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all兴】昙现(6)

文/贱兔子



“金泰宇。”

这个名字一出立刻引起一片唏嘘。

kasper是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人。

同样也是S大众多风云人物之中,金泰宇已经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基本已经脱离了S大,更多的时间投入在了自己的事上。

但是S大是极为现实的,面对这样不要钱的活招牌,学校方面向来大方。

“好久不见。要不是这次邀请,我以为你已经忘了我。”金泰宇向张艺兴伸出了手。

不同于学生会的人,金泰宇作为一个自由人,与张艺兴并没有上下级或者平级的关系。

“是好久不见,可你也不能这么说胡话!”

张艺兴喜欢金泰宇这样自然的态度,这是一个老朋友该有的样子。

“是你不该这么久不联系我!”

说话之间,两个人的身体已经娴熟地开始配合对方的舞步。

旁人只能看到两人优美的舞姿,一如两只交颈的天鹅。

两个男生一起跳舞比起男女搭配不免多了一些尴尬,可是这样的问题在编舞老师面前是微不足道的。

从一开始,哪怕是行外人也不难看出舞蹈中加入了些许芭蕾舞中天鹅的元素。

若是有人可以听到张艺兴和金泰宇的低语,一定会瞠目结舌的。

因为他们明明跳得这么勾魂摄魄,在私下却开始东拉西扯。

“你怎么看上去又瘦了?”

“是吗?我看你,倒是又帅了。”

“少来这套。学生会最近还和以前一样忙?”

“就那样呗。”

“金俊勉还是死盯着你?”

“难道还能是金钟仁不成?”

不知不觉中,舞曲已经渐渐到达了高團潮,两只骄傲的天鹅注定无法被彼此束缚。

观众们也在舞者的高超技艺下屏住了呼吸。

而两位舞者的谈话也终于正经起来。

“艺兴,我说过的。只要你来找我,我永远都会向你伸出手的。”

“我知道的。”

“可是,你什么时候来找我呢?”

金泰宇的舞姿由之前的激烈忽然迟钝了下去,如同一只欲飞的天鹅忽然被折断了翅膀。

张艺兴也随之停下了舞步,紧接着,是环绕全场的狂舞!

那是一只天鹅丧偶的愤怒与绝美!

有女生不禁捂住了嘴,可呜咽声却不争气地从指缝漏出。

原本满是欢声笑语的舞厅现在只是一片死寂,仿佛人们身上华丽的礼服也在此刻化作了素白色的丧服。

当张艺兴回到金泰宇身边时,金泰宇已经没有了起舞的能力,只能任身体的力气渐渐地流逝,缓慢地跌落在地面上。

张艺兴不再表示不舍,而是同他一起归回地面。

他们一起闭上了双眼。

惨白色的灯光打在两位舞者的身上。

舞曲已停,人却未起。

新生们这时才缓缓明白过来,这次是学长们给他们上的第一课。

到底什么才叫艺术?

怎样做才是尊重艺术?

最后,灯灭。

金泰宇伏在张艺兴耳边轻声道:“忘了告诉你,这支舞的名字叫‘天鹅之死’。”

一股强烈的情绪从张艺兴的身体里溢出,那种绝望的悲哀感使他一时无法发问。

金泰宇,你明明早就知道了答案对吧?

为什么?

为什么还要追问我一个答案?

最后,张艺兴也没有发问。

两个人一起默契地上了二楼,坐在一起,扮演起学长的角色。

只是,很难不想起,当年的新生舞会,当年的那个自己。

“喂,金俊勉不来?”

“来。”

“那他过来可能会脸黑吧?”金泰宇扭身问身旁的准学生会会长。

“随他吧。”二楼的灯光略昏暗了些,朦胧的灯光中,张艺兴的侧脸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底下的小崽子们也虎视眈眈的,我是说边伯贤他们。”

“不想和我坐就走。”张艺兴面无表情地看着下面开始骚动的新生们,冷冷地道。

“ok,我闭嘴。”金泰宇忍不住又看了看身边这人,心道这人的性子还是老样子啊。

朴灿烈和舞蹈第二的女生勇敢地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吴世勋这才明白了两人为什么要没日没夜地着急练习。

如果说,金泰宇和张艺兴是高贵的天鹅。

那么这两位也可以被称作美艳的孔雀了。

准确来说,两人像是求爱的孔雀纷纷张开自己华丽的羽毛,非要征服对方似的。

也不知道张艺兴看着没有,反正吴世勋无意间被朴灿烈的眼神,狠狠地烫了一下。

“舞蹈系的?”不太清楚形势的金泰宇问道。

“男生是声乐系的。”张艺兴谈谈地道,他记得招新那天的这人。

“这男孩子挺厉害。”

“一个声乐系的,这个程度的确……”

“不,我是说,他能让你已经记住他了。”

“你这个说法,倒是很有意思。”张艺兴品了品,忽然笑了起来,“说得我好像是个大人物似的。”

金泰宇本来要吐槽这人的反射弧,却被瞟了一眼,于是闭了嘴。

人人都知道张艺兴有酒窝,哪怕是礼貌的笑笑都特别暖。

可是没人敢说张艺兴开怀地笑起来时,嗲得要命,连空气都能甜得发黏。

金泰宇忽然恶意地想,要是金俊勉这时候过来就好了。

让他好好看了看他的小甜心在自己面前笑得多甜。

“想什么呢?”张艺兴发现了金泰宇的心不在焉。

金泰宇直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哥太可惜了,一天天出钱供你,还被你‘金俊勉’的叫,最后你还动这种脑筋!”

金泰宇看着笑倒在另一边的凳子上的张艺兴,心道你这样也并没有对得起他,好吗?

新人换了一波又一波,张艺兴的姿势越来越懒散,眼神却越来越亮。

“你真要当个好学长了?”金泰宇有点惊讶。

“不,我得狩猎。看看这届哪个可爱到能让我心痒。就……”张艺兴做了一个开枪的手势。

“那你这是已经找到了?”金泰宇知道,张艺兴对人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

“勉强算吧。迷途的小狼,爪子也不锋利,小腿儿就忍不住已经开始跑了,可不可爱?”

“或许吧。”金泰宇努力地回忆今晚的每一个舞者。

这时躲着角落里吴世勋又拿起了一杯果子酒,再一次地不厌其烦地寻找了一圈张艺兴的身影。

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主人公,且受了整整一晚上的关注。

否则他不会一晚上灌这么多酒的,因为他绝对不会想要留给张艺兴一个自己是酒鬼的形象。

金俊勉一个晚上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也不知道是来了又走,还是彻底没来。

反正从家族到学校的大小事务,够让他忙得堪比美国总统。

夜色越来越深,舞会也快要结束了。

张艺兴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金泰宇有点着急地捏过他的肩膀:“你别玩得太过,被金俊勉发现了要吃苦的。”

或许是他没有注意到力气的大小,弄痛了张艺兴,对方的脸皱成一团道:“我不玩的,是正事。”

“那你怎么还不走?”金泰宇连忙放开了手。

“有一个约定。”

“什么约定?”

“你不会想要知道的。”

“我想知道。”

“真的,你不会想要知道的。”

两个人僵持不下,最后还是金泰宇服了软。

“要说话算话啊!我先走了。”

“拜拜,下次一起去吃烤肉。”张艺兴挥挥手,又补充到:“你们一个个做弟弟的,天天管教起来我倒是很有一套嘛!”

金泰宇一吐舌头——谁不知道你倔起来谁都管不住?

评论(15)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