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all兴】恶之花(2)

*预警:全员黑化,三观不正,ooc严重

——从见到你的那一秒开始,“喜欢”这种美好的东西就变做一朵罪恶的花。




只一眼,朴灿烈就看出了这个人是张艺兴喜欢的那个人。

因为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张艺兴——宛若一朵娇艳欲滴,含苞欲放,待人采摘的玫瑰花。

张艺兴极力压制心中的那些欢喜,还是情不自禁的在眼里泄露出不一样的光彩,就像眼里缀了星辰似的。

那是他朴灿烈从没见过的,生动之极的张艺兴。

可那人却不懂得珍惜,只是淡淡地扫了自己两眼,便沉默地离去了。

怒火在朴灿烈心中燃起来,凭什么他战战兢兢地为自己冠上“朋友”之名,这人还是不冷不淡地态度。

连他嘴角细微的弧度在朴灿烈眼里也染上嘲讽的意味。

平日照朴灿烈这富二代被惯出来的臭毛病早就上去教训这小子去了。

可是朴灿烈知道这样会使张艺兴为难,他不想让张艺兴为难,他忍了。

“灿烈。”忽然刮起来的风把张艺兴宽松的校服吹得鼓鼓的,“为我着想,很累吧?”

“我,我以为你不想让他知道我们的关系……”朴灿烈以为张艺兴因自己刚才答的那句“朋友”而不悦。

“别这么在意我。”张艺兴眉毛紧蹙,“你从我身上得到别人的艳羡,我从你身上得到那人的影子。这本是公平的游戏,你别私自加上多余的筹码,我会玩不起的。”

“如果有和我一样像那人的其他人比我提早出现,那么你就不会选择我,对不对?”

自那人离开后,张艺兴便变得黯然无光,犹如经历了短暂的花期后就快要枯萎的花。

风更大了,仿佛能把脆弱的如同纸片的张艺兴刮走。

可这脆弱的人说出来的话却如一把利剑似的直圌插朴灿烈的胸口。

“是。”一个字干干脆脆,竟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哈哈哈哈哈哈哈,张艺兴 你果然是个爽快的人。”朴灿烈笑得有多大声,心里哭得就有多大声。

时至今日,朴灿烈都不明白他到底是可庆还是可悲。

他可以和张艺兴亲热无比,可以和张艺兴密不可分。可连那旁人都有一个光明正大喜欢张艺兴的机会,而他,却没有。

朴灿烈小学时去看望奶奶,路上遇一算命的说他年轻时会碰上一劫,朴灿烈权当对方想要钱便匆匆打发了。

如今他倒是真有些信了,张艺兴就是他的劫。

“走吧,去你的公寓还是旅馆?没什么是打一炮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两炮。”张艺兴一把揽过朴灿烈,大大方方地献出自己能给的。

“不了,就这儿。”朴灿烈故意为难张艺兴,既想让张艺兴发现自己的难过,又怕张艺兴发现自己的难过。

“会感冒的。”张艺兴捧着朴灿烈的脸,认真地说道。

好吧,自己竟然在奢望张艺兴这粗神经生物窥探到自己的情绪。朴灿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摆手示意作罢。

“好吧。那今天晚上你自己一个人消化消化?”张艺兴无奈地耸肩道,心想这孩子可能真是难过了,平日的狼崽子见着肉竟然都觉得不香了。

“那你去哪儿?”朴灿烈有点担心,这三个月来张艺兴几乎都在他自己的公寓,要么就是在外面游荡一晚,从未听说过他有过回家的时候。

“我去我朋友家。”

“蛤?你还有朋友?”朴灿烈震惊了,他从未听说过张艺兴这独行侠有什么朋友。

“臭小子,怎么说话呢?”张艺兴一拳捣了过去。

“哎呦,我错了,你有去处就行。”朴灿烈被锤得一撇嘴。

目送着朴灿烈的离开,张艺兴打开通讯录,正准备打出去,忽然发现联系人排列顺序非常地有意思。

第一位:阿勋
第二位:白白
第三位:灿烈
……

完全揭示了张艺兴的内心排位。

张艺兴想象了一下如果朴灿烈知道他能在自己心里排第三,可能会哭吧?

当然死要面子的臭屁的朴灿烈绝对不会让自己看到,应该会一边啃自己脖子,一边悄无声息地蹭掉眼泪吧?

仅是想想,张艺兴就觉得心情大好,给边伯贤打电话时还哼着歌。

“官人,这是哪股风把您的电话给吹来了,真是让小的受宠若惊啊。”边伯贤阴阳怪气地语调一听就是生气了,活像个怨妇责备自己久久不归的丈夫。

“今晚就去临幸你!”张艺兴一琢磨,是有段日子没见边伯贤了。

“小的定会做好一切准备,恭候您大驾。”

拿了边伯贤出租房钥匙的张艺兴一开门,看到边伯贤这“准备”就愣了。

边伯贤赤身裸圌体的在被子里,招呼张艺兴感觉脱了衣服上床。

张艺兴这才想起来白白也是同类中人,边伯贤的思路是“没什么事是睡一觉解决不了的,如果有,也先睡一觉再说。”

“来吧,小圌美人。”边伯贤对张艺兴勾勾手指,“别告诉我,你没准备好?”

“咱俩能不能脱了衣服盖一个被子纯睡觉啊?”张艺兴神色复杂地问道。

“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

事后,从高圌潮的余韵中缓过劲儿来的张艺兴愤怒地质问道:“不是说好纯睡觉吗?”

“谁跟你说好了?啧啧,没想到我在你心里竟是禁欲派?”边伯贤边吻着张艺兴的耳圌垂,边调笑道。

张艺兴气得简直想用枕头砸死自己。

“说吧,什么事?本来我以为是你那小男友无法满足你,你上我这儿找快活来了,现在看来也不是。”

张艺兴无奈地扶额道:“不关他的事,朴灿烈很好。有的时候我甚至想,如果我喜欢的人是他就好了……可是……没有如果,从我意识到我喜欢吴世勋开始,就没办法喜欢上任何人了。”

“看来小男友挺有本事,上次你提起他时,还只是一句带过。现在都开始替他说话了。”边伯贤摸着下巴分析道,“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没有,不过……尽管我一再警告他,但是他好像还是有点动感情了。”

“哦?张艺兴小朋友请不要撒谎,还说你没动心。按道理你既然已经发觉,就应该和他say goodbye了吧?”

“是,我动私心了。我利用他的喜欢,排解自己的寂寞,凭他和吴世勋有那么一点相似,即使他坏了规矩也闭一只眼。”张艺兴说着说着,感慨道,“我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坏蛋。”

张艺兴不知道的是,城市另一头的吴世勋,头一次用略带颤抖的声音命令道:“用最快的速度给我查出来,张艺兴的那个男朋友是什么来头?马上!”

不过可能连吴世勋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已失去了平日引以为傲的冷静。

评论(42)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