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大抵怪我贪婪
总妄想真心得以善待

【勋兴】甜蜜报复(上)

文/贱兔子


众所周知,黎明总在风雨后,风雨过后见彩虹,若想要迎来假期,作为苦逼的学生党就必须面对——期,末,考,试!


吴世勋,一个帅气的富家子弟,从来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今天他在考场出现的这一劲爆新闻,使不明情况的吃瓜群众们感到格外恐慌。


而我们的主人公吴世勋45度仰望天空,只留下一个忧伤的侧脸。有人说,吴世勋这是要改邪归正了,也有人说吴世勋一直是不屑考试这种小儿科的事情,今天来展示一下实力。


只有吴世勋自己知道,因为他爸不知道抽什么风,说周围人都散发着给孩子花钱往好班转的酸臭味,他决定让吴世勋散发靠自己的清香,让他好好考试不要丢脸。吴世勋心里苦,只能寄希望于监考老师是个好说话的主儿,至于周围同学嘛,开什么玩笑怎么会有人不帮助他?!帮助吴世勋= 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好像什么东西混了进来?】


仿佛听到了他的呼唤一般,监考老师走了进来——“大家好,我是你们的监考老师,张艺兴,叫我张老师就好了。”这位老师肤白胜雪,声音如汽水般好听,最重要的是他的脸上好像闪烁着“好说话”三个金闪闪的大字。


吴世勋激动得内心老泪纵横,恨不得像人民群众见了解放军一样上去和老师握握手。奈何有背考场秩序,只能给这个老师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时间长到可谓一眼万年。尽管这位老师没有回应他,但是吴世勋相信任何人都会在自己这一眼下屈服的!


然而考试开始后,这位老师便开始热情地回应吴世勋了。


“这位同学你有带齐文具了吗?”
呵呵,老师你带脑子了吗?


“这位同学你晒吗?要不要拉窗帘?”
我要拉窗帘?我还要啪啪啪呢!


“这位同学你准备草稿纸了吗?”
你准备什么时候从我身边离开?


随着吴世勋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于是张艺兴越来越觉得这孩子有什么需求,便愈加殷切地对吴世勋嘘寒问暖。


一场考试下来,牺牲他一人,幸福全考场。睡了好几觉起来的人都抄上了,除了吴世勋。


一场场考试下来,吴世勋脸黑得跟炭球似的,吓得张艺兴干脆寸步不离了。


最后一场考试结束,吴世勋第一个就离开了考场,他怕自己再晚走一秒张艺兴就与这个世界永别了。


托张艺兴的福,吴世勋这个假期零花钱减半,每天伴随着父母的絮絮叨叨不说,而且每一科都给他请了家教!


吴世勋就这样度过了他有生以来最惨淡的一个假期,损友朴灿烈请吴世勋去blue以表示同情。


“卧槽,你是吴世勋吗?”朴灿烈看着在blue里两耳不听歌舞声,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吴世勋吓得仿佛活吞了只死耗子。


“你说啥?”两眼血红的吴世勋抬起头来,朴灿烈一眼瞟到了书名——《满清十大酷刑》


“勋儿啊,我可怜的勋儿,杀人可是犯法的。”朴灿烈飞扑过去给了吴世勋个熊抱。


吴世勋一边推开朴灿烈一边咬着牙说:“假期的每一天,我都在想如何把他扒了皮抽了筋,再鞭尸一万次。”


朴灿烈感觉后背传来一阵寒意,默默拉开了与吴世勋的距离,小心翼翼地提议道:“身体上的伤害可比不上精神上的伤害,而且还会被抓进局子啊。”


“哦,此话怎讲?”吴世勋一挑眉来了兴趣,朴灿烈连忙狗腿地凑过去在吴世勋耳边低语起来。


“开什么玩笑?我主动?没门!”吴世勋皱起眉不太同意。


朴灿烈笑得讳莫如深:“一定要先追,因为你先追了,就说明你研究了他的爱好,迎合他的喜怒,你已经慢慢渗透他的生活,等你厌倦他的时候,他却已经离不开你。到时候你一甩他,他就只剩抱你大腿哭的份儿了。”


“他可是个男人,我还没那么变态!”吴世勋饮了一大口酒。


“啧啧,重点是你现在才想起来他是个男人。”朴灿烈无情地嘲笑道。


“反正,他最好别出现在我的面前,要不然有他受得!”吴世勋的眼里闪烁着难得一见的阴狠。


开学第一天,勉强平复了心情的吴世勋来到了新班级——自然是最差的班级。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放眼一看,讲台上的人好死不死地除了张艺兴还能是谁?!!!


大概是吴世勋的目光一向太过炙热,张艺兴抬起头和吴世勋对视了。吴世勋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班门都没进?哼,没掏出AK47把他扫射成马蜂窝就算够给他脸了!


他不会傻逼到追出来吧……


吴世勋还没想完,背后就传来了:“吴世勋同学,请你站住!”

评论(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