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我好lay

【勋兴】学霸之间的巅峰对决(8)

文/贱兔子







#Eight.痴汉出没请注意③#
边伯贤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无论张艺兴回来之后怎么打暗号眨眼睛,他都无动于衷。

张艺兴也纳闷了,这边伯贤打个架,把智商也打没了。还是……自己不够主动?

于是他停止了眨左眼,开始眨右眼。

“张艺兴,病没好回医务室看病去!这么长时间了,书都不往出拿的!”老师看着平日里的标杆张艺兴都不务正业起来,异常痛心疾首。

张艺兴隐约听到几个女生的低笑,瞬间明白了。

边伯贤这小子阴他呢吧!

他幽怨地看向边伯贤,我是不是你最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边伯贤扭过头,用目光意味深长地表示——崽,阿爸对你很失望。

张艺兴一撇嘴,看到老师不善的目光后,赶紧从书包里往出掏书,一张黄色小纸条随之掉地。

下周一,废弃篮球场见。

张艺兴把纸条上一看就是用左手写的字读了一遍又一遍,勾起了唇角。

他已经记不清上一次被人这么挑衅是什么时候了,也感觉自己很久没有活动手脚了呢。

好的不好的记忆一起往脑子冲,张艺兴隐约兴奋起来。

他又看了看不知道在生哪门子气的边伯贤,愉快地决定这次也要隐瞒掉。

可是,张艺兴忘了,他后面还有一双眼睛呢。

放了学张艺兴把从医务室拿的药膏往边伯贤桌上一扔:“气顺了一起走,不顺我自己走。”

反正他从容得很,他和边伯贤之间就是那种没什么能隔夜的愁,就算隔了夜,也就撑死一夜。

“看在药的份上勉强和你走吧。”边伯贤记得早上张艺兴说的跟踪事件,恨不得把他送到家里去,“哎,这药是不是从医务室小姐姐手里拿的。”

“男医!想什么呢。”张艺兴拍了拍边伯贤,“我上一次在医务室里面见的雌性是只母蚊子。”

边伯贤突然觉得在医务室见到保洁阿姨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我觉得咱们都快成男校了!这学校是不是就等着咱们弯成蚊香好解决女多男少的社会问题啊。这班里女生一个巴掌就数过来了!”边伯贤揽住张艺兴的脖子愤愤不平地道,“你说是吗?兴兴。来,亲一个。”

张艺兴推开边伯贤,嫌弃地道:“就算我弯了,也不会和你乱伦的。”

边伯贤震惊了:“你当时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张艺兴赶紧上去捂边伯贤的嘴:“团支书,你这是说什么呢!我不要面子的啊!”

坐在窗边的吴世勋看得烦了,去拉扯朴灿烈:“走吧,别睡了。回去睡。”

朴灿烈正做着噩梦呢,被这么一拉瞬间就醒了,顾不上擦嘴角的口水就被吴世勋拎着走了。

另一边的边伯贤和张艺兴走到一半,张艺兴突然道:“不行,我得去趟厕所。”

“去去去,你这懒驴子!”

张艺兴跑上楼,没往厕所拐,径直走回了班里。

他摸了摸自己的裤兜,里面另一只药膏还在静静地躺着。

张艺兴自己都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要鬼使神差地要两管药。

不过现在他很肯定自己是跟上鬼了,所以才会半路回来,再偷偷把药送给吴世勋。

“像我这样,学习又好,人又善良的班长真的很少了。尤其是这种做好事不留名的活雷锋更少!吴世勋同学,要想报答我,就在成绩上被我碾压吧。”

四下无人的教室,张艺兴一边往吴世勋书桌里塞药,一边说着自己感动中学十大人物的发言稿。

突然,一沓子纸掉了出来。

是自己自高一以来的所有成绩。

张艺兴看着看着,笑了起来,又把纸单塞了回去。

尽管被人盯上了,但是张艺兴却没有一点不适。

他喜欢足够努力的人。

他也愿意等吴世勋有一天来挑他这全校第一的位子。

但是,仅仅限于学习。

吴世勋下午拿书时,摸到了一管小小的药膏。

他的心中泛起一股暖意并看向了旁边睡觉的朴灿烈。

朴灿烈接上了上午的噩梦,硬是活生生地吓醒了。

朴灿烈一睁眼,就看到吴世勋一脸慈爱地看着他。

朴灿烈犹豫了片刻,又埋下头,闭上了眼睛。

他觉得还是现实更恐怖些。

因为他清楚吴世勋才不可能那么可爱!

评论(3)

热度(139)

  1. 贱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