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大抵怪我贪婪
总妄想真心得以善待

【all兴】烈阳(上)

文/贱兔子

*张艺兴,鹿晗校霸设定
*朴灿烈花心男设定
*边伯贤病娇新同学设定
*吴世勋校长儿子设定






“喂!”睡梦中的朴灿烈被粗暴地叫醒,“这是我们老大送你的。”

“什么啊……英语课过去了?”朴灿烈揉着眼睛问道,扰他好梦的人自然不会理他,送完东西就浩浩荡荡地离开了。

“刚下,张艺兴又送你早点?真好啊!”前桌的chen转过身好心地回答,一脸羡慕。


“额……”朴灿烈还没回答,就看到另一位睡神吴世勋爬起身恶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

“这位爷又怎么了?我又没做错什么。”朴灿烈低声嘀咕,委屈地不行。

“可能我刚才声音太大吵到他了?”chen表示抱歉。

你吵他瞪我做什么?朴灿烈腹诽道,烦躁地把面包扔给chen“你喜欢送你了!”

“艺兴给你的,不太好吧。”嘴上虽然这么说,chen还是一把紧紧抓住面包,掩饰不住眼中的喜悦。

朴灿烈大方地挥挥手,懒得戳破对方。

“灿烈你真的一点都不动心?人又好看又是校霸,论谁都不会拒绝吧?”chen仍然一脸不解。

“我可是猎人,才不会喜欢送上门的猎物。”朴灿烈纵横情场多年,原则性很强。

“没有人抗拒得了张艺兴的。”

“噫,不要突然来句痴汉宣言!”朴灿烈听得背后一凉。

谁知这句被自己嫌弃的话会一语成谶。







“你今天又给那小子送东西了?”另一边的张艺兴也被鹿晗堵截了。

“是又怎样?”张艺兴漫不经心地玩着手里的瑞士军刀,头都懒得抬。

“玩可以,我不是不让你玩。可凡事都有个度。”鹿晗抵着墙壁,一把捏起张艺兴的下巴,强迫对方直视自己,“可别忘了你是怎么当上校霸的!”

“你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张艺兴一把推开鹿晗的胳膊。

鹿晗觉得胳膊一凉,低头一看竟然是淡淡的血迹!他连忙追上张艺兴,拉起对方的手腕仔细端详——果然纤细漂亮的手指上一倒伤口冒着血珠。

“跟我去卫生间!”鹿晗清楚张艺兴玩刀的技术,这“杰作”的功劳非自己莫属。如果没让他分心……

“又不是没有受过伤,这算什么,别娘们儿唧唧的。”张艺兴一脸不屑。

上厕所的朴灿烈突然听到这么一声吓得差点没尿到裤腿上,赶紧就是往隔间跑。

“谁知道伤口深不深,万一感染了怎么办?”鹿晗强制性地帮张艺兴清洗着伤口。

“麻利点,赶紧的!”张艺兴还是仿佛伤得是鹿晗,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样子。

“你呀你!”鹿晗又爱又恨地看着眼前人。

“呸,真晦气!”被折腾一趟的朴灿烈铁定睡不着了,来上个厕所扑把脸都能遇上张艺兴。这是何等的孽缘!

听着方面的动静没了,朴灿烈才放心地走了出去。

谁知刚走到门口鹿晗就出现了,尽管心里已经开始问候对方的祖宗,可面上朴灿烈还是得陪笑脸:“您还在呢!”

“你在这儿我走什么?”鹿晗不怀好意地靠近朴灿烈。

“我何德何能让您……啊!”没等朴灿烈说完,鹿晗结结实实的一拳打到朴灿烈的胃部。

剧烈的疼痛使朴灿烈立刻倒在地上,蜷缩地像个虾米似的。

“我就是给你提个醒,张艺兴是我的人,识趣点!”末了,又补了几脚。

“神经病!我才不会喜欢张艺兴!”朴灿烈看着鹿晗远去的背影唾了一口。







鹿晗这校霸的名声可不是吹出来的,再加上事关张艺兴,下手没留一点余地。朴灿烈疼得中午饭都没吃进去,想起下午还有体育课——那老吴头可不是好说话的主儿。

受伤的朴灿烈憔悴地看着天花板,回忆起原来有人可泡还没人打的好日子。

都是那个张艺兴!自从第一天收到张艺兴的早点自己就没过一天安稳日子!想想他朴灿烈何时有过这么长时间的空窗期?!

朴灿烈打心底恨透了张艺兴,临睡前不扎他小人儿都睡不着。

时间不会因为任何事停滞,老吴头不会因为你受多么大的委屈而轻易放过你。

“你说说你!一个男孩子家矫情得和姑娘有什么区别?”朴灿烈闭起眼低着头忍受着嘲讽。

很久地停顿过后仍旧没有声音,朴灿烈刚抬起头就看到老吴头把褶子都笑开了,活像一朵风中摇曳的菊花,吓得朴灿烈打了个冷战。

“哟,老师我这是来晚了?上课铃已经响了吧?”听到这清凉的汽水音,朴灿烈不回头也知道是谁了。

“还不是……”老吴头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朴灿烈身上。

“我好不容易来一趟,您就让他回去吧?别耽误了上课不是。”张艺兴看情况不妙立刻出手相助。

“滚吧!”老吴头懒得再与朴灿烈计较,兴致勃勃地和张艺兴继续交谈。

“你过来你们老师别不高兴。”“哪儿能!我来听您这种资深老师的课他们应该高兴才是!”……

朴灿烈如获大赦般得跑到阴凉处休息,张艺兴和老吴头寒暄几句后直接上跳高处。

只见张艺兴助跑几步,身体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便轻而易举地过杆,平时累死人的项目经过他一试,好似一种无与伦比的艺术。

落到垫子上的刹那露出的肚皮,活生生地演绎了什么是肤如凝脂,白皙胜雪。

朴灿烈不受控制地被吸引了目光,张艺兴起身对他一笑,酒窝甜得好似抹了蜜。

这人是会妖术吗?朴灿烈慌张地移开了目光。

张艺兴也并不在意,在朴灿烈身边坐下递过去一瓶可乐:“听说鹿晗打你了,对不起啊。”

朴灿烈本想问对方是怎么知道,后来一想张艺兴那么多手下,没好气地推了回去:“还不是因为你。”

“嘶。”可能是被撞到了伤口张艺兴皱了皱眉,“可乐给你留下了,我走。”

“没事吧?”朴灿烈看着张艺兴的背影问道,有点后悔地打开可乐痛饮一口。

好像这个夏天没那么热了……

越喝朴灿烈心里越不是滋味,干脆一把摔下可乐走了。

他不知道,自己走后,吴世勋来到了这个地方,小心翼翼地捡起汽水瓶撕掉外面的商标皮——一张小纸条掉到了地上,上面写着5点器材室见。

吴世勋如同抚摸爱人的脸般抚平了纸条,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朴灿烈有着喝饮料撕商标皮的习惯,只是这次由于太过烦躁而错过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的吴世勋一推开器械室的门就看见张艺兴叼了根草,如同小兔子一样兴高采烈地抬起头。

可惜看到来者是吴世勋后又失望地埋下头:“你来干什么?”

“朴灿烈不会来了。”吴世勋一步一步走近张艺兴。

“别以为你是校长儿子我就不敢打你!”张艺兴如同被踩了尾巴似的。

“为什么喜欢朴灿烈?因为他好看?我不好看吗?”看着眼前突然放大的俊颜,张艺兴愣了一下,乖乖地点头:“好看。”

犹如被点燃了引线似的,吴世勋侵略性的吻住张艺兴的唇,生怕他再提其他人。舌在张艺兴的唇中肆虐地搅动,唇齿相交,张艺兴被吻得头晕脑胀,眼角泛红。

直到张艺兴快喘不上气时吴世勋才恋恋不舍地终止了这个吻,这人果然如自己想象中的一样,如香草布丁一样美好的味道使嗜甜的自己欲罢不能。

“无论发生什么,我定护你周全。”吴世勋痴迷地看着张艺兴。

“谁稀罕!”缓过神的张艺兴狠狠推开吴世勋跑了出去。







“天呐!吴世勋在追着张艺兴?”“怪不得这吴世勋谁也看不上,原来是心里有人了!”“可张艺兴不是喜欢朴灿烈吗?”

朴灿烈一出门就听到七嘴八舌地讨论,气得没七窍生烟,同时又委屈得要命,恨不得去质问张艺兴喜欢的难道不是自己吗?

这人怎么和谁都能纠缠上?!朴灿烈闷闷不乐地又在心里给张艺兴画了个叉。


↪   ↪   ↪   ↪   ↪   ↪   ↪   ↪   ↪   ↪   ↪   ↪
打个广告: 那个……我建了一个all兴群。大部分是lo上的小伙伴,无论有没有产出都可以来, QQ群号:539538461

其实这个脑洞也是在群里聊天时产生的hhhhh

白白会在烈阳的下一章出现,下一章的更新也会在两三天内,请大家放心!

期待病娇白的华丽登场吧!

评论(19)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