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我好lay

【勋兴】呸,辣鸡(中上)

文/贱兔子

*之前的点梗的续篇
*#论兔子永远还不完的债#


“拉麦客平时每小时是这个价,但是你是新手,只能是这个价。”

“干多少取决于你,可是你在我家吃住是这个价。”

“还有你爸说如果你赚不到这个价,就一直在这儿呆着吧。”

张加帅好看的手不停地变换着,像是要开出花似的。

吴世勋看得昏了眼,从无数个“这个价”中,才慢慢醒悟过来美丽背后的肮脏。

“这摆明了欺负人,高消费低收入!你说,你小子是不是想把我留下来当个童养媳啥的。”吴世勋气得红了脸,指头快要戳到张加帅脸上去。

“小吴,话可不能乱说。我们村里人不打诳语的。”张加帅徐徐道,“还有,我恐怕是不缺童养媳的。”

张加帅最后似笑非笑的表情彻底惹恼了吴世勋——那算是什么意思?算是显摆?戏弄自己?

“你还真当自己在封建社会呢?愚钝!迂腐!不可理喻!”吴世勋恨不得掏出最狠的语言一并泼到张加帅身上去。

“喂,我有童养媳关你什么事?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关心这些有的没的。不过……我估计你根本干不了吧?”

“谁说我干不了的?现在就带我去!”

张加帅拍掉吴世勋抓起自己衣领的两只手,道:“那我就看看你能撑几日?”

吴世勋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又着了对方的道。





张加帅领着吴世勋去了农村——正是骨子丰收的季节,风吹麦浪,宛如一片波光粼粼的金色海洋。

即使这样纯天然的美景也没有使吴世勋感到愉悦,他恶狠狠地盯着前面如鱼得水的男人,希望可以把他的后背盯出个洞来。

“又来地里看大家真是辛苦了?不辛苦,大家才辛苦!”

“一会儿去家里坐坐?不了,家里来客人了,放着不管可不行。”

“婚事?还没这个考虑呢,先忙事业吧。”

“家里的猪最近一到晚上就嚎得闹不住?估计发情期到了?”

“家里男娃娃每天拿着我的照片说要娶我?使不得使不得,现在的年轻人思想很危险……”

张加帅忙活完这一遭,才想起吴世勋来,扯着嗓子喊道:“大牙!来了个新人!你来教教!”

话一出,方圆百里的男女老少都出声了:“我教这孩子吧!”

吴世勋看着一个个热情的村民,仿佛在他们眼中读到一句话:“呸,辣鸡。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们小地主出马啊?”

说好淳朴的村民呢?现在村民这么心口不一?

吴世勋失望地感觉到这个村子的人对张艺兴可能有点盲目喜爱。

这时被点名的大牙闪亮登场了,不同于别人的过度缠绵和热情,大牙表现得从善如流。

吴世勋对着张加帅一挑眉——你看,还是有正直且不受你蛊惑的村民。

“蟀蟀,你嗖了。俺嚼着你得去俺家补补。”末了,大牙忽然蹦出这么一句。

吴世勋琢磨半天才听出来是这么个意思——“帅帅,你瘦了,我觉得你得去我家补补。”

吴世勋万念俱灰,只觉仿佛从一个天罗地网又跳到另一个天罗地网。

说真的,可能有人汇报他上厕所的情况给张加帅都不为过。

张艺兴沉默了片刻,点点头:“好,今天就去你家。”




大牙是个很好的老师,除了他说的话吴世勋几乎都听不懂以外,没什么不好的。

吴世勋狐疑地望望身边笑容憨厚的大牙哥,硬生生把对方故意戏弄自己的想法压了下去。

许是大牙哥待人亲切,所以才那样叫那小地主的吧?

指不定村里人都这样!他可亲可敬的大牙哥不会因区区一个张加帅就伤害自己的!

“小汪,咋滴啦,么懂?”大牙亲切地照着吴世勋后脑勺就是一巴掌,闪得吴世勋眼冒金星。

吴世勋晕头转向地点点头,也顾不上问问对方自己也不叫小王……

而且这位大牙哥怎么叫自己就像……

就像叫小狗似的,小汪?还旺财呢!

不,这一切一定是自己的胡思乱想!不想冤枉人不是!

别的不说,吴世勋此刻已经身心俱疲,这才想起那讨人厌的小地主。

吴世勋眼巴巴地往外瞅,连张加帅个影儿都没见着。

大牙哥又是朴实且响亮的一巴掌。

“小汪!看俺!”

直到太阳快要落山,张加帅才想起去接吴世勋。

吴世勋小少爷忍受了一下午朴实的话语及巴掌,像是被驴子蹬了好几脚似的。

走出麦地后,他就蔫蔫地站在那儿,像是朵快朽的花。

“怎么,不行了?”张加帅试探地问道。

“我……还没问你呢,这大白天的,就去找你的童养媳去了?一下午没你个影儿。”吴世勋有气无力地答道。

“得,你也别念叨了。一会儿就让你见见我的童养媳。”





“小汪,你好,我是朴灿烈。”

吴世勋茫然地看着他朴实的大牙哥忽然说出一口普通话,像是活活见了鬼一般。

“楞啥呢?不是刚见过吗?”张加帅开始怀疑这城里娃儿坏了脑子。

吴世勋的脑海里闪过的是:“wc,大牙哥,挺会装的啊!”“cnm,下午打我打得爽吗?”

可是他毕竟是个受过教育的城里人不是?

于是吴世勋说:“来福,我***********************!”

评论(14)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