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我好lay

【勋兴】学霸之间的巅峰对决(4)

文/贱兔子




#FOUR.友好共识#
到终于到达串串香小店的时候,张艺兴情不自禁地吟诗一首。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我拖着沉重的吴世勋,站着骑过来的这段路!

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张艺兴招呼吴世勋在外面看车子,自己昂首挺胸地走进了店里。

“老板,昨天我和那位同学来吃饭没有结账是吧?”语罢,张艺兴从兜里掏出一张红彤彤的毛爷爷。

那一刻,他感觉到自己胸前的团章更加闪亮了。

“不啊,他今天早上过来结过了。”

张艺兴犹如霜打的茄子般,怅然若失地离开了小店。

昨日闻到的香味依旧诱人,可是提不起张艺兴一点食欲——这一次,是他不义!

悔意拍打着张艺兴的心房,他低着头走出去,一不小心看到了吴世勋的手机。

然后不小心看到了吴世勋的照片。

照片里面的吴世勋靠在摩托车上,显得腿很长。

这一看就是在照相馆里面拍的,小吴世勋大概是三五岁,看上去虎头虎脑的。

下面是朴灿烈的消息:

“这就是你说的会骑摩托那会儿?还显得腿很长?”

“我记得你根本不会骑车啊!大哥!”

“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回忆的片段因为这张照片渐渐清晰起来,朴灿烈的话更加使吴世勋无地自容,更恐怖的是……

一片阴影遮住了光线。

吴世勋不敢抬头去看,可这来者除了张艺兴还能是谁呢?

正在这时,串串香店的老板娘跑了出来:“这位同学,不要走!虽然你同学把你们昨天欠下的钱还了,但是他没拿你的学生证!”

张艺兴呆若木鸡地借了过来,照片里的张艺兴仿佛怜悯地看着自己。

学生证上面第一行就是三个字:张艺兴。

“啊啊啊啊啊啊啊!边伯贤你个王八蛋!我要杀了你!”

两个男学生。

两个不小心暴露自己黑历史的男学生,脸上都泛着可疑的潮红,我们可以理解是羞的。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我也……什么都没有听见。”

事情仿佛就这样愉快地解决了。【并没有

夜深人静,张艺兴犹豫半天打开了和边伯贤的对话框。

“嘿,我跟你说个事……”

另一边接到吴世勋电话的朴灿烈惊讶地道:“你是说,张艺兴他……”

嗯,这就是虚假的塑料兄弟情。





“咳咳咳,下面,我有一件事情要宣布。”可能所有的班主任总是在下课铃声响起后,才能想起事来。

边伯贤整整憋了一节课,正准备冲去厕所一泻千里,谁曾想摊上这种事,搞得他此刻像个偏瘫似的,表情都扭曲了。

“咱们学校下个月要举办一个篮球赛,希望咱们同学能积极参与。”

……

“但是鉴于同学们之前的表现不够踊跃,咱们选完参赛的同学再下课!”

“老师,选我!”边伯贤“嘭”地站了起来,由于太着急甚至撞到了桌子说。

“同学们!边伯贤同学这样的行为,值得我们每个人掌声鼓励!”

在热烈的掌声中,边伯贤涨红了脸。

当然这不是我们的团支书羞出来的,而是因为憋尿憋的。

“那么现在,还有没有其他同学像边伯贤同学一样主动呢?”

“快举手啊!”边伯贤用唇语对不远处的张艺兴说道。

张艺兴笑而不语,正所谓明人不说暗话,伸出一根指头。

“一天早点?没问题啊!”边伯贤拼命点头。

张艺兴摇了摇头。

“一周早点?……好吧。”边伯贤勉强点点头。

张艺兴皱起眉头。

“卧槽!一个月?!”边伯贤震惊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张艺兴作势要趴下睡觉。

“行行行!”边伯贤咬着牙点头。

“老师,我。”张艺兴得到满意的回答后,悠然地站了起来,并表示大仇已报。

“我也去!”在吴世勋惊异的目光中,朴灿烈举手道。

张艺兴微微勾起了嘴角,却隐约发现声音好像不太对劲——不是吴世勋?!

他惊讶地扭过头却正面迎上吴世勋饶有兴趣的目光。

张艺兴猛地把头转回来,心跳却快得很。

这局还没有开始的战役,是自己输了呢。

“老师,我愿意尝试一下。”吴世勋缓慢地说道,可他的内心却火热起来。

这或许是个契机。

后背渐渐又发起热来,张艺兴这才又感受到了那道炽热的,来自于吴世勋的目光。

说来奇怪,比起前几次的愤怒,更多的则是安心。

张艺兴头一次感觉到反射弧太长不是一件好事。

同时,他开始害怕了。

评论(5)

热度(146)

  1. 世勋家的甜蕾贱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