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勋白兴】全世界最微小的杀人事件(2)

文/贱兔子

*前文见今年三月的文






E
“怎么说的像是我不愿让你高兴似的。”吴世勋哭笑不得地道,“你高兴我跟着也开心啊。”

“是,我意思是没有很高兴。”张艺兴机械地回答道。

张艺兴什么也顾不得了,脑子循环着一句话——吴世勋在等我!

“vivi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总是精神不振的样子,也不吃饭。”说到这里,吴世勋的表情已经抑制不住地难过起来。

“我带他去宠物医院也没查出病来,我猜它可能在想谁……”

“现在方便的话,咱们就走吧。”

张艺兴根本不会去想这件事情是何等的荒谬,也不愿去想一会儿如何去面对客厅那只有着尖尖嘴的鹦鹉。

他迫不及待地打断吴世勋,急着去那个许久不见的地方。

只要吴世勋需要他,他就会无条件地满足对方的一切要求。

紧张地换了鞋后,张艺兴逃似的传过客厅,直奔吴世勋的卧室。——天知道他多害怕鹦鹉先生忽然在他身边大驾光临。

“别跑了,鹦鹉不在了。”

“为什么?”张艺兴停住了脚步,其实他并非多么厌恶那只鹦鹉,他只是单纯地害怕尖嘴生物罢了。

甚至在鹦鹉有时候学着吴世勋叫:“张艺兴,张艺兴,张艺兴……”的时候,自己心中溢出的喜悦让张艺兴情不自禁地想要亲近它。

尽管结果还是失败了。

可是张艺兴真的很喜欢这种感觉,仿佛真的在不断被吴世勋呼唤着,深深被吴世勋需要着。

可是现在连这鹦鹉也消失了,自己以后能够聊以自囘慰的事物也越来越少了。

“被送走了。”吴世勋轻描淡写地说道。

张艺兴一听便知道不该再问下去了——若是让热爱粉饰太平的吴世勋变得冷漠的事,定不是什么愉快的事。

比起那些稍遇上委屈不快就大肆渲染的人,吴世勋尊重着每一个和他相处的人,他把好的悉数呈现,那些不好的被他一笔带过。

“好了,vivi还在等我们。”吴世勋轻轻拉起张艺兴的衣袖,带他进了卧室。

这个细微的举动,却连同张艺兴的委屈和疑惑一并带走了。





F
vivi一如既往地可爱,却失去了之前的生机。

它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只是拿眼睛瞧着进来的两人。

“这是?”张艺兴难以置信活得如同一个贵囘族般的吴世勋,竟在这段时间如此狼狈。

“它不吃饭的结果。”吴世勋语气里的郁闷前所未有得强烈,“你要喂它些东西吃吗?”

“我试试?”

当vivi用它粗糙的舌苔划过张艺兴的手心时,张艺兴忽然明白了吴世勋为什么如此喜爱vivi。

那份温暖,是一个生命拥有的温度。

一个人需要为一份生命负责,何其荣幸。

“你看,它想你啊。你本以为你对它来说,无关紧要对不对?”吴世勋在张艺兴身后张艺兴去抚摸vivi,几乎将后半身都贴在了张艺兴的身上,“可是,它是想你的。”

属于青春期男生特有的,新鲜炽囘热的气息将张艺兴团团包围。

张艺兴昏昏沉沉地,如同吸了大囘麻似的,却仿佛受了些蛊惑似的——明明都有些腿软了,竟还大着胆子问道:“你呢?”

“想。”吴世勋软糯的年糕音答道,听上去是很认真的语气。

张艺兴听得两腿发软,险些就要跪下去了。

这算是什么?试探吗?看看这个傻子是否还喜欢着自己?

“我要走了,太晚回去父母会责怪。”张艺兴不由分说地抱起书包,横冲直撞地向门口跑去。

根本不给吴世勋留丝毫地说话时间。

或许看上去太神经质了,可仅仅是假设一下吴世勋玩弄自己,滚烫的泪就要夺眶而出了。

吴世勋望着张艺兴仓皇离去的背影,抱起了vivi,轻轻地道:“都怪我无能,让你也受了委屈。我错了,我不该饿你的……”

“我只是没有办法了,真的没有办法留他了……”

最后一句话说得太轻了,像是呢喃似的,顷刻间便化为虚无。





G.
张艺兴急需一些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否则他将在这个月,日日夜夜不断回忆起今天的事情。

张艺兴探身去拿手机,在即将触碰到的时候,停了下来。

这对于边伯贤来说,太不公平了!难道朋友就是用来利用的吗?

一道反抗声微弱地在张艺兴心底响起。

人是社会性动物,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找人取暖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

张艺兴咬了咬牙,默默地承诺以后一定会补偿伯贤的。

【伯贤,你之前说的那个夏令营现在报名还来得及吗?我忽然又想去了。】

一条短信被发出。

【哦哦哦!你愿意去了!我好开心!】

【当然可以!报名表我明天给你!】

【艺兴,好期待和你一起去夏令营。】

回复的短信一条接一条,宛如对张艺兴的一声声谴责。

张艺兴把头埋进被子里,昏昏沉沉地想,如果喜欢的人不是吴世勋就好了。

如果不是吴世勋,就不必这么小心翼翼……

如果不是吴世勋,也不用没完没了地为他失眠……

如果……

可惜没有如果。

张艺兴现在只求有什么事情可以转移他的注意力。

只要让他别再那么在意吴世勋就足以了。





H.
直到出发那天亲眼见到了张艺兴,边伯贤才敢确信这一切都是现实!

而不是他一次又一次的美梦中出现的画面。

巨大的喜悦笼罩着边伯贤,他亲昵地搂着张艺兴的脖子,久久不愿放手。

三班的班主任对这场景见怪不怪,劝道:“边伯贤同学,可能你们五班老师如果核对不好人数,你们得最晚走。”

这招实在是稳准狠,本来五班可能比三班晚到就让边伯贤心急难耐,要是最后一个走……

“好吧,我走了。”边伯贤委屈巴巴地说道,动作却没有丝毫地变化。

“边同学,你确定这样?”三班老师也觉得有些好笑,“人家小情侣都没你俩这么缠囘绵的,干脆你转班算了。”

边伯贤撇撇嘴道:“他们就是玩玩而已,我可不能转班,理科生工资高,我赚钱得养张艺兴。不能因为眼前的困难被羁绊。”

“你快走吧,一天天瞎说八道的。”张艺兴推开边伯贤,怪道。

“我真的走了啊,你记得想我。”

“想你干嘛!”

边伯贤并不因此受打击,手里紧握着临走前张艺兴塞给他的糖,三步一回头地走了。

张艺兴看着临上车前还拼命向自己挥手的边伯贤,笑道。

“傻子。”

评论(1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