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大抵怪我贪婪
总妄想真心得以善待

【勋兴】学长,我……

文/贱兔子



*无法打败无聊,就带着无聊一起玩。


出场人物
☞张艺兴 哲学系大二学生
↪座右铭:今天还是没明白为什么要活着,想死……

☞吴世勋 汉语言文学系大一学生
↪座右铭:爱生活,爱学长



【action!】
“学长……”

“嗯?”

“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当讲。”



【我们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男同学!】
“世勋,咱们是怎么认识的啊?”

“你那天骑在桥上,我以为你想要死,就去把你抱了下来。”

“我就说我第407次自杀怎么失败了!”张艺兴拿起小本本记录了下来。

“学长,为什么愿意和我在一起?”

“是呆在一起。”

“那也说说为什么吧。”

“你救我那天,不是带我去餐饮管理系偷偷给我做饭来着吗?当时我就想,跟了这个人,以后至少能饱着死。对了,现在就想吃辣椒炒肉。”

“不行,现在人正多着呢。会被发现的。”

“为什么?”

“你不会不知道我是汉语言文学系的吧?”

“不知道。”

“好吧……为什么学长要学哲学系?”

“因为我很迷茫。于是导师让我去学哲学。我以为他想让我摆脱迷茫。”

“那现在呢?”

“还是迷茫。不,是更迷茫了。”

“那你又是何必?”

“我又去问导师为什么,导师说,那是因为我可以遇到比我更迷茫的人。对了,你为什么不去直接去学烹饪呢?”

“我妈如果我去学烹饪,高中三年就白念了。因为没考上高中的人直接去学烹饪了,比我还早了三年。”

“那你为什么喜欢烹饪?”

“不是都说要想拴住一个人的心,先要拴住他的胃吗?”

“那你肯定成功了吧?”张艺兴想了想,笃定地问道。

“不,他只想死。”吴世勋偷偷看着张艺兴道。

“哦,估计他也是学哲学的。”

“……”

“没关系,至少你也是汉语言文学里最会做饭的人。”张艺兴生硬地安慰道。

“嗯。学长也是哲学系最能吃的人。”

“这好像并不是为什么值得夸奖的事情吧?”



【喘不过气】
“学长,爱情就是喘不过气,是吗?”

“怎讲?”

“朋友圈这个人说,下面是话代表他对爱情的喘不过气。我读完果然喘不过气。”

“那是因为没有加标点。”

“可是我见到你,也会喘不过气。”

“那是因为你穿的是高领。”

语罢张艺兴一边抓起吴世勋的高领往下扯,一边骄傲地宣布:“低领style才是王道!”



【淡泊的人】
吴妈妈打电话问吴世勋近况。

吴世勋答道,一切很好,只是喜欢了一个人。

吴妈妈说,让对方知道一下咱们家底有多殷实,婚期你自己订。

吴世勋觉得钱很俗,他不想让张艺兴被俗气玷污。

可是他更俗,他等不及时间的沉淀,他恨不得让张艺兴这一秒就爱上自己。

他便去找张艺兴。

“学长,听说哲学系不好就业。”

“嗯。”

“那你怎么办?”

“死呗。”

“……”

晚上吴妈妈又打电话询问情况。

吴世勋说对方并不感兴趣。

吴妈妈很高兴,夸儿子眼光很好,现在不慕名利的人很少。

吴世勋在心中道,他岂止是看淡了名利,他连生死都看淡了!



【你的爱人】
上完课的吴世勋心中感慨万千,于是又去找张艺兴。

“学长,你说要是一个人的爱人是他的肋骨的话。如果有的人一辈子都找不到爱人,那是不是就是一辈子的残疾?”

“也不是。”

“为何?”

“应该会以另外一种形式作为补偿。”

“再具体些?”

“缺失的肋骨会以肉的形式补偿到你身上的。”

吴世勋停下了筷子,并乖巧地夹了一块肉送到张艺兴的碗里。

评论(48)

热度(223)

  1. 九九。贱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