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勋兴】遇上你邪门了(中下)

文/贱兔子

*下章完结【握拳,泪流成河】
悄悄问你们还想不想看这个故事?




话说上回讲到,贵族勋一怒买锁为蓝颜,反倒弄巧成拙。哈密瓜小王子醉心维吾尔族的秘密,却无法如愿以偿。

作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哈密瓜小王子,张艺兴自然不会为难吴世勋,大手一挥表示这下算是两清了——从此以后,你吃你的神户牛排,我卖我的新疆哈密瓜。

吴世勋哪里肯依?

据看车大妈说,她活了五十多年却从未见到过那般气壮山河,惊天地泣鬼神的闹腾。

唉,如果我家小孙女这么闹腾几次,估计早就断了气了。老人家长叹一声,远离了灾难现场。

张艺兴呆在哪里,突然明白了那句老话,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要脸才是万能的。

他也明白了,吴世勋这邪门儿玩意是不会轻易被甩掉的。

甩人大业未成,同志仍需努力。




“喂,你们都好好看看!”吴世勋耀武扬威地脱下裤子,一脸得意,殊不知自己已经有了些风衣男那二年的风采,“这可是艺兴给我买的皮尔卡丹!”

“你先把裤子穿上!别冲动,我告诉你啊,你要是敢猥亵我们……”边伯贤哆哆嗦嗦地往门口走。

“我们就再也不洗澡了。”朴灿烈懒洋洋地接道,听得各位呕吐连连,纷纷建议他以后少说这种有味道的话。

“所以说,张艺兴给你买了条皮尔卡丹?”钟仁第一个反应过来,看吴世勋的眼神中也多了一丝鄙夷,“我的天,他该不会是卖了肾吧?!”

“卧槽,吴世勋你还是人吗?”

“王八蛋贵族吴世勋不是人,欠下哈密瓜小王子巨款,带着他的皮尔卡丹跑了。”

眼见着自己被群起而攻之,吴世勋才换换道出实情:“皮尔卡丹只是我起的‘爱称’而已,它的本命更亲切,叫皮尔卡蛋。”

“……因为有点短了,所以穿上有点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他妈皮尔卡蛋啊,吴世勋你真是没谁了。”

“行了,你们别笑了!皮尔卡蛋怎么了?这可是小王子送我的!瞧瞧你们,连个皮蛋都没有!”

“谁说没有?上次我们买了一袋哈密瓜,艺兴送了我们一袋他买的皮蛋呢!”

今晚又是一个激烈辩论的不眠夜……




“阿嚏!”躺在自家旧沙发上,偷得一日悠闲的张艺兴在打了个喷嚏后立刻警觉起来。

张艺兴掐指一算,李二家的狗帮着放了,顺便还把那些狗罐头钱买了骨头,虽说肉是他吃的,但是那狗啃骨头啃得也挺香啊。

王阿姨家的瓜他也送了,他尝了一个,挺甜的。

还有就是给吴世勋买了20的地摊裤,除此之外他真的什么都没做。

呸呸呸,提那糟心玩意做什么,不能提,不能提……

张艺兴哆哆嗦嗦地打开电视。

“近日,发生一起入室盗窃案,小偷入室盗窃躲床底看电视笑出声,现已被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在笑点低不能做小偷。”

“一男子投河自杀,嫌河脏又爬上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洁癖狗死不了。”

“吴书记涉嫌贪污,今已对其家属调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让你贪污!蛤?吴世勋?!!!”

“卧槽应该没什么这么邪门吧?我他妈好不容易摆脱真人了,电视上还能看到?!”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张艺兴小心翼翼地打开电视,最后一幕定格在吴世勋阴沉的脸上。

“等等,他进局子了?哈哈哈哈哈……哈……”

张艺兴的笑声最后全部转化为干笑,听得自己心里都难过。

“一定是因为他欠我的三轮车钱还没有还!”张艺兴抚上自己的胸口,心里像是被人扯开个大洞。




“所以说,小王子你的意思是,吴世勋他进局子了?”金钟仁搜刮着吴世勋的床,却不慎搜出一件带有味道的内裤,吓得连忙塞回原位。

“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把他捞出来的。”边伯贤义正言辞地握住张艺兴的手,“今天他不在,我中午都没吃,差点没饿昏!世勋的饭卡,救命的饭卡!”

“快看看他炸鸡店的金卡在不在,咱们至少把晚饭解决了的!”在床上玩手机的朴灿烈蹦跶起来,招呼大家道。

“你们……”张艺兴把指甲掐进掌心,“吴世勋他把你们当朋友……你们却把他当爸爸!”

“你看看你们,除了找他要吃的以外,还能想点什么!跟个孩子有什么区别?!”

边伯贤侧着头看着气红了脸的小王子,问道:“那你又是为什么要捞他?”

“我,我当然是因为他欠我三轮钱!”张艺兴说得理直气壮。

嗯,他依旧是那个清纯不做作的小王子,他真的不是因为在意那个邪门玩意!




从局子里出来的吴世勋没走几步便看到一个乞丐在那里可怜地恳求着路人:“行行好,给点钱吧……”

这一切看似普普通通,实际暗藏玄机。

把乞讨地点设置在警察局附近,就是为了让那些从里面出来的人产生想要积德的心理,从而获得票子。

他用余光撇到了吴世勋走来的身影。不禁在心中冷笑一声,又来了一条大鱼。

果真吴世勋在他面前站定,丢下一张五块钱。

紧接着吴世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走乞丐碗里的五张一块,撒腿就跑。

乞丐看得目瞪口呆,从局子里出来还做这种缺德事儿?!

眼见着乞丐迅速追了上来,吴世勋大喊道:“快来人啊!铁树还没开花呢,残疾的乞丐会跑了!”

这乞丐连忙停了下来,目送着吴世勋远去的背影,叹道,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是在下输了……




这警车把人带走,也不懂把人送回去!

边伯贤这个月的饭钱好像还没打在自己卡上呢……

最近没锻炼还能跑这么快,多半是追张艺兴练出来了。

零碎的小事涌上吴世勋的心头,却没办法缓解刚才的震惊,他藏在衣袖里的手止不住地发抖——这次真的出大事了!




“正所谓邪门之人必有邪门之处嘛。”

“真的,你放心,吴世勋比你想象中邪门得多。”

“当然,还是你更邪门一点儿。”

张艺兴看着面前循循善诱地三个人,还是有一种上当了的感觉。

“等等,什么叫我更邪门一点!”

五分钟后,张艺兴反驳道。

旁友,别的不说,这个反射弧就蛮邪门的好吗?

评论(13)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