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我好lay

如果将来我有朝一日从事翻译工作,一定少不了各位奇葩译者带给我的动力——从“啥样儿”“干什么玩意儿”到“不思量,自难忘”,我无法忍受译者如此的随心所欲,尤其还是翻译外国严肃文学,我觉得这甚至称得上是侮辱了。


我真心实意地期盼,每一个译者都可以敬畏文字,而不是把流里流气的娱乐精神带入到崇高的翻译工作中。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