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我好lay

【勋兴】富士山下(1)

文/贱兔子

*勋兴双视角
*半现实向
@烛易轩_L 你的点梗,我打算写成中篇




【勋】
十月一日这天,全国人民都在庆祝祖国母亲的生日,外面不绝的鞭炮声把喜庆的氛围渲染到了极点。

我苦着脸,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江南酷哥”,犹豫半天后打下一行字——我特别想给你一个拥抱。

“江南酷哥”是耽美广播剧中一位入圈很久的太太。

当年我用朴灿烈的手机听歌,无意中听到了“江南酷哥”的声音。

他的声音清甜得就像炎炎夏日里的一瓶柠檬汽水。

其实对于我来说,一直是羡慕类似于朴灿烈那种低音炮的。

可是说不出为什么,那个人的声音对我仿佛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蛊惑着我一遍又一遍地循环。

后来在我的死缠烂打下,朴灿烈才不情不愿地告诉我“江南酷哥”这个名字。

我看得出来朴灿烈把“江南酷哥”当做自己的私藏,我明白君子不夺人所好,但是却偏偏在那天,着了魔。

我开始在网上搜索一切关于“江南酷哥”的信息,为他注册了贴吧,论坛等一切账号,收集了一切关于他的作品。

在最初的三个月里,“江南酷哥”的作品占据了我的mp3,他的声音占据了我的耳朵,几乎每个晚上我都要有他的声音陪伴才能睡着。

渐渐的,我意识到了已经这不可能满足我,尽管也有加他的粉丝群,但是一来“江南酷哥”并不常常在群里说话,二来即使赶上了他出现的时候,自己的消息也会瞬间被顶得无影无踪。

直到有天晚上,我梦到了“江南酷哥”。

他只留一个模糊的背影,我用尽全身力气去追他,却总也触碰不到他。

后来,我追得腿都磕破了,再也站不起来了,于是大哭起来。

朦胧中,我听到他用温柔的语调说道:“世勋,不要哭,一直向前跑,不要回头就对了。”

梦醒后,我分不清脸上的一片湿润和下身的一片泥泞哪个更让我羞愧,更辨不得疑惑和恐怖在我心里哪个更多?

我为什么会对一个男人如此魂牵梦绕,难道我是同性恋吗?

所有的谜题,我没有一个能解开,只知道自己完了。

可是“江南酷哥”什么都不会知道,他甚至不知道有“吴世勋”这么一个人喜欢他。

我来不及想那么多对与错,是与非,他就想和“江南酷哥”近些。

我告诉朴灿烈我要入圈了,我要做cv。因为我知道只有配音才能和“江南酷哥”更多的接触,至于后期,编剧,策划等等,也不是我做的来的。

由于前三个月的深入探索,尽管我是个新人cv,但是也并非一个纯小白。

随着广播剧社团的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我很快加入到了一个新社团并且接到一个了广播剧。

我在剧中配的是一个侍童,台词只有一句——老爷,天冷了,记得穿衣。

这与那些第一次就接到主役攻或受的cv当然无法相提并论,却让我高兴得几宿地睡不着。

因为在我的固执己见下,终于确定了“一个人”作为我的cv名。

社团比较活跃的人几乎都劝过我,即使再喜欢“江南酷哥”也不该把他的原创曲名作为自己的名字,会被他的粉丝指责自己想要抱大腿的。

我回复说,我知道,之后群里鸦雀无声,估计他们都把我无脑粉看待。

朴灿烈更是直接骂我:“你是不是疯了?”

我冲他笑得傻气逼人,激动地问:“所以江南酷哥注意到我的几率是不是大些?”

从朴灿烈那个标准的白眼看出,他已经认定我是真的疯了。

我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我疯了,我推掉了一个可以担任主役受的剧,只为叫“江南酷哥”一声老爷。

于是我天天念叨这句话,用过深情的,谄媚的,冷漠的等一系列语气练,听得朴灿烈见了我就跑。

可惜在第一次试音弄了笑话,一个侍童搞那么深情,弄得大家以为是哪个琼瑶爱好者跑错了场。

我只庆幸不是视频,所以“江南酷哥”看不到我的脸红得可以和红富士相提并论了。

再后来……

屋子忽然陷入一片黑暗,门外传来妈妈的声音:“抱歉,我一插电暖壶就黑了,好像跳闸了。”

回忆被打断是小,聊天被打断是大。

“江南酷哥”万一误会成我可能不想和他聊了,所以直接掉线……

我不敢再往下想,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想出去看看。

可惜第一脚就出师不利,我的脚趾准确地撞上转椅的轮——我又重新跌坐回椅子上。

我身体上得承受钻心的疼痛,心理上还得承受烧灼的急切。

“老天啊,保佑江南酷哥已经下线了。”我望着窗外孤独的月亮,祈求道。

那时候的我全然不知“江南酷哥”发来了一条怎样惊天地,泣鬼神的消息。

评论(12)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