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灿兴】我的上司不可能那么凶残(abo)

文/贱兔子

敲害怕Ω的α咧咧×我是Ω我自豪上司兴(α是alpha,Ω是omega)

【特别感谢】 @strawberryzebra  @简·林 的点梗
因为两位都点的是abo,所以我合成一篇。

请原谅我不想老老实实写正经的abo,我不是什么正经人,任性惯了……正回不去。

这个试读篇不知满意否?如果你觉得可以我就继续写下去
反正我有点想写成长篇唉……




尽管政圌府早八百年就呼吁上αΩ平等,但是当朴灿烈看到眼前的显性Ω还是大吃一惊。

“朴灿烈,是吗?”张艺兴漫不经心地看看手里的资料后,一点一点向朴灿烈逼近。

或许是因为头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Ω,空气被对方甜腻而撩人的信息素填满了,扰得朴灿烈的脑袋里一片空白。

上司的视线肆无忌惮地扫过朴灿烈身上的每一处,仿佛已经把他扒得一干二净似的。

太热情的目光使朴灿烈面红耳赤,浑身燥热,全然忘了自己才是强圌健有力而富有侵略性的α,而对方才是软弱无力而没有抵御力的Ω。

“为什么不看我?”与信息素向匹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话却是霸气十足,“你不敢吗?”

朴灿烈抬眼瞧他,仅一眼就慌得连忙移开目光,好看的大眼睛此时仿佛成了累赘似的。

“这种程度就接受不了吗?”张艺兴靠得更近了,他的气息喷在朴灿烈的脖颈上,犹如在朴灿烈身上种下一颗火种。

朴灿烈僵着身子,动都不敢动,他想起上周自己接到面试通知的激动,家里人知道自己有机会进大公司的喜悦……

手里准备好的资料不知何时已经散落了一地,如朴灿烈一样迷茫且无助,不知自己为何忽然落入这般境地。

“你不专心。”张艺兴像是个洞察人心的妖精,一把捏着朴灿烈的下巴强迫他看向自己。

“请……”朴灿烈硬生生地把话咽了下去,他清楚这次机会多么来之不易,当年他孤注一掷选择了这个行业,其他高中同学早就小有成就,只有自己……

隐忍吧,朴灿烈,你可以的。

朴灿烈正在心里自我激励,可张艺兴的一个动作就让他所有的理智灰飞烟灭。

“啪嗒。”他腰带金属扣被解开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办公室响起,仿佛被扩大了数倍。

“为什么要抗拒内心的渴望呢?”
张艺兴浅浅地笑道,映出的酒窝更是让他看起来清纯得如百合花般不能亵渎。

可是与外表大相径庭的是他手里的动作,朴灿烈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点燃的炸圌弹,时时刻刻就会炸得粉身碎骨。

在这千钧一发地时刻,脑海里忽然幽幽地响起那道如梦魇般的声音:“朴灿烈,我恨你!”

朴灿烈的胃里一阵抽圌搐,他毫不犹豫地把张艺兴推开,奔向门口的垃圌圾桶将秽圌物吐了个干净。

完了,一切都完了!

沮丧的朴灿烈全然不知被他推开的张艺兴甚至顾不上起身,一直用那种好奇而又兴奋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背影,如同一位锻造师发现了一枚璞玉。

欣喜若狂的张艺兴连忙拿起办公室上的电话给自己的助理打电话:“喂,已经好了。”

早就在门口等候多时的边伯贤风风火火地闯进来。

他第一眼就看到垂头丧气的朴灿烈,大方地拍拍对方的肩,安慰道:“没关系,英雄难过美人关嘛,也不要太责备自己,前面的人都是这么被淘汰的。毕竟没有人能抗拒本能。”

“就你话多。”张艺兴白了边伯贤一眼,“他通过了,尽早安排他过来上班。”

“啥?!”边伯贤看看朴灿烈英俊的脸,然后目光下移,怜悯地道,“没关系……现在你这种应该也是可以治疗的,也别太难过了。”

“唉,也有可能是我年老色衰了。人家都给吐了……”张艺兴靠在椅子上,敛了信息素,被汗浸圌湿的碎发趴在额头,看起来性圌感十足。

“不是……”朴灿烈的脸愈加红了,他嗫嚅地否定道。——因为张艺兴的确是一位魅力十足的Ω,若不是自己有阴影,恐怕也沦为本能的奴圌隶了。

“我靠,哥们儿可以啊!果真病得不轻……”边伯贤目瞪口呆,眼神里多了些钦佩,当然更多的依旧是怜悯。

“伯贤!”张艺兴开口示意边伯贤不要再多说了,但他的眼角泛红,眸子里像是匿了一泓春水似的,实在没什么威慑力。

“抱歉,艺兴哥,我恐怕得走了,要不然我怕再呆一会儿我就忍不住了……”

“让柳下惠先生陪你吧!留下他也挺好的,也没什么竞争力。”

边伯贤临走还不忘再说两句。

“这小子……唉?奇怪,什么时候买橙子了,这么重的味道……”说着说着忽然意识到这是信息素的张艺兴愣住了。

张艺兴望向满脸通红的朴灿烈,舔圌了舔下唇,紧张地问道:“你……不是吧?!”

评论(31)

热度(267)

  1. 森鹿执夏贱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