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勋兴】富士山下(2)

文/贱兔子

*勋兴双视角
*半现实向




【兴】
我发出那条“我明天就去找你”的同时,“一个人”的头像灭掉了。

我久久注视着他灰色的头像,越发觉得缘分这东西真是妙不可言。

我和“一个人”断断续续差不多聊了三年,什么断网,停电,掉线,死机等等的事情都频繁发生在我身上,可他却一次也没有。

我甚至怀疑他家是开网吧的,他却一直否认。

没想到“一个人”的第一次掉线,竟然会是在这么个节骨眼上。

“一个人”多次提出见面,都被我以距离产生美之名拒绝了。

想必等到他发现我的消息后一定会恨死那不巧的停电吧?

我第一次注意到“一个人”是在那部民国剧,第一次试音的时候,那句“老爷”把我吓了一跳。

感觉……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仿佛连那个主役攻配的将军对自己的感情,也仅仅是想要打发寂寞罢了。唯有这个侍童才是对自己一往情深的人。

不过,当然不出意外地被cut掉了。

那部民国剧正式发布后,当天在论坛就有人掐“一个人”,那黑贴在短时间内回复量很大,作为管理员之一的我及时地限制了发言。

不少熟人劝我,不要着了“一个人”的道,对方就是想借我的人气赚取名声。

我发送出无数个【乖巧】的表情,心里却没有一点要有意远离对方的打算。

因为我觉得“一个人”是个好腿毛,是根强大的腿毛,即使没有我也肯定会名声大噪的。

如果每个人都觉得“一个人”是想要抱大腿的,那他自己也应该知道,可他还是这样做了。

所以,我觉得他自有想法。——至于到底是什么想法,我不愿揣测,但并不代表我不愿意相信他。

我觉得我们应该多给彼此一些信任,至少我应该先给对方一些信任。

但凡“一个人”有一点真心,我若不信他,就是我的损失。

无论结果如何,至少我认真一场,我是没什么好后悔的。

“一个人”果然不负我的信任,他从一开始笨拙得都不知道如何解决喷麦,到后来引导我说出了从未对任何人说出过的,我的荒谬的单恋。

我告诉“一个人”,没人能懂单恋是何其愚蠢,又何其强大的一件事。

他说,那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是一个人的默默付出不求回报。

那是一颗深居在你心里的种子,你觉得它仿佛从不存在,又无处不在的魔怔。

你所有的悲欢都是你一个人的独角戏,除了自己,无人知晓。

一开始我还想说少拿你看网文和写作文的经验糊弄我,读到后来我就无法再开玩笑了。

我斟酌着回复道,没想到竟是同路中人。

他秒回,这是我对你的感情,是粉丝对偶像的感情。

这次我毫不犹豫地回道,如此看来,也许那些睡粉的偶像也并非那么可憎——面对这般深情厚谊可能只有以身相许才可以报答了。

“一个人”发来一条语音:“你给我正经点!我们真的都是一样的啊……”

愤怒的奶音像是一记柔软的小拳头轻轻地打在我的心头。

到底有什么一样?

我要把我隐秘的喜欢冠上一层厚重的兄弟之名,我甚至得对每个“兄弟”都好,才能掩饰住我对他的与众不同。

那么“一个人”,你呢?你也有什么要包裹在粉丝之名下吗?

我没有问,有些事入戏太深不好。

我已经吃了这个的苦,我错把朋友之间的体贴当做了若有似无的暧昧——这份苦果,我至今都没有品尽……

这个假期我终于下定了决心,我要表白!我觉得这是一件伟大的事,可以位列牛顿发现万有引力之后。

向一个直男告白代表什么?代表你宣布出柜,代表你从此以后就要被人带着有色眼镜指指点点,看,就是那个人竟然喜欢男的!

“一个人”对我告白的事表示支持,但对此事的伟大性不置可否。

别人是用做不成朋友的代价去争取和喜欢的人正大光明在一起的机会。

我是用做不成朋友的代价换取喜欢的人正大光明远离我的机会。

结局自然是悲壮的,我觉得这于我即是自焚亦是自救。

我再也品尝不到只为他一颦一笑的甜蜜,也不必沉浸于吸毒般永无光明的,虚假的欢乐。

我大大方方,坦坦荡荡地告诉“一个人”,我失恋了——失去了我的单恋。

反倒是他,小心翼翼,惴惴不安地告诉我,想要给我一个拥抱。

其实我没什么好难过的,千里路我只陪他一程, 从此风雪艳阳我不问。

“一个人”曾说,他并不是一个很会安慰别人的人,大多数时只是会默默地陪伴。

可他不知道我并不需要多么精妙的安慰,更不知道“陪伴”这个字眼于我来说有多么诱人。

之前,我被那场单恋迷了眼,占了心。

如今,我既然已经解脱,就没办法不看到他的真诚。

之前“一个人”特别苦恼,他一直觉得也许见了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宛若一个智障般地迷恋着我。

他也曾一次次地帮助我,鼓励我……

那么,现在是时候轮到我去解救他了。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见他,也想要讨那个属于我的拥抱。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