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大抵怪我贪婪
总妄想真心得以善待

【勋兴】你的名字

文/贱兔子

*兔子の粉丝福利第二弹
失忆梗

【本期的赞助】
@永远都吃不胖的土豆 这位宝宝的点梗哦
这是试读篇,满意啵?满意就继续咯




总有时候,当你看到某个人或者经历某个场景时,会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你常常认为可能是在梦中的经历,可是有时却是真正发生过的。

只是,你忘记了……






暖色的灯光照亮室内的每一个角落,走廊里时不时传来学生与外教的对话声,叽里咕噜,嘟嘟噜嘟嘟……

自习室里又是一番别样的风景,小型的自习室只容得下三四个人,AI老师偶尔来监督自己的学生。

不过,通常没有不自觉的学生。

很多人说他们是可以摆脱高考压力的幸运儿,可是大多数人并非逃兵,相反之,他们其实选择的是更大的挑战。

他们之中有的想要出国去更深入地学习自己所爱,有的想要镀金回来更好地一展身手……

张艺兴慵懒地趴在桌上,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之前为什么哭天抢地地说自己想出国。

是为了逃避什么?还是真的也有被遗忘的梦想?

所幸这个自习室还没来人,否则任凭他有再厚的脸皮也不好意思倦怠。

记不清是哪位名人说过,人是环境的产物。

现在想来还真是真理,即使他张艺兴是只忘了目的地的飞鸟,却也在这强悍的鸟群中,本能地飞翔。

“吱——”随着一声开门声,张艺兴本能地支起身子,还不忘装模作样的掩饰自己:“exist,exist……”

“这里有人……”声音猝不及防地停止。

张艺兴逆着光望向门口,自打来这儿后,头一次产生的熟悉感涌上心头。

对方好看的轮廓被刺眼的光线打得甚是模糊,但看起来依旧令人心安。

他的名字仿佛就在嘴边,仿佛自己也曾无数次的呼喊这个名字,可是在此时此刻,所有的印象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剩过盛的熟悉感,磨得人心痒难耐却也无济于事。

“你叫什么名字?”

张艺兴还是忍不住问道。

“吴世勋。”

“我们见过面吗?”

“……没有。”






张艺兴偷瞄一眼对面的吴世勋,后悔不已。

若是其他随便什么人也好,可偏偏是次次高居榜首的世勋,所以刚才的对话,多多少少有点搭讪的味道。

啊!真是的!听到名字后就该住嘴的!自己怎么可能认识吴世勋啊?!

张艺兴的心里已经翻起滔天巨浪,但是面上还得认认真真的学习。

后来实在伪装不住的张艺兴拿起杯子,几乎是逃到了茶水间。

“吴世勋,吴世勋,吴世勋……”张艺兴把这个三个字反反复复地流连与唇齿之间,还是蜕不掉那仿佛深入骨髓的熟悉感。

“你就这么想我?”

背后骤然响起的声音惊得张艺兴手一抖,他的玻璃杯在掉地的那一刻瞬间支离破碎。

“小心!”吴世勋一把将张艺兴扯到自己身边,愤怒地指责道,“能不能小心点?你不知道自己有凝血障碍吗?住在全封闭的学校你是指望谁来照顾你?”

太熟悉了,被吴世勋保护很熟悉,被吴世勋指责也很熟悉,熟悉得就像是重演一遍过去的剧情似的。

“……你还说不认识我?!”半晌才反应过来的张艺兴怒了。

“送组里的资料时偶然看到过你有凝血障碍。”吴世勋早已放开了张艺兴,倚在柜台上抿了口杯里香浓的咖啡,“而且对你们这种生活能力极差的人觉得很愤怒,仅此而已。”

优等生说的话总有莫名的说服力 ,听起来好像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难不成自己之前暗恋过吴世勋?而且总是幻想自己与他有酱酱酿酿的互动?

张艺兴被这个猜想震惊到像是吃完了这栋楼里的耗子那么恶心,久久回不过神。

他,张艺兴,可是一个直男。

“别忘了收拾干净玻璃渣。”吴世勋轻飘飘地留下句提醒,仿佛刚才那个愤怒的他只是张艺兴的一个错觉。

张艺兴呆滞地目送吴世勋离开,却不自觉地笑出声——总而言之,冷若冰霜的学霸吴世勋,是个温柔的人啊。

“张艺兴!无故长时间逗留茶水间,记过一次。”

“啊!老师这不公平!吴世勋他也才刚走!”

“给你三秒时间,三,二……”

“好的老师,我马上去学习!”

评论(20)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