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大抵怪我贪婪
总妄想真心得以善待

【灿勋兴】破风(2)


文/贱兔子





无可否认,张艺兴是一个优秀的赛车手,但是生活总是残忍的。

当张艺兴想要潇洒地穿梭于黑暗中,回到自己的小出租屋时,才忆起一个严重的问题。

他已经无家可归了。

在古代,优秀的剑客,宁可自己吃不饱穿不暖,也要让自己的爱剑保持完美。

在现代,优秀的车手,也就是张艺兴,在汽车保养和下个月出租屋的使用权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

张艺兴没什么好后悔的,车就像自己的妻子一样。

一个男人,一个有尊严的男人,宁愿自己吃苦,也不能让自己的妻子受苦不是?

可是,现在问题又转回来了——一个有尊严的男人,如何让自己在没有钱的处境下还有地方住?

张艺兴在寒风中,坐在自己的“爱妻”上,隐约感觉到一股受骗的味道。

他估摸着古代那些有尊严的剑客,可能是些有钱人。

当然现在的他没空细想这个问题,但他也并不是没有选择。

可惜这个选择是去吴世勋的房子。

更可惜的是,这个选择看起来比不爱护自己的妻子更没尊严一些。

再怎么说,自己也算是吴世勋的老师。

他吴世勋强吻老师,这就等于猥亵老师!

自己一个有尊严的老师再一去他家,这性质就瞬间转变成同流合污了!

按理说,如果是一般人,这个选项就排斥了。

不过,优秀的人总是有些与众不同的,比如有的人玩玩自杀,还有的人割割耳朵,等等。

张艺兴的与众不同就在于思维比较跳跃。

他想到古人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那么自己也算得上是吴世勋的爸爸了。

有句俗话怎么说来着,马瘦毛长蹄子肥,老子拿儿不算贼。

更何况自己不算拿啊,只是共享而已。

这么一来,张艺兴不仅解决了住宿问题,更觉得自己博古通今,当真是聪慧过人。

于是他骑着自己的“爱妻”,在夜色中奔赴“爱子”的爱巢。




朴灿烈看着吴世勋那副傻不愣登的痴汉样儿,便知道自己若不先开口,可能在这儿冻一晚上的可能性也是极大的。

“世勋,你是就在这儿待着呀?还是……”

“有什么好待的?张艺兴也走了,反正也逮不到他人影儿,回吧。”

“别介啊,我还没吃饭呢!”朴灿烈饿得眼睛都绿了,跟个小狼崽子似的死盯着吴世勋。

“没关系,我也没吃。”吴世勋立刻应和道。

一股暖流缓缓涌入朴灿烈的心间——自己当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错怪了这小表弟。

正当朴灿烈打算盘问这么晚了,是吃个大盘鸡还是小火锅时,吴世勋又开口了。

“回去还有两点方便面,你给我煮得软一些,记得窝一个蛋。”

哈。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他朴灿烈早就猜到了这吴世勋是人前一面,人后一面的衣冠禽兽!

朴灿烈果断决定了,把吴世勋的调料包倒一半给自己。




朴灿烈本以为吴世勋可能过得极为凄惨,应该处在宛如电视中单身狗家中,垃圾成山,无处可走的窘境。

却不想吴世勋的出租房,不仅干净整洁,正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仔细看来竟好像比自己还自由得多。

“休息会儿就赶紧弄吃的去啊!”吴世勋给朴灿烈扔去双拖鞋,像地主老爷似的命令道。

朴灿烈早就想要来个标准的葛大爷瘫了,却忽然发现沙发上被一块白布蒙上了。

朴灿烈冷笑一声,猜想道,这吴世勋哪里是收拾得好?恐怕是藏的好吧?就让他……

朴灿烈稳准狠地掀开白布,登时惨叫一声:“天啊!吴世勋你竟然藏尸!”

趴着睡的张艺兴被吼得翻了个身,露出了全脸。

“张艺兴?!!!”朴灿烈的声音又高了好几度。

吴世勋听到这三个字后,立刻条件反射般地扑上去。

他一边快速为张艺兴盖好了白单子,一边恶狠狠地瞪着朴灿烈。

“你神经病吧!他又不是没穿衣服?”朴灿烈骂道。

“怎么?你还希望他没穿啊?我还没问你,你怎么坐到他的车上去的?”

吴世勋好不容易盼来了张艺兴的光临,却正好碰上朴灿烈的到来,瞬间让他心态爆炸。

即使两者没有半毛钱关系,也在他心里仿佛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吴世勋,我警告你,别他妈用我好像揩了你老婆油的语气跟我说话!”朴灿烈也火了。

两个人怒气冲冲地相互对视着。

睡得不知发生了怎样的腥风血雨的张艺兴,呢喃道:“吴世勋,你爸爸我有点冷,取个厚被子来。”

“你把他弄回卧室吧,外面是冷。”朴灿烈提议道。

不知怎的,明明张艺兴才是导火索,但是两人都觉得他是最无辜的,所以两人都暂时平息了火气。

“那你呢?你晚上怎么睡?”吴世勋看着这个不知趣的不速之客问道。

朴灿烈不自觉地瞟了一眼张艺兴,道:“本来我是应该睡沙发的,但是你和他好歹是师生,所以还是我和他一起……”

“砰!”

朴灿烈还没等说出那个睡字,就被吴世勋如行云流水般一把推到了门外。

朴灿烈看着眼前这扇闭紧着的,如吴世勋一样冷酷无情的大门,彻底燃起了他作为一只单身狗的,全部的愤怒。

评论(19)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