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我好lay

【all兴】我日理万机的物业小哥

文/贱兔子

感谢超宠我的@ 鹿鳴小王叽
你让我随便更一个,我就随便写了一个……

这是一个小呜呜差点被绿的心酸故事……




吴世勋住在一家高档小区里面,总是会收各种各样的费用。

其中最贵的当属物业费了。

不过在这个小区内,竟然无人投诉物业,旁人听说后极为羡慕吴世勋。

这年头,负责的物业上哪儿找啊?

每当这时吴世勋总是讳莫如深地微微一笑,真诚地告诉大家:“都是假的,别信乱七八糟的传言,这小区也并非那么好。”

这件事之后,怎么能不让听者落泪,闻者伤心?

难过之余还不忘感叹,像吴世勋这样人好心善的帅哥,到哪里找的到呢?

吴世勋深藏功与名——你们最好都别来我的小区!

我才不会让你们看到我全市人最美,声最甜,最易推倒的物业小哥!

尽管最后一个是吴世勋猜的,但是谁还没住过个高档小区啊?

可是有这样的物业就是了不起!

吴世勋是亲眼目睹张艺兴从一个普普通通的物业小哥走上物业经理。

他也见识过张艺兴从一开始整整齐齐地穿戴好那身制服,到现在为了自己舒服,连白衬衫都要解两道扣子的样子。

想到这里吴世勋不禁有点心痒难耐。

这物业小哥总是一本正经的,做起事来也专注得很。

越是这样,吴世勋越觉得这是一种无声的勾引。

“喂,请问是张经理吗?我们家的保险丝好像烧了,想要请您看看?”吴世勋熟稔地掏出手机,一如既往地自力更生,创造出小哥的接触机会。

“好的,马上到。说了多少遍别这么客气。”

“好,艺——兴——”吴世勋坏心地拖长调子,“我等你。”

“嘟嘟嘟……”吴世勋几乎可以猜到张艺兴是何等慌张地挂掉电话的。

正所谓,你我本无缘,只有我主动,我们就会有故事。

好就好在,我们必须得有故事,我们不得不有故事。

谁让我是户主呢?

吴世勋一边这么得意地想着,一边打开了所有的大功率电器。

没一会儿,便传来了烧焦的味道。




张艺兴今天穿的白衬衫很透,也许他觉得这样的料子会使他敏感的皮肤稍微适应点。

不过吴世勋却在后悔,为什么不找点让张艺兴弯腰的活儿呢?

那两朵鲜艳的花如果只是隐藏在黑暗中,未免太过可惜了吧?

张艺兴轻车熟路地修着保险丝,吴世勋帮他扶着提子,抬头看着那臀部曲线,安慰自己也不算太亏。

“修好了,那我就先走了,还有一家也出了点问题。”张艺兴语气诚恳地道。

明明想要挽留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却又被噎回去了,想要发火却又舍不得。

吴世勋悻悻地告别了张艺兴。

他走回客厅,却发现地板上多了一本黑色的小笔记本。

吴世勋迫不及待地翻开本子,只见第一页上工工整整地写了“工作笔记”四个大字。

吴世勋漾起了一个笑——他们家的物业小哥也太可爱了吧?简直像是高中生似的。

【6.20】
今天E栋402的吴先生家马桶又坏了。
说起来吴先生真是好脾气,家具一天到晚动不动就坏也没几句怨言。
唯一让人不开心的是,今天的裤子太紧了啊!!!
我在修的时候,他一直在旁边递工具。
真是的,吴先生怎么能总是这个样子呢?



吴世勋楞了一下,来不及回忆当天张艺兴穿紧身的裤子是什么样的风光,连忙继续看了下去。



怎么可以那么温柔呢?以后要是有了太太的话,对方会被惯坏的吧?
不知为何,每次在吴先生面前,都觉得即使犯错也没有关系。
莫名其妙地有一种无论何如都会被温柔以待的错觉。
尤其是被他注视的时候,会令人不自觉地产生误会。
啊,自己真是太糟糕了,竟然抱着如此严重的私情工作。
可耻至极。

第二家是B栋的边先生。
每次见到边先生,都会感觉到十足的活力。
每次看到他那头红色的头发,就像是见到了一团燃烧的火焰。
或许是太累的原因吧?
我实在承受不住边先生的热情,喝了一杯水后,竟然被突如其来的困意吞噬,直接在人家的沙发上睡了一觉。
更过分的是,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边先生亲吻我的嘴唇……
后来晕头转向地帮边先生修好了插座后就很快地厉害了……
我觉得没什么脸面再去边先生了。
嗯……补一句题外话……边先生也很帅。



吴世勋自然知道那不是梦,更知道所谓的边先生做了什么好事。他强忍着怒火,翻到下一页。

【6.21】
D栋新搬来一家住户,叫金钟仁。他是健身教练,身材非常好,古铜色的皮肤看了让人十分羡慕。
啊,男人就是要那样的皮肤才够man!
整整一个下午都花在了金先生的搬家事宜上,我觉得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可是金先生十分客气。
他说,这么麻烦我,他感觉到十分不好意思。
他还说,要请我晚上吃一顿,并叫我一定不要拒绝。
如果是别人,我可能不会答应。
可是金先生是新来的住户,直接驳了他的面子也不太好,于是我答应了。
在楼下正好碰到了金先生的邻居,朴先生。
朴先生是体育老师,从他和金先生的谈话中可以听出来两人早就认识了。
于是变成了三个人的聚会。
男人的聚会一定少不了酒。
可是我酒量不好……
喝到一半我就有点短片了……
我依稀记得他们两人去扶我上厕所,还是朴先生帮我解开的皮带……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是在我自己家的床上。(想必是他们问我住哪里,钥匙放哪儿了)
醉宿的感觉并不好,可是我却有一点释放后的快檲感。
我猜可能是我半夜在迷蒙之中解决了个人问题,可是我大致看看,好像也没有在被子和床单上找到发泄的痕迹……

我本想在仔细找找,边先生的电话已经来了。
其实我真的好奇怪哦。
为什么这些帅气的住户家的设施总是会出现问题?
难道是天妒蓝颜?



吴世勋所有的忍耐被这几行字瞬间消耗殆尽。

他压制着气愤到颤抖地声音拨通了张艺兴的电话:“喂?你现在走到哪里了?”

“我快走到B栋了,您有什么事吗?”

“我家的马桶,电源全部坏掉了,不知道是不是跳闸了,电也没有了。总的来说,除了保险丝,其他的全部出了问题。”

“啊?这么严重?”

“是,所以请您务必,现在过来可以吗?”

“好,我现在就往回走。”

几分钟后,门铃响起。

面若冰霜的吴世勋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为他的物业小哥揭开,为什么有的住户的设置总是出现问题的谜底了。

评论(50)

热度(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