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我好lay

【all兴】昙现(9)


文/贱兔子

如昙花一现般,张艺兴很快地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刚才的脆弱仿佛是股若有若无的微风,霎那间就了无踪影。

要不是忘不掉刚才的惊艳,吴世勋真当自己出了幻觉。

他们目送着张艺兴走出门,直到传来张艺兴锁门的声音,吴世勋才后知后觉地想到——他们该怎么出去!

比起吴世勋的惊慌失措,朴灿烈明显镇定些,犹豫了片刻指向了窗口。

吴世勋哭笑不得,今晚他险些被张艺兴推下去,这会到好,自己了结。

朴灿烈迟疑地走向窗户,突然猛地蹲下身子!

吴世勋用口型询问情况,朴灿烈把一根指头竖在嘴前。

外面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像是一头野兽在夜晚发出的咆哮声,等到那声音渐渐变远,朴灿烈才起身解释道:“金俊勉来接张艺兴了。”

“你怎么知道?”吴世勋下意识地问道。

这一个晚上,吴世勋一直都在不停地问朴灿烈“为什么”。

“这么晚了,学校高层的那些老头子们哪个勤快到来看看已经散场的新人舞会?剩下有权力的人,又有哪个敢公开在晚上接走张艺兴?”朴灿烈对这一切如数家珍。

确实和他猜测地一致。

此刻张艺兴正坐在金俊勉的车里, 望着窗外一排排向后走的树。

“今天还顺利吗?”

张艺兴不回答。

金俊勉忍不住转过头去看他:“生气了?”

“你明明知道还要问。”

金俊勉听了后也不为自己辩解,抓过来张艺兴的手捏了捏,算做一种无声地讨好。

张艺兴由着金俊勉来,眼睛却一直看着窗外。

金俊勉之前哪里受过这种待遇,别说他主动求和了,哪次不是别人上赶着去讨好他。

张艺兴与他来说是个例外,也是个意外。

遇到张艺兴以前,金俊勉的生活就像一只昂贵的机械表,每一秒钟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良好的家庭,优秀的学校,甚至连婚姻都有了一位和他家门当户对的人作为结婚人选。

只是在那届入学考试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从小金俊勉就被教育不要意气用事,可是作为考官中的一员,从见到张艺兴开始跳舞的第一分钟起,他就没办法再做到公平公正。

理教规矩被欲望与冲动撕碎,金俊勉没有一刻停止想象如何把眼前的那个人占为己有。

张艺兴像是在深潭落下的一滴水,他的一个眼神都能让多年静如止水的金俊勉泛起波澜。

小时候金钟仁说被哥哥这样的怪物盯上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金俊勉不置可否,可如今他不得不承认金钟仁是对的。

突如其来的爱情像是一把烈火,足够把金俊勉烧得连灰都不剩。

可他忘了,若是躲不开的火,又怎可能只有他一个人被殃及。

他无暇去转身,所以家弟那闪烁着的跳动着的不安着的眼神独自在暗处活跃,无人知晓。

金俊勉几乎用尽全力为张艺兴开道,他要把张艺兴送到最前端。

同时,他又在暗中封死了张艺兴的路。

他为争取张艺兴的第一名,不惜去牺牲金钟仁,若不是几位导师忌惮金家,怕是就没有了当年的并列第一。

金俊勉亲手把张艺兴一个平民考生送上第一的风口浪尖,然后又以保护者的身份霸占这个人。

开路的人是他,毁了张艺兴所有可能性的人也是他。

从心动的第一秒开始,金俊勉就决定了,他要让张艺兴走得很远。

不过那路的尽头一定得是他。

张艺兴爱他也好,恨他也罢,只要是他的就好。

“你来过。”张艺兴稍微缓和了些,不带感情地陈述道。

“是。那个时候你正和泰宇笑得欢。我好久没有看到你那么开怀,不想打扰。”

“哦,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打扰?等我们一起躺在床上的时候吗?”张艺兴被金俊勉的说辞激怒,渐渐不平静起来。

“你敢做,我就让他消失。”金俊勉的语气一如平时安排工作时冷静。

“你个疯子!那可是你亲弟弟!”张艺兴难以置信地对着金俊勉大骂。

“可你是张艺兴。”金俊勉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情绪也被张艺兴这股无名的怒火波及。

“我要下车!”张艺兴颤抖着去开门。

金俊勉眉头微皱,立刻在路边停下,看着惊慌失措的张艺兴道:“慢着点,我又不是不让你走。”

“你放我走吧。”张艺兴停下手中的动作,“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不可以。只有这个,不可以。”金俊勉一字一句地说道,随后他转过身理好张艺兴有些凌乱的发,轻声在对方耳边道:“没想到我送你的东西,这么快就用上了。我很高兴。”

张艺兴像是被淬了毒的刀子扎进心口,一动也不敢动。

金俊勉知道的!他什么都知道!

他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他的?

身处温暖到车内,张艺兴却感觉到如同被扒光了衣服扔在了车外。

他在金俊勉面前一丝不挂。

“不走吗?不走我要反悔了。”金俊勉温和地笑着。

张艺兴怔怔地看着金俊勉。

他想动,动不了。

金俊勉探身抓起放在后座的外套,裹在张艺兴身上:“我今早出门的时候带的,和给你买的外套是配对的,本来可惜没派上用场。现在能让你回去的时候不挨冻,反而起了更大的作用。”

“是我不对,是我吓到你了。”金俊勉接着把张艺兴的头搂过来,亲亲他的额头。

“我既想要你快乐,又想让你爱我。或许有些贪心,可是我是最配的上的人。”

张艺兴用不解的眼神问金俊勉,为什么。

“以后你会知道的。或许那些在你身边蠢蠢欲动的家伙是有几个有本事的,但末了也翻不起几个水花。”

“好了,晚安艺兴。今天你累了,回去好好休息。这段时间我不会再来打扰你。”

张艺兴沉默地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他一把扯下披在身上的昂贵外套,恶狠狠地踩在上面,把那套漂亮的衣服踩的不堪入目。

可这又算什么呢?即使这件外套再昂贵,也不过是金俊勉衣柜里面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件衣服。

就像是他用尽全力的反抗,在金俊勉眼中可能也只是另一种撒娇的形式吧。

手机的提示音响了起来,是边伯贤的信息。

在这个圈子里面,边伯贤的出身并不如其他几位显赫,但是却格外地讨张艺兴喜欢。

是他真实的样子也好,伪装的样子也罢。

他总是给人一种开心就好的感觉。

相比起钟仁和暻秀的严肃认真,边伯贤总是营造出一种随意感。

像是一种无声的诱惑。

哥哥为什么不来找我玩呢?

不用对我费心的。

我们,只要开心就好。

张艺兴本在回复栏里面不假思索地打下了一句“抱歉,最近有事。”

不过他思索了片刻,又一个字一个字地删掉。

好的。

张艺兴回复道。

比起之前的小心翼翼,现在的张艺兴仿佛一个假装是好学生的混混在家长面前暴露了原型,反而愈加肆无忌惮起来。

反正金俊勉都会知道的。

为何不更敞亮些?

评论(24)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