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all兴】昙现(2)

文/贱兔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吴世勋的紧张几乎以成倍增长。

他下意识地环视四周,恰好看到了在声乐系站着发呆的朴灿烈,他和自己一样也不参与讨论。

他不讨论是因为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而朴灿烈不讨论是因为他的心之所向是张艺兴。

一想到一个声乐系的学生对张艺兴这么上心,吴世勋总觉得怪怪的。

当都暻秀带着一群高二的学长学姐入场后,声乐系的欢呼声和哀叹声同时响起。

舞蹈系却安静不下去了——张艺兴没来!

吴世勋越发紧张了,他开始有点动摇,会不会真如那女生所说,是金钟仁和都暻秀搭配?

“别着急,金钟仁应该不会出现。他是被破格录取的,否则就应该跟咱们一届。学校不会选择这样具有争议性的人物。”

朴灿烈的声音忽然在身旁响起,吓得吴世勋半死。

看着吴世勋翻了个白眼,朴灿烈才明白过来,解释道:“抱歉,刚才突然看着你了,就换了位置和你说说话。”

吴世勋点点头,不再说话。

他想,大学明明是新的起点,可是人与人之间的起跑线还是不一样的。

消息灵通的人,比如朴灿烈,在别人慌张时便已经了然了结果。

信息闭塞的人,比如自己,只能一个人胡思乱想,由于了解地太少,甚至都没法和别人交谈。

姗姗来迟的张艺兴看也不看他的学弟学妹,径直向都暻秀走去。

都暻秀一直皱着的眉头在看到张艺兴后,终于放开了。

他用手点了点张艺兴的头,算是对这个不靠谱的哥哥一个无声的批评。

“啊啊啊啊啊!盐弟甜哥!都暻秀对他哥也太温柔了吧?说好的用拳头说话呢?!”身后的女生惊呼道。

是个哥哥呀。

吴世勋偷偷记在心里,微微踮起脚去看张艺兴。

张艺兴满怀歉意地向这个弟弟微笑。他凑上去在都暻秀耳边低语几句,都暻秀当即笑了起来。

随后,这个迟到风波就算过去了,其他人自然不敢说张艺兴什么。

张艺兴站在都暻秀旁边,开始扫视他的学弟学妹。

那样子像极了一个老农民去扫视自己的庄稼地,吴世勋甚至怀疑他眼中闪烁的是欣慰。

张艺兴并不是一个让人惊艳的人,干净是他的特质。

从小的细节可以看出来,他是个很懂的让人舒服的人。

从之前听到的谈论中,吴世勋得知都暻秀是个颇为严肃的人。可张艺兴不过寥寥数语便可使这冷面佛一展笑颜。

吴世勋不敢再去看张艺兴了,他怕和对方的视线撞上。

仅仅是一个名字边让他昨天差点一夜无眠,若是再发生点什么,他岂不是要魔怔了。

吴世勋侧过头想和朴灿烈说话,却发现不知道何时已经换了人。

朴灿烈跑到了队伍的前面,不用猜也知道,他是为了更方便去看张艺兴。

就在学生们望眼欲穿之际,校领导终于来了。

张艺兴正大光明地发呆,毕竟他不是新生了,这一套也听过一遍了。

“在此,我宣布第xxxx界新生大会正式开始!”

当五彩纸屑从张艺兴身边喷出来的时候,他被吓了一跳,然后躲到了都暻秀的身后。

“哈哈哈哈哈不解风情的都暻秀非要等到哥哥主动过来。如果是边伯贤或者金钟仁的话,一开始可能就会把哥哥搂住。”

“是不解风情吗?我倒是觉得他在等哥哥主动。”

吴世勋听着女生们的窃窃私语,感觉自己又受教了。

张艺兴知道都暻秀没有躲开,是为了帮自己挡纸屑,于是乖乖地去帮他往下弄纸屑。

都暻秀轻轻拍了拍他的屁股,示意没有关系。

因为全程在关注着张艺兴,所以冗长的领导讲话仿佛也很短似的,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学长演讲的阶段。

张艺兴是第二个,他演讲得十分富有激情。如果是别人,可能会有用力过度的嫌疑。

但是那些话被张艺兴说出来,真的让人诚心实意地感受到这位学长给予了他们这届新生厚望。

都暻秀和张艺兴两位的老干部发言开了个好头,一个个新生情绪高涨。

剩下的学姐学长借此机会继续为会场升温 ,算得上是完美地结束了。

接下来就是带领新生去食堂吃早点。

一开始新生们敬重他们的学姐学长,很给面子地保持着安静。

直到在食堂门口看到了边伯贤和金钟仁,新生们实在是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又躁动了起来。

在开学第一天就看到大二的四大主力,这样的幸事是很少发生的。

都暻秀不怒自威,转过头,一个眼神就让新生们闭了嘴。

张艺兴回过头笑吟吟地打量着他的学弟学妹,像是再策划什么事的样子。

吴世勋心呼不妙,连忙低下了头。

“那个低着头的男生,到前面来,你暂时管一下纪律。”

吴世勋抬起头,才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看他。

“去啊,是你。只有你一个人在低头。”他身后的女生推推他。

“我的天,他一个男生这么有心机?别人都恨不得仰脖,他低头?高。”

这一句话点醒了吴世勋,是呀,面对张艺兴,试问谁会想要躲避呢?

“不可能,艺兴学长怎么可能会被这么低级的手段吸引,他好像真的从始至终没说话。”

“一定是这样,张艺兴最擅长的不就是默默观察吗?”

吴世勋还没有走到最前面,张艺兴已经去找那三人去了。

张艺兴这个甩手掌柜做得心安理得,一句话都没留。

金钟仁恹恹欲睡地靠在树上,看到他的lay哥来了才恢复点精神。

相反之,边伯贤是太有精神了,隔着老远就在向张艺兴招手。

都暻秀看着向他们走过来的张艺兴,点了点头。

三个人为他留了一个中间的位置,张艺兴觉得不太合适,于是站在了都暻秀的旁边。

可他不动,并不代表金钟仁和边伯贤不可以动,最后他被三个人围得死死的,想换地方都不行,只得作罢。

吴世勋发现看起来很性感的金钟仁在张艺兴面前完全是一个纯情高中生,动不动就红了脸,偷偷打量张艺兴。

边伯贤和传言中一样热情,不过占有欲比较旺盛,在他说话时如果张艺兴被其他事物吸引了目光就会直接上手。

都暻秀看起来是最淡泊的一个人,不过吴世勋觉得这主要归功于张艺兴总是最先想到都暻秀。

不一会儿,食堂的门开了,都暻秀回去吩咐给第一排的朴灿烈一些事情。

像朴灿烈这样会来事的人,恐怕很快就能迎来结识张艺兴的一天吧?

“你,过来。”都暻秀指着吴世勋说道,“这次声乐系和舞蹈系一起行动,你跟着他关照好你们的人,知道了吗?”

吴世勋点点头。

都暻秀处理得很好,说话也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即为他和张艺兴争取了自由时间,同时也没耽误学校下派的任务。

但在吴世勋内心深处,他总觉得过来的人如果是张艺兴,会更让人心里熨帖。

跟着朴灿烈,吴世勋基本是不费什么力气,毕竟对方的组织能力是真的很强。

“咱们是不就可以自由了?”吴世勋看着已经坐好的两个系的学生问道。

“你傻啊,当然得过去领功。”朴灿烈摇了摇头,表示对吴世勋的情商很失望。

他俩刚走过去,张艺兴先开口道:“都安排好了是吗?辛苦你们了,这顿饭我请了。”

看着张艺兴递过来的饭卡,吴世勋想要推辞,朴灿烈却欣喜地接了过来,并连声道谢。

“对了,打完饭就坐我们旁边吧,回那边也还有一段路。”

就在那一刻,吴世勋感觉到心脏被狠狠击了一下。

完了,还是不出意外的,俗套的被俘获了。

评论(33)

热度(150)

  1. 世勋家的甜蕾贱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