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勋兴】遇上你邪门儿了(中)

文/贱兔子


09.
吴世勋既紧张又兴奋地盯着张艺兴,仿佛他就是张艺兴盘中的那块神户牛排似的。

他的小艺兴头上还裹着绷带,却还要倔强地自己来。

吴世勋像个猥琐痴汉般守在张艺兴的必经之路一直偷偷尾随,看着张艺兴停好小三轮才放心。

他还在修车大爷那会儿买了俩链锁,又结实又好用,大爷说这锁没人能开得了。

吴世勋二话不说拍下一张毛爷爷。

保证三轮安全,艺兴吃得放心。有了第一次舒适的体验,还用愁以后约不到张艺兴?

吴世勋不顾看车大妈诧异的目光,手持两锁径直走向张艺兴的小三轮。

两条长长的链锁如同两条银色的猎犬,牢牢地固守住张艺兴的小三轮,同时也稳稳地守护住他俩以后的幸福生活。

想到这里,吴世勋不禁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

他们家有各种各样的车,却没有一辆小三轮。

他们家有各式各样的保险箱,却没有一条链锁。

他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却没见过像张艺兴一样的人,眼睛亮得像是藏了星辰,倔起来像是嚼不动的牛板筋???





10.
“咳咳咳!”张艺兴被呛到的咳嗽声打断了吴世勋纷飞的思绪。

我喜欢的人连咳嗽都忒好看忒可爱了吧?!

吴世勋的心都缩成了一团,一半是因为心疼,一半是被可爱到了。

于是在他感慨万千之际,朴灿烈亲切地为张艺兴拍了拍背!

吴世勋仇恨的目光望向几个忒没眼力劲忒不要脸的室友,真心实意地感觉到男人之间的友谊,比这神户牛排要薄得多。

他们三个人纷纷把目光移向远方,本着我看不见和是腿先动手的原则,理直气壮地当起电灯泡。

三个明晃晃的大灯泡照得吴世勋感觉自己头上都有颜色了。

算了,何以解忧,唯有艺兴。

吴世勋又把黏腻的目光投向张艺兴,盯得张艺兴觉得仿佛自己被泼了一桶胶水似的,浑身不自在。

张艺兴一咬牙,把盘子往吴世勋面前一推,十分不舍地道:“你吃吧。”

吴世勋又惊又喜,心下一惊——这是要和自己公开的节奏?连食物都可以公开分享了,四省五入岂不就是宣布和自己在一起了?!

一股喜悦的激流冲撞着吴世勋的心扉,他想,既然艺兴这么主动了,我也不能摆架子!

吴世勋为了像张艺兴一样清纯不做作的显示出自己的开心,于是狼吞虎咽地一点也不贵族地吃下那小半个牛排。

张艺兴看着吃相惨不忍睹的吴世勋,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还不忘暗自唾他一口。

说是请客还要压榨走我半块牛排?小气!

说是贵族吃相竟然还不如我?骗子!

吴世勋,一个大写的辣鸡!

飘飘然陶陶然的吴世勋明显得感觉到张艺兴也开始看他了,有点昏头搭脑——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11.
由于张艺兴的主动让吴世勋渐渐平息了对几个不知趣·白眼狼·中国渣室友的怨气。

不过,吴世勋还是得坚持保证住他送张艺兴回家时是两人世界。

作为一个贵族,挺不好意思太声张自己为张艺兴买的两个霸王锁。

他得低调的向张艺兴展示他极尽奢华的链锁,展示出他作为一个贵族的本色。

于是,在临走之际,吴世勋故意把牛排磨得嘎吱作响。他的意思很明白,如果他们再不走,别怪他吴世勋磨刀霍霍向室友!

三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为了以后自己的胃的幸福,一致妥协了。

张艺兴气得都快忍不住摔吴世勋了。

这什么人啊?压榨我一个人不够,还要威胁室友也把牛排给他?!!!

终于熬走了几个电灯泡,两人之间的气氛却开始有些尴尬了。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致命武器即将出现,吴世勋还有点小激动呢。

当张艺兴看到自己的小三轮被两个夸张的大铁链锁绑住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当吴世勋欣喜地摸向自己的兜里时,也倒吸了一口凉气。——钥匙没了。

“哪个孙子阴我?!”张艺兴二话不说撸起袖子,连带着之前对吴世勋的火一股脑地窜到了头上。

“这是我给你买的……”

张艺兴用关爱智障的表情看着吴世勋。

“我正好看着你骑三轮来得,不太放心,就给你买了两个锁……”

“你好好的买这么大锁干嘛?!”

“那修车大爷说这锁特别好!是霸王锁,再神的小偷也打不开,除了钥匙……”

吴世勋不敢再说了。

之前他引以为傲的霸王锁,打不开等优势现在等于没救了……

惨白的月光照着亮得惨白的大铁链锁,大铁链锁映得两人的脸如死人一样惨白。

“遇上你邪门儿了!”张艺兴百感交集地嘟囔道。





12.
忽然吴世勋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上至八十老头下至十几少年的必杀技。

他相信,只要是男人,没有人能拒绝这份歉意。

“艺兴,我带你去看维密作为补偿,好不好?”

张艺兴开心地扬起头,不太敢相信地问:“就是那个……”

“对,就是那个。”吴世勋点点头,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维吾尔族的秘密!”

贵族吴世勋头一次真切地感觉到,天要亡他!

评论(14)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