……对不起。”吴世勋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他平日里素来是对人彬彬有礼的。

“不用道歉,你说的是实话!”张艺兴的语气生硬得狠,一听就是生气了。

吴世勋顿时手足无措,半天没想到自己才是受害者。

“S大英语系吴世勋是吧?”张艺兴忽然扭过头,将一个破旧的皮夹砸在吴世勋的胸口,“总有一天,我会把钱还齐。”

未等吴世勋反应过来,张艺兴已经瞪着他的三轮车再度陷入了前方的风雪中。

跌落在地上的钱包如同烫手山芋似的。

本以为这是一次泄愤的机会,邪门儿的是他却莫名地难过。

在吴世勋捡起来的那一刻,手是疼的,心也是疼的——张艺兴太过厉害,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的心也带走了一块。




04.
吴世勋自从回去之后就一副失魂落魄的狼狈样,寝室的各位全当他们的小少爷第一次见识到社会的黑暗面,也没敢问。

可是到三更半夜之际,朴灿烈才猛然醒悟事情没那么简单!

隔壁哥们都已经和最爱的苍老师道了晚安了,吴世勋还来这辗转反侧呢。

“那个……勋子,别想了。恶人有恶报,那家伙有他受的。”

朴灿烈一边安慰他内心受伤的弟弟,一边也想劝劝对方,该睡就睡吧,没什么不是睡一觉解决不了的。

“不是……”

半晌,吴世勋才扭捏地回应道。听得朴灿烈不得不强行眯起沉似千斤顶的眼皮。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惊得朴灿烈撑起了千斤顶——他这弟弟哪是心里受伤了?瞧瞧这脸色发红眼含春色的,分明是春心荡漾了啊!

“你……妈的,我就问你一句话,你的手现在不是在裆里呢吧?!”朴灿烈又恼又怕地问道。

“现在没那个心情。”吴世勋轻叹一声,又翻了个身。

“是骗你那个?”朴灿烈惊得一哆嗦,他家不食烟火的贵族勋就这样轻易地坠入爱河了。

难道人的真谛就是贱吗?!谁虐你你爱谁?!你们年轻人能不能别说爱就爱?!

吴世勋仿佛猜透朴灿烈的想法似的,一个眼刀飞过去,警告道:“你侮辱我可以,但是不能侮辱我喜欢的人!”

朴灿烈二话不说立刻重回被窝,一边思考人生,一边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深深的侮辱。

单恋的贵族真可怕。

评论(22)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