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大抵怪我贪婪
总妄想真心得以善待

【勋兴】呸,辣鸡

文/贱兔子

*兔子の粉丝福利第一弹
富二代沦落成拉麦客勋×地主家的傻【并不】儿子兴

*【特别感谢】
@念念不忘星星眼 的点梗
以及  @小甜豆良心君  的鼓励

这个试读篇不知满意否?如果你觉得可以我就继续写下去




吴世勋虽然心里有所准备了,但是也没想到这次来接他的人路子这么野!

看得吴世勋忽然想起一首歌——“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来者得意洋洋地骑着一头毛色黑亮的小毛驴,嚯,那个气派一定都不输旁边的黑色宝马。

吴世勋看得心花怒放,就像老百姓盼来了解放军一样,恨不得回家取点窝头给人塞怀里。

只可惜他啥也没有,他被他爸从家里扔出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

“你去人家那里一定得注意点,不要给别人添麻烦,把你那臭脾气收一收。”临出差的吴父苦口婆心地念叨半天,说得口干舌燥。

“你听见没?”吴父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地看了眼玩手机的吴世勋,问道。

吴世勋动动手指,冷冷地道:“呸,辣鸡。”

于是吴父一怒之下就把吴世勋当垃圾一样扔出家门,声称要把他放到村里历练历练。

其实吴世勋是在骂挂机的猪队友,却不想造成了一个美丽的误会。

幸好,美丽的误会成就一段美丽的缘分。

有首歌怎么唱得来着?缘分天空,美丽的梦?






戴草帽的小哥伴随着一声悠长的驴鸣,稳稳地停在吴世勋面前。

对方也不多语,示意吴世勋上车。

吴世勋隐约记起对方姓张,于是熟络地问道:“张哥叫什么啊?”

“加帅。”

吴世勋心道,这个村里来的哥哥怎么比自己还自恋?

于是他不太乐意地问道:“张帅哥,你叫什么名?”

张加帅嘴角抽搐:“加帅。”

还要加帅?!这是有多帅?!吴世勋一气之下掀开了对方的草帽:“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帅!”

死一般的寂静。

“啊哈,的确很帅,是我失礼了,对不起对不起……”吴世勋哆哆嗦嗦地给人把帽子扣头上,对方刚才一脸惊愕的模样却印在吴世勋的脑海里。

这可能是个假的哥哥。

不过……这是哪里来的小可爱?!

“谁叫你说我帅了!”张加帅的眼神仿佛在说一句吴世勋很熟悉的话。

“好好好,你叫我说什么?”吴世勋权当是自家的弟弟了,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

“我说,我叫张加帅!”

“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妹是不叫张加美啊?”吴世勋笑得前仰后合,上气不接下气。

“加美你妹!”张加帅忍无可忍地一脚把吴世勋撂下车。

吴世勋从驴兄的目光中,突然明白了刚才张加帅眼神中想说的话——“呸,辣鸡!”






“那你每天都干什么啊?是不是每天都得在田里干活?”

“一定很累吧?赚得多吗?”

“……你想来城里啵?我可以让你进我爸的公司,亏不了你的!”

任凭吴世勋死皮赖脸地滔滔不绝,张加帅坚持着他最后的倔强,死活不应一句。

“你别不理我……你知道我是谁吗?”吴世勋为数不多的耐心也被消耗得一干二净,忍不住摆起少爷架子来。

“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谁啊!”吴世勋极为不屑。

“我是地主家的儿子!”

吴世勋又想笑了,但是怕张加帅生气,还是咬着牙忍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玩了,我还是大老板的儿子呢,你有什么了不起?

不过很快,吴世勋就明白了,地主家的儿子就是了不起。

刚到村口就看到一只热情洋溢的大黄狗,见着张加帅直摇头摆尾。

张加帅伸出手摩挲黄狗毛茸茸的头:“大黄,乖……好狗不挡道,我得把劳力送回去。”

狗蹭蹭张加帅好看的手,听话地让到一旁,“嗷呜嗷呜”地叫得甚是可爱。

吴世勋也伸出手,大黄狗“嗷呜”就是一口。

“啊!你放嘴!你你你……打疫苗了没!”任凭吴世勋惨叫不已,黄狗无动于衷。

“大黄,松口!”张加帅放话,黄狗乖乖听话。

“凭什么就听你的话啊!”

“因为我是地主家的儿子!”

“真是狗眼看人低!”吴世勋气恼地小声嘟囔道,殊不知自己此时也像只炸猫的猫似的。

唔……哄猫的话,也要摸头吗?

没等张加帅思虑好,手已经自作主张地覆上吴世勋的头。

热度从头顶传来,张加帅的手温暖而柔软,仿佛真有安抚一切的能力。

明明是该反感的,却又难以拒绝这样温柔的动作。

眼看着吴世勋渐渐平静下来,张加帅出声提醒道:“你该打滚了。”

“蛤?”

“猫咪就是这样表达自己的喜欢啊。”张加帅说得理所当然。

“我,我又不喜欢你……”吴世勋想,说他自恋真是不冤枉他,脸颊却一点点烧起来。

“没关系,我舅喜欢你就行了。”张加帅倒是毫不在意。

“蛤???”吴世勋瞬间警惕起来,脑海里闪过那句穷山恶水出刁民,警告道,“你小心我告我爸啊。”

“就是你爸让你来给我舅当拉麦客的啊,放心这是纯劳力,没脑子也能做。”张加帅笑得各位灿烂。

“你啥意思?!你嗦啊!”











评论(25)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